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一**陰寒而狂暴的灰白源氣,以楊玄為中心肆虐開來,源氣光柱如狼煙般升騰而起,在那其中,猶如是能夠聽見充滿着死亡氣息的嗚嘯之聲。 更新最快

感受着那種雄厚無匹的源氣,在場的諸人都是面色微變,看向楊玄的目光中充滿着忌憚與懼色。

“周元,小心!”白璃在後方忍不住的出聲道。

顯然,此時的楊玄,已經處於暴走的狀態。

經過先前的交手,就算是白璃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楊玄的確極其的棘手,甚至於之前她與秦海在與其交鋒時,恐怕後者都並沒有完全的認真過。

但眼下,他無意間失手被周元所傷,這也是徹底的激怒了楊玄。

嗚嗚!

楊玄眼神陰冷的鎖定着周元,雙手合攏,形成了一道手印,頓時間衝天而起的灰白源氣洪流俯衝而下,浩浩蕩盪之下,連大地都是在顫抖,震動。

而且,在那源氣洪流內,隱約間,似乎是有着無數的影子在竄動,那些影子,有獸,有人,看上去極為的詭異。

這是楊玄所修源氣,名為“萬骨源氣”,乃是要以諸多骨骸中的死氣與自身相融,如此形成的源氣,蘊含著死氣,一旦被侵蝕,肉身便會迅速的腐爛,極為的霸道。

咻!

灰白源氣洪流呼嘯而下,周元也是抬頭,他望着那等雄渾源氣,眼中也是微凝,下一瞬,他腳掌一跺,竟是不閃不避,反而是迎頭而上。

天元筆在其手中微微的震動,天地間的源氣也是在此時呼嘯而來,涌入天元筆內。

於是周元周身的源氣波動,也是在節節攀升。

一般按照正常來說,周元畢竟只是太初境四重天,即便他底蘊能夠媲美一般的太初境七重天,但要跟處於七重天圓滿的楊玄相比,顯然還是有所差距。

但眼下有了天元筆這新晉的天源兵的增幅,在這源氣差距上,從某種角度而言,周元已是不弱於楊玄。

嗤!

千丈龐大的源氣洪流之下,周元的身影宛如螻蟻,然而他卻是毫無畏懼,天元筆一震,雪白的筆尖再度漸漸的變得漆黑,晦澀深邃的光芒凝聚,顯然是再度催動了破源的力量。

“給我破!”

漆黑的筆尖與源氣洪流碰撞在一起,天地仿佛都是寂靜了一瞬,再然後,無數道視線便是震動的見到,巨大的源氣洪流開始從頭崩潰。

而周元的身影,則是直衝而上,所過之處,灰白源氣盡數崩裂。

在“破源”的增幅下,只要對方的源氣攻勢並沒有占據絕對的優勢,那都將會在破源之下,弱勢數分。

“哼!”

楊玄見狀,眼神更為的陰翳,印法一變,頓時間又是數道源氣洪流呼嘯而出,貫穿虛空,接連不斷的對着周元轟去。

顯然,他還是有些不信邪。

周元的身影在天空上閃掠而過,天元筆震動,筆影破空,而每當筆影掠過時,那呼嘯而來的一道道源氣洪流,便是被其生生的貫穿撕裂。

望着天空上那道閃現的身影,無數道視線中都是出現了一些驚嘆之色,誰都沒想到,周元竟然憑藉著太初境四重天的實力,生生的將來自楊玄的源氣攻勢盡數的擊潰。

在那遠處的半空中,李卿嬋美眸中光芒涌動,也是將這一幕收入了眼中,當即她絕美的臉頰上也是浮現了一抹驚異之色。

“周元的實力...怎麼突然提升了這麼多?”

她自言自語,現在的周元,明顯比離開蒼玄宗時變得更強了,至少,以周元在蒼玄宗時的層次,恐怕很難正面接下楊玄這種層次的源氣攻勢。

在那一旁,趙燭的面色也是驚疑不定,在他看來,周元雖然算是他們蒼玄宗這一輩新人弟子中的翹楚,但也僅限於尋常弟子中,而周元想要在紫帶弟子中闖出地位來,起碼還要數年的時間打磨。

但眼下,誰能知曉,周元竟然能夠跟七重天圓滿的楊玄鬥得不分上下,這讓得他感到極為的不可思議。

“周元手中的黑筆有問題...”李卿嬋看了一會,終於是看明白了過來,輕聲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這支黑筆,恐怕達到了天源兵的層次。”

周元自身的源氣的確不及楊玄,但他手中的黑筆卻是極為的怪異,似乎是具備着某種特殊的力量,這也是為何周元能夠屢屢以一種四兩撥千斤的姿態,將對方的源氣攻勢擊潰。

“天源兵?”

趙燭一怔,天源兵可不是什麼尋常之物,即便是在蒼玄宗內,也唯有他們這些聖子才能夠獲得宗門的賞賜。

尋常弟子,就算是有些背景,也不一定能夠擁有此物。

“原來如此...”

...

在那火山口外。

諸多勢力望着源氣光幕中倒映出來的景象,也是在發出一些驚呼聲,顯然局勢發展到現在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

烏長老同樣是有些目瞪口獃的望着源氣光鏡。

“這個小子...”

他盯着那不斷將一道道雄渾的源氣光柱擊碎的周元,蒼老的面龐上也滿是驚異之色,他怎麼都沒想到,當蒼玄宗的局勢惡劣到這種地步的時候。

站出來輓救局面的,竟然會是這個被他一開始就發配到核心圈之外的周元...

“這小子,怎麼這麼猛?”烏長老忍不住的道,明明只是四重天的實力,但偏偏能夠與楊玄鬥成這樣。

他瞧了半晌,最終目光也是停留在了周元手中那黑筆上面。

“怪不得...”

顯然,他也是看出了端倪。

不過不管原因是為何,烏長老都不在乎,因為他只在乎結果,於是他的目光,開始帶着一絲期待的盯着周元的身影。

眼下,也只能期盼着,周元能夠將那楊玄阻攔下來。

烏長老不指望周元能夠打敗楊玄,但只要能夠將對方糾纏住,那他們這邊,就能夠多許多轉圜的餘地,不至於被逼得毫無退路那般狼狽。

“小子...你可得給我加油,若是你能拖住楊玄,此次任務完了,老夫直接給你一個上上評價!”

...

砰!砰!

天空之上,一道道灰白的源氣洪流不斷的呼嘯而下,氣勢凶悍,那一道源氣洪流,都足以將一座山嶽夷為平地。

然而,周元的身影閃爍在其中,手中黑筆所指之處,一道道源氣洪流盡數的崩潰,那般姿態,實在是有些摧枯拉朽。

楊玄的面色,則是在此時越來越陰沉。

他這般源氣攻勢,就算是先前的白璃與秦海都擋不住,然而眼下,卻是無法對周元造成絲毫的威脅。

“是那支黑筆麽...”他目光陰翳的盯着周元手中斑駁神秘的黑筆。

砰!

又是一道源氣洪流被貫穿,周元眼中寒光一閃,他的身影瞬間虛化,猶如是瞬移一般,直接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楊玄身後。

“破源!”

筆尖有着晦澀深邃之光浮現,漆黑如墨,掠過之處連空間都是在動蕩,鋒銳的筆尖,極為刁鑽的直指楊玄背心要害。

啪!

楊玄雙掌一拍,灰白源氣滾滾,直接是在其周身形成了無數重源氣防禦。

嗤啦!

然而面對着楊玄的那重重防禦,筆尖蕩漾着黑光掠過,那一重重源氣防禦直接是如薄紙一般被撕裂開來。

“就是現在!”

周元眼中凝聚着銳利,手腕一抖,筆尖化為一道黑光,直指楊玄要害。

天地間,也是在此時響起一道道驚呼之聲,周元等待了許久,終於是找到了機會,顯然是打算徹底重創楊玄。

白璃,秦海等蒼玄宗的弟子,也是眼睛瞪大起來。

呼!

筆尖掠過。

然而,就當筆尖將要洞穿楊玄身體的那一瞬,忽有一道灰白影子掠來,最後重重的與筆尖撞擊在了一起。

鐺!

火花四濺。

狂暴的源氣衝擊波爆發開來,連雲層都是被震散開來。

周元的瞳孔,在此時微微一縮。

筆尖傳來的震蕩,竟是令得他的手掌都是傳來了劇痛感,那種摧枯拉朽般的姿態,終於是被阻攔了下來...

他眼眸一抬,只見得那筆尖的盡頭處,一截骨鞭,將其擋住。

骨鞭呈現慘白色彩,其上銘刻着一道道詭異的紋路,骨鞭微微扭動間,似乎是釋放着刺耳的尖嘯聲。

天地間的源氣,也是在源源不斷的對着骨鞭內涌來。

而手持骨鞭的楊玄,周身氣勢也是在驚人的提升。

他此時也是抬起頭來,死死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周元,嘴角有着森寒猙獰的笑容浮現出來。

“天源兵...你當我就沒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