當周元將那兩枚代表着天功的玉牌收起來時,大殿之中,那諸多弟子還處於獃滯的狀態中,而周元對此也沒在意,僅僅只是瞥了一眼那面色僵硬的徐炎,王磊,陸玄音等人。 更新最快

後者等人顯然是特地來看他笑話的,但卻沒想到這最後的局面,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

“卿嬋師姐,既然任務結束,那我也就回聖源峰了,此次,倒是多謝照拂了。”周元衝著李卿嬋抱了抱拳,說道。

李卿嬋螓首微點,道:“就別這麼謙虛了,此次誰的功勞最大,我們都心知肚明。”

周元笑了笑,對着白璃他們也是揮了揮手,然後便是在直接在那眾多目光註視下,出了大殿,腳踏源氣升空而起。

這出來兩月,倒是有些想念夭夭和吞吞了。

隨着周元的離去,大殿內的氣氛方纔漸漸的恢復過來,不過諸多弟子的神色還是有些古怪,顯然是無法想象周元究竟是如何獲得首功的。

那徐炎,王磊等人快步來到趙燭身旁,忍不住的道:“趙燭師兄,會不會搞錯了?連你都未曾拿到首功,那周元憑什麼?!”

一旁李卿嬋紅唇小嘴輕輕撇了撇,目光掃了趙燭一眼,便是邁步走出。

白璃等人也是以一種同情的目光看了看王磊等人,迅速跟了上去。

倒是王磊,徐炎他們被這些目光看得有些莫名其妙,還欲發問,卻是見到趙燭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道:“都給我閉嘴,少在這裡丟人現眼!”

他一揮衣袖,便是甩開王磊等人,面無表情的走了出去。

而王磊幾人被罵了個狗血淋頭,面色悻悻,對視一眼,皆是感到無比的鬱悶。

...

離了任務堂,周元直接回了聖源峰,然後便是落在了自家的那座洞府之外。

不過剛到洞府,就見到一道圓滾滾的身影優哉游哉的躺在洞府外,仔細看去,赫然便是沈萬金那個家伙。

聽到破風聲響起時,沈萬金也是懶洋洋的抬頭,待他瞧得周元時,頓時一驚,連忙爬了起來,喜道:“小元哥,你可算是回來了!”

周元疑惑的道:“你怎麼在這裡?夭夭呢?”

沈萬金憨笑道:“夭夭大姐頭在你離開蒼玄宗後沒幾天,也就出去了。”

“出去了?!”周元聞言,頓時一驚,急忙道:“去哪了?!”

“夭夭大姐頭也接了一道天級任務,臨走時讓我打理洞府,我就時常待在這裡。”沈萬金回道。

周元眉頭微皺,心中忍不住的有些擔憂,雖說夭夭的實力比他更強,但她身份神秘,若是出了事,那可如何是好!

到時候他該如何和蒼淵師父交代。

“小元哥,你也別擔心,夭夭大姐頭深不可測,就算是天級任務,想必也沒多少的危險。”沈萬金安慰道。

周元苦笑着點點頭,事到如今,也只能安心的等等了,希望夭夭不會出事。

他跟沈萬金聊了一會,便是擺了擺手,就進入洞府中去休息了,畢竟之前長途歸宗,也是疲憊得很。

而在周元休息的半日時間中,他卻是不知,他在天級任務中獲得首功的事情,便是飛一般的傳遍了整個蒼玄宗,進而引來了一片轟動。

剛開始顯然大部分的弟子都是抱着懷疑的心態,一些人甚至懷疑是不是因為李卿嬋的原因,畢竟一個剛開始在隊伍中幾乎被忽略的角色,怎麼可能最終獲得首功?

或者說...是李卿嬋將自己的論功令牌讓給了周元?

可這樣一想,就讓人覺得更加的不爽了,李卿嬋可是他們蒼玄宗無數弟子垂涎傾慕的第一美人,冷若冰霜,從未有異性能夠接近於她,所以如果李卿嬋會為了周元做到這一步,那說明什麼?難道他們蒼玄宗這位冰山美人對周元動心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就是一件人神共憤的事情。

這些言論,很快的在宗內掀起嘩然大波,最終也是傳入了李卿嬋的耳中,這倒是令得她有些微怒,不過還不待她現身,任務堂便是率先將此次天級任務的詳情公佈了出來,其中也包括了周元在那炎髓脈中大戰聖宮楊玄,最終力輓狂瀾,將局面逆轉的諸多事跡。

而這些情報一公佈出來,頓時引得宗內無數弟子一片嘩然,無比的震撼。

他們對此顯然是感到極為的難以置信,畢竟周元在離開蒼玄宗前,其戰績也只不過是和徐炎齊平,而徐炎的實力,顯然還不如白璃等人。

但那個聖宮的楊玄,連白璃和秦海聯手都打不過,最後據說甚至還隱隱的達到了八重天的層次,這種級別的實力,就算是在他們蒼玄宗的紫帶弟子中,絕對都屬於最頂尖級別,擁有着爭奪各峰首席弟子的資格。

而周元,竟然能夠打敗這種級別的人?!

這短短一兩月的時間,他竟然提升到了這一步?

但不論他們如何的感到難以置信,任務堂公佈的情報不容置疑,那必然是屬實,所以,在這短短半日間,好不容易安靜了一兩月的蒼玄宗內,就因為周元的歸來,再度的變得沸騰。

...

“這周元,竟然能打敗八重天的敵人?!”

在聖源峰,呂松長老一脈中,那呂嫣也是瞪大着美目,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顯然她也是聽說了那從任務堂中傳出的情報。

呂松長老端着茶壺,蒼老的面龐上也是有些驚訝,旋即感嘆道:“這個小家伙,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啊。”

他看了呂嫣一眼,笑道:“你可還敢小看人家?”

呂嫣小嘴撅了撅,道:“是是是,我知道他有能耐了,行吧?”

她頓了頓,方纔道:“不過據說是周元得到了一柄天源兵,借助了天源兵的力量,最終才能夠和那個聖宮的楊玄相抗衡。”

“能夠得到天源兵,那也是他的機緣,自然也算是實力的一種。”呂松長老饒有興緻的笑了笑,道:“這樣看來,搞不好這個周元,還真有參與接下來咱們聖源峰“首席之爭”的資格。”

“呵呵,看來你又要多一個對手呢。”

呂嫣聞言,倒是輕哼一聲,道:“我承認他天賦不錯,不過如果他的倚仗是一道天源兵,就想來爭奪咱們聖源峰首席的話,恐怕只能說太天真了一些。”

呂松長老笑了笑,然後輕嘆一聲,因為跟周元比起來,顯然那陸宏一脈,才是此次首席之爭最大的麻煩所在。

如果讓得陸宏一脈奪得首席位置,那麼以後聖源峰的主脈,就會是陸宏一脈,其餘兩脈,無疑修煉資源也會受到不小的壓縮。

這對於他們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啊。

...

聖源峰,陸宏一脈處。

“這個小子,真是不安分,一回宗就引起麻煩。”一座石亭中,陸宏在聽到弟子的稟報後,也是一聲冷笑,道。

“陸師,聽聞這周元實力大漲,竟然都能與八重天的敵人相戰了。”石亭外,之前在洞試上敗給周元的衛幽玄,面色有些凝重的道。

“如果他真這麼強,恐怕此次的首席之爭,沈太淵長老那邊,也會派他出戰。”

陸宏聞言,嘴角則是掀起一抹譏誚之色,他看向坐在身前的人影,只見得那人身軀壯碩如鐵塔,面色冷漠,渾身散髮着一股壓迫感。

正是他門下的大弟子,袁洪。

同時也是此次爭奪聖源峰首席弟子的最強人選。

“袁洪,你覺得呢?”陸宏問道。

那袁洪抬起頭,聲音漠然的道:“那楊玄不過只是勉強達到八重天而已,自身源氣都不穩定,也就只能用來壓制白璃,秦海這些人而已。”

“那周元能夠勝他,無非便是手中天源兵之利,他若是真敢參加首席之爭,或許他就會明白,一柄天源兵,恐怕還保不住他。”袁洪的聲音沒有絲毫的情緒起伏,那任務堂中傳出來的周元在天級任務中的顯赫戰績,對於他而言,顯然並不值得一提。

陸宏聞言,則是面露笑容,對於這個他傾盡心力培養的大弟子,他顯然也是極為的滿意,而袁洪也沒有讓得他失望,跟隨着他來到聖源峰後,恐怕早已成為了另外兩脈諸多弟子心中不可翻越的大山。

“這個周元,雖有天賦,但火候尚缺,不必有所擔憂。”

“今年的這場首席之爭,袁洪你不得失手,此事也是靈均峰主再三提醒...只要我們一脈奪得首席位置,以後這聖源峰主脈便是我們這一脈了...”

“到時候,聖源峰的修煉資源,也將由我們一脈重新分配,另外兩脈,將再無與我們相爭的資格,至於那個周元,他再有天賦又能如何,找個由頭奪了他的洞府,減了他的修煉資源,他還能翻天不成?天才弟子?呵呵,我蒼玄宗,最不缺的就是這個。”陸宏看着袁洪,嘴角噙着一絲不屑的道。

“想必到時候,他也會後悔當初為何沒有入我門下,而是選擇了沈太淵那個沒用的老家伙。”

袁洪聞言,也是點點頭,眼神冷傲。

“陸師放心,這聖源峰其餘兩脈,不足為慮,首席之位,非我莫屬。”

(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