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再度睜開眼時,整個腦袋都是處於昏沉之中,渾身的肌肉也是傳出撕裂般的劇痛。 更新最快

嘶。

他狠狠的吸了幾口涼氣,掙扎着爬起身來,目光掃開,只見得他依舊身處洞府深處,只是此時的他,滿身的血跡,散髮着淡淡的腥臭,狼狽至極。

他處於了短暫的遲鈍後,迅速的清醒過來。

“怨龍毒呢?!”

他急忙伸開手掌,只見得掌心中,一團怨毒的血紅色盤踞着,不過讓得周元驚訝的是,此時在那怨龍毒之外,似乎是有着一道暗金色的圓紋,猶如囚牢一般,將怨龍毒封印鎮壓在其中。

“我幫你將怨龍毒暫時的鎮壓住了。”

在周元眼露驚色的時候,一道清冷的淡淡聲,便是傳來。

他急忙抬頭,然後見到在那一旁的岩石上,夭夭優雅的斜坐着,她那絕美的容顏此時微現蒼白,美眸中也是掠過一絲疲憊。

青絲順着光潔的臉頰滑落,一對清冷空靈的眸子,淡淡的註視着周元。

即便此時的夭夭一身淡雅的青衣上,還有着血跡污穢,但卻難掩她那高冷的氣質,宛如空谷幽蘭一般,令人不可觸及。

在夭夭的身旁,吞吞也是無力的趴着,發出哼唧哼唧的聲音,偶爾看向周元時,眼神中似乎是充滿着怨念。

周元瞧得他們這幅模樣,就知曉先前因為他這裡的怨龍毒,將夭夭折騰得不輕。

夭夭身上的血跡,顯然是源自於他,而且他也還隱隱記得,先前怨龍毒爆發時,他將夭夭狠狠的抱住。

這讓得周元有些尷尬,他知道以夭夭那潔癖的性子,當時怕是忍耐了一萬次要拍死他的心了。

“謝謝夭夭姐了。”周元撓了撓頭,乾笑道。

夭夭掃了他一眼,平靜的道:“你太大意了,你上次擊敗武煌,奪回了一半聖龍之氣後,其實最得好處的,並非是你,反而是你體內的怨龍毒。”

“而且隨着你實力的提升,它也是在暗中提升。”

“這一次如果不是因為你修煉了祖龍經,再加上一些運氣的話,恐怕就真得死在它手中。”

周元背後有着寒意散髮,面色也是有些難看,這一次怨龍毒的爆發,的確讓他後怕,因為這一次,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凶險。

隨着他實力的提升,怨龍毒顯然也是今非昔比。

“如今我所設置的封印,也只能暫時的壓制它。”

周元手掌微微緊握,道:“就沒有辦法徹底的降服怨龍毒嗎?”

夭夭道:“如果你的祖龍經能夠修到第三層的乾坤聖龍氣,自然能夠徹底的降服。”

周元嘴角一抽,乾坤聖龍氣乃是祖龍經第三層,位列九品源氣,乃是這天地間最頂尖級別的源氣,想要修成,談何容易。

“徹底降服對於現在的你而言,還太遠了一些,不過若是使用一些其他的手段,倒是能讓你勉強的讓你一直將其壓制,並且還能借其力量。”夭夭緩緩的道。

“哦?”周元眼睛一亮。

“我知曉一道極為玄妙的源紋結界,能夠刻畫於肉身之中,名為“大降龍紋”,此紋若是在身,即便無法徹底的降服怨龍毒,也能讓其無法輕易的傷你根基。”

“不過這道源紋結界需要許多珍稀之物為媒介,所以急不得,我會幫你留意一下。”

周元聞言,雖然有些失望不能立刻解決,但是內心深處總是鬆了一口氣,旋即他心頭一動,道:“你先前說,借其力量是什麼意思?”

他現在若是刻意引動的話,倒是能夠以怨龍毒去侵蝕,一旦對方不慎被波及,便是下場慘烈。

只不過這也是雙刃劍,怨龍毒太過的霸道,每當他暗中運轉時,怨龍毒也會侵蝕自身,這一次他體內的怨龍毒爆發,便是他之前為了對付徐炎所導致。

夭夭看了周元一旦,紅唇微啟道:“你不要太小看了這怨龍毒…”

“你當日從武煌那裡奪回來的聖龍之氣,大部分都是被怨龍毒所吞噬…所以它算是得了最大的好處。”

周元點點頭,也是有着咬牙切齒,好不容易打敗了武煌,但最終便宜的,卻是他體內的怨龍毒。

“你可還記得,你與武煌交手的時候,他所運轉的“聖龍變”?那就是一種聖龍之氣的力量的運用方式。”

周元若有所思,他自然是記得,武煌施展了那所謂的“聖龍變”後,實力暴漲,如果不是他也是擁有着“銀影”這一手段,還真不見得就能夠將其勝過。

“不過那武煌根本沒有將聖龍之氣的力量施展出十分之一…如今他體內的聖龍之氣一半被你體內的怨龍毒奪走,所以如果你能夠將怨龍毒化為己用的話,到時候自然會知曉,當這兩者疊加時,會產生多大的威能。”

周元聞言,倒是眼睛微亮,內心有些蠢蠢欲動。

聽夭夭這麼說,他倒是很期盼將怨龍毒降服的那一天了…

只不過此事似乎也急不來,畢竟聽夭夭的意思,那名為“大降龍紋”的源紋結界,刻畫起來並不簡單,還需要搜集一些珍稀的媒介之物。

但好在的是此次怨龍毒的爆發被夭夭鎮壓了下來,短時間內,應該是沒有大礙了。

夭夭說完,便是舒展着修長的雙臂伸了一個懶腰,曲線動人,然後懶洋洋的起身,她看了一眼衣裙上的血跡,有些嫌棄的撇了撇紅唇。

“夭夭姐,回頭你將衣衫給我,我幫你清洗!”周元討好的笑道。

夭夭美目微眯,旋即走到周元身旁,露出了一個絕美的笑顏,令得周元都是一陣失神。

不過緊接他便是感覺到耳朵一痛,只見得夭夭已是伸出修長玉指,狠狠的擰住了他的耳朵,冷笑道:“周元,看來這怨龍毒對你沒什麼威脅麽,這麼快就能口花花了,看來以後得讓你多吃點苦頭再出手救你了。”

夭夭體內並沒有多少的源氣,肉身力量自然不強,這點痛度對於周元而言完全可以忽視,不過他還是連忙討饒出聲。

夭夭出氣了一陣,這才輕哼一聲,轉身對着小樓而去。

周元面龐帶笑的望着夭夭的倩影,然後聲音真誠的道:“夭夭姐,謝謝你了,又救了我一命。”

夭夭蓮步微微一頓,紅唇似是輕撇一下,邁開玉足離去,清冷的聲音傳來。

“先將你自己身上收拾一下吧,另外沈萬金在外面等你,似乎是有點那“天級任務”的消息了…”

(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