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台之上,周元與衛幽玄面對而立,兩人的目光都是幽冷如刀鋒,隱隱有着令人心悸的寒意在流淌出來。 更新最快

山崖周圍,諸多視線都是緊緊的鎖定在兩人的身上。

今日這場洞試,無疑是有些跌宕起伏,原本剛開始都是以為沈太淵一脈將會被衛幽玄一人血洗,顏面掃盡,然而誰都沒想到,從一開始就沒多少人寄以厚望的周元,卻是會在那最後時刻站了出來,然後直接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同樣是憑藉一人之力,生生的將對方兩位出陣者摧枯拉朽般的推翻。

最後,雙方都只剩下了一人...

“這周元,還真是有些不簡單,今日如果他真能打敗衛幽玄,恐怕日後蒼玄宗將會無人不知...”

“以太初境三重天的實力,將兩位五重天輕鬆的擊潰,這般底蘊,當真是有些難以想象。”

“不過那衛幽玄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的實力極強,乃是貨真價實的六重天,這般實力,已是能夠和一些普通的紫帶弟子抗衡了,周元能贏了馮羽兩人,但想要在他的手中討得好處,恐怕也沒那麼容易。”

“的確,衛幽玄可不是先前的兩人可比了。”

“嘿,看來今日一場龍爭虎鬥在所難免,能夠見到這般激戰,此行倒是不虛。”

“......”

諸多圍觀的弟子竊竊私語,此時場中兩人,一人如虎,一人如獅,皆是凶悍無比,面對着同樣強勢的兩人,誰都說不准究竟誰更強,一切,都得交過手才知曉。

在那山崖上,沈太淵與陸宏兩人所在的各自石亭周圍,門下的諸多弟子,都是緊張無比的望着場中。

在先前的時候,那陸宏一脈的弟子,還滿面的輕鬆,顯然已是覺得今日的洞試盡在掌握,可如今,那種想法已經被周元生生的打碎乾凈。

即便他們對衛幽玄依舊充滿着信心,但在結果沒有出來之前,他們可不敢再隨意的出言譏諷,免得到時候出現意外,反而自家被打臉,顏面丟光。

陸宏的面龐,最為的陰沉,因為今日他想要徹底將沈太淵一脈打壓下去的算盤算是落空了。

在其身後,陸玄音也是俏臉陰晴不定,她望着面色難看的陸宏,只能出聲道:“宏叔不必擔憂,那個小子,定不會是衛幽玄師兄的對手。”

陸宏面龐幽冷的點點頭,眼下,也只能期望衛幽玄能夠好好的教訓一下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

“原本以為你只是來湊個數的,沒想到,你才是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石臺中,衛幽玄面無表情的望着周元,淡淡的道。

“不過,你的風頭,也該出夠了吧?”

當那最後一個字落下時,衛幽玄的眼神陡然間變得極其凌厲起來。

轟!

下一瞬間,強悍的源氣陡然自其體內爆發開來,一**的壓迫呼嘯而出,其腳下的石板,都是在那種壓迫下不斷的龜裂。

周圍山崖上,一些圍觀的弟子都是面色微變,顯然是察覺到那等源氣威壓之強。

六重天!

源氣在衛幽玄周身嘶嘯,那等壓迫感,足以讓得諸多五重天的弟子大感壓力。

察覺到那衛幽玄周身的源氣威壓,周元雙目也是微眯,不愧是六重天,那等源氣,比起先前的馮羽,程鷹二人,不知道強上了多少。

這衛幽玄,的確不是省油的燈。

周元眼目微垂,氣府之內,七百多顆源氣星辰震動着,一股股精純的源氣流淌出來,最後瀰漫了周元四肢百骸。

吼!

金色的源氣,猶如數百丈的光柱,陡然自其天靈蓋暴沖而起。

一縷縷的金光源氣不斷的垂落下來,將周元的身軀護在其中。

而那來自於衛幽玄的源氣威壓,也是在此時被徹底的隔絕。

轟!

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對碰在一起,那一霎,猶如是天雷地火爆發,兩人的眼神,皆是在此時變得冷冽如刀鋒。

源氣鼓動,震蕩着虛空。

衛幽玄的身影率先暴射而出,身影宛如一抹閃電,同時他雙手猛然一合,猶如環抱日月,狂暴的源氣在其掌心瘋狂的匯聚而來。

直接是形成了一顆狂暴無匹的源氣光球。

他手掌一抖,那源氣光球便是直接對着周元暴射而去,狂暴波動將空間都是震得微微的波盪。

“我倒是要看看,你這三重天,究竟能有多強的源氣底蘊!”衛幽玄冷喝出聲,他這般攻勢,純粹是仗着自身六重天的源氣,想要生生的將周元的銳氣壓制下去。

而先前,周元也是憑藉著源氣之雄厚,從正面摧枯拉朽般的擊潰了馮羽兩人。

顯然,這衛幽玄,也打算以同樣的方式將他擊潰。

源氣光球在眼瞳中急速的放大,感受着那撲面而來的壓迫,周元雙目微眯,腳掌猛的一跺,地面崩裂。

咻!

而其頭頂之上,那數百丈左右的金光源氣,也是在此時分化出了一道金色源氣,宛如金虹一般呼嘯而出,似蟒似蛟。

轟!

金色源氣匹練,直接是與那源氣光球凶悍的撞擊在一起。

撞擊的瞬間,狂暴的源氣衝擊波肆虐開來,周圍的山壁都是被撕裂開了一道道的裂紋...

而周元與衛幽玄也是身處其中,然而彼此的身影,都是紋絲不動,任由那等衝擊波肆虐,都是無法撼動。

兩人就宛如暴風雨之中的兩座巍峨山嶽。

衛幽玄的眼神中,有着一抹驚異之色浮現出來,因為先前的源氣對碰,周元並沒有絲毫的落入下風,那也就是說,後者的源氣底蘊,並不弱於他這個六重天。

“這場洞試,總算是能讓我提起一點興緻了...”衛幽玄似是低聲自語。

“幽影步!”

衛幽玄腳下源氣流轉,下一瞬間,他的身影忽然暴射而出,宛如影子一般的掠過地面,那等速度,快得讓人肉眼無法察覺。

周元的身軀也是在此時虛化,猶如一縷煙霧,飄然而退。

嗤!

不過衛幽玄的身影在此時變得極為的鬼魅,宛如陰影一般,詭異的轉折,然後便是在那無數道驚呼聲中,直接是出現在了周元的面前。

兩人不過半丈距離。

衛幽玄的嘴角,掀起一抹弧度。

他那掌心之間,有着光紋浮現出來,蔓延着手掌,整個手掌,都是在此時散髮着異光,一股無法形容的鋒銳之氣涌現。

“破源手,碎指!”

他雙指並曲,那兩根手指之上,有着源氣瘋狂的壓縮凝聚,指尖過處,空間都是被撕裂出了一道縫隙。

凌厲到了極致,殺機涌現。

就是這一招,之前的童龍,直接被衛幽玄輕易的洞穿了手掌。

指光在周元的眼瞳中急速的放大,他目光微微閃爍,下一瞬,直接五指緊握成拳,源氣一層層的覆蓋而來,猶如是在拳頭上形成了光甲一般。

“轟!”

周元一拳轟出,拳出時,前方的空氣盡數的炸裂開來。

一拳一指,凶悍硬碰。

見到這一幕,周圍山崖上不少人都是忍不住的捂住眼睛,連連搖頭,這周元莫非忘記了衛幽玄的破源手專破護身源氣嗎?

先前童龍就是敗在這招上面,而眼下衛幽玄這一招,顯然威力比之前更加的凶悍。

而反觀周元,竟然還敢以肉拳硬碰,實在是有些愚蠢。

“不知死活!”陸玄音望着這一幕,忍不住的緊咬銀牙,冷笑出聲。

轟!

而在那諸多目光的註視下,拳指在下一瞬,便是重重的硬憾在了一起。

衛幽玄的嘴角,有着一抹譏諷緩緩的掀起。

不過,那抹譏諷剛剛浮現,便是在下一刻,陡然凝固。

嗤!

他的指光,的確是輕易的撕裂了周元拳頭上覆蓋的層層源氣,可就在將要洞穿其拳頭血肉時,周元的拳頭皮膚錶面,忽有着淡淡的青光浮現。

而就在衛幽玄的指光碰觸到那淡淡的青光時,一股足以摧毀山嶽般的可怕力量,便是排山倒海一般的呼嘯而至。

咔嚓!

似是有着什麼斷裂的聲音響起,劇痛自衛幽玄的指尖傳遞而來,令得他的面色,陡然一變。

狂暴的漣漪衝擊開來,在那一道道難以置信的目光中,衛幽玄身軀一震,腳掌搽着地面倒射而出,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印痕。

衛幽玄腳掌一跺,地面崩裂,強行將身軀穩了下來。

他面色難看的低頭,只見得雙指鮮血淋漓,指骨都是有些碎裂開來。

先前那般硬碰,竟然是他吃了大虧!

他猛的抬頭,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元。

而周元也是伸出拳頭,淡淡一笑,只見得在其拳頭錶面,青光流轉,仿佛是形成了一層淡青鱗片,流轉着光華,顯得極為的神異。

赫然是經過源髓洗禮,從玄蟒鱗蛻變而成的玄蛟鱗!

“不好意思,我的拳頭,出乎你想象的硬,你的破源手,恐怕破不了它。”周元淡笑道。

嘩!

而此時,周圍山崖那諸多弟子,方纔猛的睜大了眼睛,驚天般的嘩然聲響徹而起。

誰能想到,兩人這般凶悍的交鋒,竟是周元率先取得了上風!

衛幽玄的破源手,竟然被周元給破了!

石亭中,就算是陸玄音,都是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俏臉鐵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