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

青色火焰呼嘯而過,將楊玄的身軀吞沒,那口青火,霸道無比,仿佛連空氣都是在此時被燃燒。 更新最快

天地間的所有目光,都是在此時緊張無比的投射而來。

他們都知曉,這恐怕就是周元最強的手段了,如果再無法取得效果,那麼接下來恐怕他就會面臨著楊玄極為恐怖的反撲。

而這場交鋒,也將會出現結果。

白璃與左丘青魚等人都是忍不住的緊握玉手,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在那遠處,李卿嬋,趙燭以及王離,曹金柱四人,都是呼吸微微屏息,目光鎖定着這個方向,因為雙方高端戰力持平的情況下,所以他們都知曉,局面的勝負,反而就要看周元與楊玄那邊…

火山口外。

連烏長老都是直起身子,目光死死的盯着源氣光鏡,他能夠感受到,不遠處那聖宮的長老,也是呼吸變得減弱下來,顯然是極度的關註。

更遠處那些各方勢力,也是如此。

那炎髓脈中的兩個年輕人的交鋒,竟是牽動了這麼多人的註意…

因為在他們兩人的身後,還代表着蒼玄宗,聖宮這兩個蒼玄天中曾經與現在的霸主。

熊熊!

在那天地間無數目光的聚焦下,青火燃燒,將大地岩石融化,化為赤紅的岩漿在地面上流淌。

在那青火之中,楊玄的身影矗立,他身體錶面的骨甲散髮着極端陰寒之氣,抵禦着那青火的灼燒。

嗤嗤!

青火觸及骨甲,頓時發出了嗤嗤的聲響,似乎是有着薄薄的霧氣升騰。

兩者陷入了膠着。

時間在迅速的流逝。

骨甲之上,漸漸的有些融化,灰白的源氣升騰起來,被青火灼燒,骨甲的厚度,開始削弱。

周元望着一幕,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喜色。

那楊玄似也是察覺到周元眼中的那一抹喜色,當即嘴角微微掀起,隱隱帶着一絲輕蔑。

再然後,周元的神色便是猛的一凝。

因為他發現,隨着森白骨甲的融化,忽然有着一抹血紅色彩,自那骨甲中滲透出來,宛如滾燙的血液,鮮血流淌,轉瞬間便是將森白的骨甲,化為了血紅色彩。

看上去極為的詭異,陰森。

血色覆蓋了骨甲,一時間,竟是隱隱的將青火的灼燒抵禦了下來,血光與青火交織,略顯幽冷。

而在這種消耗下,隨着時間流逝,青火竟是開始轉弱。

楊玄抬起頭,望向周元,嘴角的輕蔑與譏諷愈發的濃烈,隱隱的有着聲音傳出來:“看來笑到最後的人,還是我。”

此時天地間那諸多的視線,也是察覺到青火有所衰弱,當即都是發出了惋惜的聲音,可惜,周元的那一口青火,還是奈何不得楊玄。

唰!

在那眾多的惋惜目光中,周元雙目微眯,下一瞬間,他的身影猛的虛化,暴射而出。

目標直指青火中的楊玄。

嘩!

有着嘩然聲響起,此時的周元,顯然是打算破釜沉舟了。

“這是趕來送死嗎?”楊玄的嘴角則是有着獰笑浮現出來。

周元虛化般的身影,衝進了青火之中,青火為他讓開通道,下一瞬間猛然噴發,青火濃烈,爆發出了最後的力量。

可怕的溫度散髮出來。

無數的視線,也是被那濃烈的青火所遮掩。

不過更多的人都是暗暗搖頭,當周元破釜沉舟沖向楊玄的時候,就表明他已是黔驢技窮,畢竟此時的楊玄,狀態依舊強橫。

兩人間的實力,終歸還是差距太大了。

白璃銀牙緊咬,眸子也是漸漸的黯淡下來。

唰!

青火之內,周元的身影出現在了楊玄的身前,兩人的目光交織,皆是殺意涌動。

“蠢貨,你這次,死定了!”楊玄獰笑出聲,五指陡然緊握,血甲覆蓋手掌,一拳轟出,頓時灰白源氣滾滾,以一種極端霸道的姿態,轟向周元。

這一拳,幾乎是匯聚了楊玄那八重天的所有力量。

空氣炸裂,一拳可催裂山嶽。

然而,面對着楊玄如此凶悍的一拳,周元竟是沒有絲毫的閃避,反而眼中凶光閃現,也是五指緊握,一拳迎上。

竟是以命搏命。

只是,楊玄卻是譏諷的笑出聲來,此時的他,身披妖骨甲,防禦力最為的強盛,而周元卻還敢和他搏命,簡直就是被逼得失去了理智。

所以,面對着周元的搏命,他沒有半點的退縮,轟出的拳風,愈發的凌厲。

短短數息,兩人的拳頭呼嘯而過,源氣滾滾,撕裂空氣。

周元望着那近在咫尺的楊玄猙獰的面龐,嘴唇微微蠕動,似是有着聲音,悄然的吐出。

“銀影!”

就在雙方即將碰觸的那一瞬間,周元的體內,忽有銀光爆發出來,銀光如液體一般,沿着身軀迅速的蔓延,眨眼後,一具銀色的流線型戰甲,便是覆蓋了周元的身軀。

轟!

那一瞬間,一股驚人的氣勢,自周元的體內,猛然爆發。

楊玄的瞳孔陡然緊縮。

但這個時候,已來不及任何的反應,蘊含了兩人最強之力的拳頭,已是在這一瞬,重重的轟擊在了一起。

轟隆!

一道低沉的聲音,猛的響起。

再然後,他們腳下的大地,崩裂開來,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如蜘蛛網一般飛快的蔓延,數千丈龐大的衝擊波橫掃,周圍的山丘,盡數化為平地…

衝天而起的青火則是漸漸的削弱,最後徹底的熄滅。

於是,天地間無數道目光,都是在這第一時間投射而來。

緊接着,他們便是見到了那兩道以拳對拳的身影…

兩人身形紋絲不動,但任誰都是能夠感覺到先前他們最後一拳揮出時的慘烈與凶悍。

兩人身上的銀甲,血甲,在青火熄滅時,便是消散而去。

那般慘烈,讓得天地間寂靜無聲,所有人都盯着那兩道身影,屏息靜氣,也是不知曉,這最後搏命般的硬碰,究竟是誰能取勝?

風聲刮過。

周元的眼珠子微微動了動,他的整條手臂,都是有着鮮血不斷的滲透出來,但他的神色沒有波瀾,只是抬起頭,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楊玄的臉龐。

“看來你剛纔…還是笑得太早了。”他聲音略微有些沙啞的道。

而楊玄則是視線凝固在自己的手臂上,眼神深處,似乎是有着難以置信在涌出來,因為下一刻,在他手臂,陡然爆裂。

血肉與骨骼,仿佛都是在此時化為碎末。

他的整條手臂,都是連根爆碎。

血沫四濺。

於是,在這一瞬,天地間無數道倒吸冷氣的驚駭聲音,此起彼伏的響徹而起。

而在那無數驚駭的目光中,楊玄的身軀,也是緩緩的仰天倒下,他的臉龐上,還殘留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沉寂多年,封印自身,就等待着一朝爆發,名震聖宮。

此時的他,應該一飛衝天才是。

可怎麼,竟然會在這裡…就敗在了蒼玄宗一個不過才四重天的弟子手中?!

在那最後時刻,那銀色的戰甲究竟是什麼?!為何會讓得周元的力量有着如此恐怖的提升?!

真是,好不甘心!

他的眼中,滿是不甘,黑暗降落下來,最終充斥了他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