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踏入古經樓時,他眼前忽的黑暗下來,不過黑暗並沒有持續太久,便是有着星光自他的腳下升騰而起,然後蔓延開去。 更新最快

出現在他眼前的,仿佛是一道星光走廊,走廊的兩側,似乎是有着無數光球浮現,然後猶如泡泡一般的冒出來。

周元盯着那些如泡泡般的光球,能夠隱隱的看見在其內部,似乎是有着什麼東西。

“這些光球中的東西,應該就是功法,源術,源紋,源兵…”周元若有所思,不過光球內部無法窺探,所以根本無從知曉其內的東西的品階。

這一切,似乎都是得看各自的運氣。

“難怪說是隨緣。”周元苦笑一聲,這些光球內部,甚至有可能什麼都沒有,只要抓取了一個,就會被送出古經樓。

周元望着那些光球,躊躇了一會,卻並沒有立刻就動手,而是邁動着腳步,避開那些飄來的光球,向前走着。

他打算先觀測一下。

他腳步不停,目光仔細的掃過,同時神魂感知也是蔓延出來,試圖窺探光球內部。

不過這些手段都是沒有效果,光球似乎能夠屏蔽神魂感知,所以即便以周元那實境中期的神魂,都是無功而返。

“難道真的只能隨便抓一個?”周元皺着眉頭,那樣的話,隨機性也太大了,這古經樓好不容易才能夠進入一次,如果就這麼隨便的話,真的是浪費機會。

他沉吟了片刻,忽的心頭一動。

“尋常辦法無法窺探,不知道…破障聖紋如何?”

想到就做,周元心念一動,只見得瞳孔深處便是有着古老的聖紋旋轉起來,而隨着聖紋的運轉,他再度看向那些來來往往漂浮的光球,然後他便是欣喜的見到,光球內部,似乎是有着強弱不定的光芒在涌現。

雖然依舊不能清晰的看見其中的東西,但他卻是能夠從那種光芒的強弱,來判定光球內部東西品階的高低。

看這模樣,顯然是品階越好的,光芒越強。

而一些光球內,則是空空蕩盪,沒有光芒浮現,這應該是因為其中本來就是空的,而誰若是抓了這種光球,想必就只能空手而出了。

周元的臉龐上有着喜色浮現出來,有了破障聖紋的相助,他也就不用瞎子摸象,全憑想象了。

於是,他放慢步伐,緩步向前,聖紋在眼瞳深處流轉,掃過一道道的光球。

如此很快便是半柱香的時間過去,周元一路而來,發現了四顆內部光芒最強的光球,按照他的猜測,這四顆光球內部,必然都是天源術級別的寶貝。

周元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眼神熾熱,天源術啊,這就算是在蒼玄宗內,也是極為稀罕的東西,如果沒有大功,尋常弟子是決然不可能得到的。

甚至就連他,如今也不過只是剛剛修成了一道下品天源術。

任何天源術,能夠所修成一道,那對於自身的戰鬥力,可謂是巨大的提升。

“只能隨便選一道了。”周元猶豫了一會,然後便是一咬牙,就要伸手對着一顆光球抓去。

嗡!

不過,就在他要抓出去的那一瞬間,周元手掌忽然一頓,因為他察覺到乾坤囊中有着一道細微的波動傳出來。

周元一怔,手掌一握,只見得一道玉光浮現。

在其掌心,有着一道古老的玉牌緩緩的升起,玉牌之中,散髮出了一道無法形容的氣息。

這道玉牌,赫然是當初在聖跡之地中,蒼玄老祖給予他的印信。

而先前的那道細微波動,便是從這道印信中傳出。

“怎麼回事?”周元驚疑不定的望着手中微微震動的玉牌,這道印信自從到了他手中後,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嗡嗡!

而在周元驚疑間,他周圍的那些光球仿佛也是察覺到了這道氣息,然後便是唰的一聲鑽進了光壁之中,消失不見。

甚至連周元選中的四顆光球,都是消失而去。

周元見狀頓時一急,這印信一齣,怎麼反而將這些光球給嚇跑了,那他還怎麼取寶?

“也太坑了吧!”不過他急也沒用,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光球消失,欲哭無淚的道。

而在周元無語間,手中的印信則是緩緩的飄起,然後對着前方而去。

周元一怔,猶豫了一下,然後快步跟上去,這裡曾經是蒼玄老祖潛修的地方,如今他手持老祖的印信進來,總歸不會吃虧的吧?

跟隨着印信玉牌之後,周元一路向前,許久後腳步漸漸的停下,因為眼前的星光走廊赫然是抵達了盡頭。

不過印信依舊不停,緩緩的靠前,然後周元便是震驚的見到,隨着印信的接近,那星光走廊的盡頭竟然是緩緩的撕裂開了一道縫隙。

玉牌光芒閃爍,似乎是在催促周元跟上。

周元遲疑一下,最終一咬牙,快步邁出,一腳就踏入了那道星光縫隙之中。

隨着踏入,周元眼前的景象頓時出現了變幻,他發現自己站在了一間古老的房屋中,房屋內頗為的簡樸,散髮着歲月之氣。

玉牌落在周元面前,被他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這裡,莫非就是老祖曾經潛修的地方?”周元望着前方石床上的蒲團,自言自語。

他目光打量了一下四周,最後停在了石床前方的桌上,因為他見到,在桌上似乎是有着四枚玉簡靜靜的躺着。

周元好奇的走上去,隨手拿起一道玉簡,微微感應,然後便是瞳孔猛的一縮。

“竟然是一道中品天源術…”

在蒼玄宗內,弟子們能夠得到的天源術,一般都是處於下品天源術的級別,而想要得到中品天源術,那難度比前者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而周元沒想到,在這屋內隨便拿起一枚玉簡,所記載的便是一道中品天源術。

周元心中震撼,又是拿起另外三枚看了看,發現其中兩枚都是中品天源術,而且看模樣,即便是在中品內,都算是品階不低。

至於最後一枚,最讓得周元有點震撼,因為那赫然是一捲七品功法,能夠修煉出七品源氣!

這些玉簡,擺放隨意,看樣子並不是很得蒼玄老祖當初看重。

不過,這也是對蒼玄老祖而言,但對周元來說,卻全部都是夢寐以求之物,現在的他,甚至在貪婪的想着能不能一口氣全部帶走。

但最終他還是按耐下了貪婪之心,畢竟古經樓有着規矩,如果到時候被髮現,說不定反而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那就隨便選一個中品天源術吧。”周元遲疑了半晌,終於是咬牙決定,那七品功法雖然更好,但對於他而言,反而沒什麼作用。

於是,他伸出手,就直接將一道玉簡抓在了手中,然後轉身而去。

但就在他轉身的那一瞬間,他的眼角,似乎是瞥見了一抹綠意,然後腳步就頓了頓,順着看去,只見得石床的角落,擺放着一株如小青松般的綠植。

這東西並不起眼,即便是看見了,也很容易被人忽略,畢竟一株綠植實在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地方。

但此時的周元,瞳孔中有着聖紋在流轉,所以當他看見那株綠植的時候,卻是愣了下來,因為他能夠清晰的看見,在那綠植的軀幹上,似乎是銘刻着古老的痕跡,散髮着奇特的韻味…

於是他快步而回,放下玉簡,小心翼翼的將那株綠植給捧了起來。

眼瞳中,聖紋流動,綠植軀幹上的那些古老痕跡,猶如是開始匯聚一般,倒映進他的瞳孔中。

一道古老的信息,在他的腦海中涌現出來。

“不死之身,太乙青木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