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巨大的源氣巨手,遮天蔽日的呼嘯而下,整個青峰都是在其籠罩之下,天地間的源氣瞬間沸騰,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要被撕裂。 更新最快

面對着這般恐怖的一幕,諸多弟子駭得面無人色,瑟瑟發抖,眼中滿是恐懼之色。

先前周元與衛幽玄的交手,跟這比起來,簡直就是巨人與嬰童間的差距!

“沈太淵!”

巨手拍落,那石亭中的陸宏也是一驚,旋即厲聲暴喝,頓時有着磅礴如海般的源氣衝天而起,化為了一道巨大無比的源氣華蓋,將那拍落的源氣巨手抵擋下來。

轟轟!

嘹亮的驚雷響徹,在天地間不斷的迴蕩。

不過雖然交手,但陸宏與沈太淵都是有所節制,不敢將餘波擴散,免得傷及弟子,所以雖然有着驚雷不斷的響徹,但那衝擊波卻是被壓制在極小的範圍中。

砰!

陸宏所在的石亭,直接化為了湮粉。

石亭周圍那些弟子,都是嚇得腳跟發軟,即便是袁洪這等極為出色的弟子,都是面容抽搐,眼中有着心悸之色。

先前那等餘波,只要稍稍擴散絲毫,他們這裡的弟子,恐怕全部都和這石亭一般的下場。

“沈太淵,你瘋了不成?!”陸宏面色鐵青的看向沈太淵,怒喝道,他沒想到後者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對他出手。

萬一餘波擴散,這些弟子死傷慘重,他們兩人必然會被宗門嚴懲。

一想到那般後果,就連陸宏都是額頭冒着冷汗,驚怒異常。

沈太淵蒼老的面龐佈滿着冷意,他盯着陸宏,寒聲道:“陸宏,你這老匹夫半點臉皮都不要了?小輩交手,輸就輸了,你竟還敢當著老夫的面,壓迫我門下弟子?”

陸宏麵皮一抽,道:“休要胡說,先前我不過只是情緒不穩,自身源氣有些失控而已。”

他當然不可能會承認先前他暴怒之下,想要以源氣威壓將周元壓迫跪倒。

沈太淵冷笑一聲,譏諷道:“輸不起的東西,若是想玩的話,老夫陪你到底!”

被當著這麼多弟子的面譏諷,陸宏面色也是有些難看,眼神一沉,道:“哼,真當我怕你不成?我也很想領教一下,你這些年龜縮在聖源峰,能有什麼成就?”

“那你就來試試!”

沈太淵一步邁出,滔天般的源氣呼嘯而出,幾乎是籠罩了半邊天際,在那等源氣威壓下,整個天地都是在不斷的顫抖着。

“試試就試試!”陸宏怒笑道,也是一步踏出。

頓時間,兩股滔天的源氣瀰漫天地,不斷的碰撞,引得周圍的巨峰都是在顫抖着,猶如將要崩塌。

周圍諸多的弟子見到這兩位長老硬抗起來,都是嚇得面色慘白,這種層次的交鋒,光是餘波都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住手!”

那呂松長老見到這兩人竟然要在這裡動手,也是面色一變,急忙站出來,沉聲喝道:“你二人休要胡來,若是傷及弟子,掌教以及諸位峰主,定饒不得你們。”

他身形一動,直接是出現在了兩人對峙中間,袖袍一擺,磅礴源氣席卷,將兩人對碰的源氣分割開來。

沈太淵與陸宏狠狠的對視一眼,但終歸是沒有徹底喪失理智,於是皆是收斂了源氣,那漫天恐怖的源氣威壓,方纔漸漸的消散。

他們都明白,如果真動起手來,必然會鬧到青陽掌教那裡去,到時候誰都討不到好。

山崖間,瀰漫周身的恐怖壓力也是消散而去,周元緊繃的身體這才鬆懈下來,如釋重負般的鬆了一口氣,滿頭的冷汗。

先前那陸宏籠罩而來的源氣威壓,讓得他知曉了什麼叫做恐怖,恐怕只要前者一念之間,就能夠將其抹殺。

“據說蒼玄宗的長老,首要的條件,便是需得自身踏入天陽境…”周元眼神熾熱,喃喃自語。

太初境之後,乃是開闢神府,被稱為神府境。

而神府衍變,有胎而成,形如大日,自神府而生,所以神府境之後,也被稱為天陽境。

天陽孕育,誕生天地本源之氣,故而也被稱為源嬰。

源嬰之後,則法域成形。

神府,天陽,源嬰,法域。

這便是太初境之後的四大境界。

而顯然,眼前的陸宏,沈太淵與呂松三位長老,都是踏入了天陽境的強者,放在整個蒼玄天中,都能夠成為名震一方的存在。

這也是周元所努力的境界。

“蒼玄宗,不愧是蒼玄天中的巨頭宗門。”周元暗暗感嘆,他如今的大敵,那位大武王朝的武王,也不過只是神府境,可若是放在蒼玄宗內,卻是連成為長老的資格都沒有。

當然,武王對於蒼玄宗或許不算什麼,但對於周元而言,依舊還是一個龐然大物。

他想要達到與其抗衡的實力,依舊還需要在這蒼玄宗努力修煉。

心中念頭翻滾着,最終被周元壓制下來,在那諸多弟子的註視下,他抬起頭來,目光無畏無懼的看向陸宏,道:“陸宏長老,今日的洞試,可有結果了?”

他聲音平靜,並沒有因為先前陸宏那般恐怖的聲勢就顯得懼怕。

這裡是蒼玄宗,就算這陸宏是長老,也得守規矩,不然的話,青陽掌教與諸位峰主,也不會輕饒了破壞規矩的人。

陸宏面色鐵青,恨恨的剮了周元一眼。

沈太淵也是冷笑道:“陸宏長老,還不宣佈結果?”

以往都是陸宏取勝後不留情面的刺激他,今日好不容易被周元賺回來一個機會,沈太淵自然也是要出口氣。

被周元與沈太淵聯手擠兌,陸宏面色更加難看,滿臉的陰雲。

倒是呂松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當了一個和事老,道:“今日洞試,結果已分,乃是由沈長老一脈取勝,你們可有異議?”

漫山遍野的弟子都是搖搖頭,今日這場洞試,可謂是跌宕起伏,只是那最後的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一開始的時候,誰能想到,站到最後的人,竟然會是看上去不過三重天的周元?

無數道的目光,投向那座殘破石臺上的年輕身影,眼神有些複雜。

因為他們知曉,今日之後,周元這個名字,必然會在蒼玄宗內聲名鵲起。

他們原本今日來此,是想要見到周元出醜,但哪想到,卻是偏偏見到了周元那驚人的崛起之姿,令人驚艷。

如果說源髓洗禮,周元靠的是運氣的話,那麼這一次,可就真的是實打實的戰鬥力。

陸宏面色青白交替,最終拂袖而去,怒氣十足。

其門下的弟子,也是沉默着跟上。

陸玄音則是緊握着玉手,眼眸不甘的望着周元,銀牙緊咬。

在她不甘心的時候,那徐炎面帶微笑的走在她身旁,輕嗅着幽香,聲音溫和的道:“玄音師妹不用氣憤,其實這周元,倒的確是有點能耐,要不我讓人將他招來,讓他和你道個歉,便將這個恩怨揭過去吧。”

說著,他也不待陸玄音說話,便是對着一旁的一名弟子點點頭。

而此時的周元也是掠上了山崖,那名弟子走來,對他將那徐炎的意思送了過來。

周元聞言,抬起頭看向那徐炎所在的方向,此時的後者也是衝著他淡淡的笑了笑。

周元回以一笑,然後便是轉身走向了沈太淵那邊,並沒有如那徐炎所說,上去與那陸玄音道個歉化解恩怨。

因為在他看來,並沒有這個必要。

徐炎望着周元轉身而去的身影,也是微怔了一下,旋即淡笑一聲。

“真是鋒芒畢露啊…”

他自語說道,然後看向陸玄音,轉身而去,有着聲音傳來。

“走吧,玄音師妹,往後若是有機會的話,師兄我來幫你討個說法。”

“呵呵,咱們這位周元師弟…看來還真是沒吃過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