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面上,隨着孔聖他們的離去,這裡徹底的平靜下來,先前戰鬥的餘波,也是被海水盡數抹平。 更新最快

周元望着孔聖的離去的身影,眼芒微微閃爍了一下,雖然他並不太想跟一位聖子鬧僵,但似乎結果並不是很好呢。

而且這孔聖先前看似溫和的說話間,卻是隱隱的帶着一種居高臨下。

顯然,對於他,孔聖的內心中還是有些看不上的,如果不是因為這顆龍源髓晶,恐怕孔聖根本不會自折身份的與他說話。

畢竟一位是聖子,一位僅僅只是金帶弟子。

這兩者間的身份差距,實在太大了。

不過對於孔聖的這種傲氣,周元倒只是一笑置之,並沒有敏感的覺得受到了屈辱,因為現在的孔聖,的確是有着自傲的資本。

而造成這種原因的根本,還是因為他自身的不足,但他還有着時間,周元相信,當他有一天也是立於那十大聖子之列時,那孔聖自然也就會改變態度。

想要獲得平等的對待,自然需要自身去努力。

當然,現在的問題是,雖然周元不在意孔聖那居高臨下的態度,但後者,卻是有些在意他對這場交易的拒絕…

或許,在孔聖的眼中,周元並沒有資格拒絕他。

“麻煩…”

周元無奈的撇撇嘴,關於這顆龍源髓晶,之前就與李卿嬋有過約定,他自然不會因為孔聖就撕碎約定,平白的將李卿嬋給得罪。

畢竟他之前無意間闖入李卿嬋洗澡的地方,已經讓得她很是動怒了,如果再出爾反爾,恐怕他在這位蒼玄宗的第一美人心中,就要被徹底的打入萬丈深淵了。

而李卿嬋與孔聖都是十大聖子,所以不論是從哪一方面來說,周元都不可能因為孔聖去得罪李卿嬋。

不要輕易得罪女人。

更何況還是一個這麼漂亮的女人。

在周元心中感嘆的時候,身旁忽有幽香傳來,他轉過頭便是見到了李卿嬋來到他的身邊,那一對原本冷冽如冰山般的眸子,此時倒是帶着一絲異色的看着他。

“你竟然連孔聖都敢拒絕?”李卿嬋淡淡的道。

周元嘆道:“不得罪他就只有得罪你,我有選擇嗎?”

李卿嬋柳眉微挑,道:“這樣說在你眼中,我比孔聖更可怕?”

周元伸了一個懶腰,笑了笑,道:“只是覺得跟你打好關係的話,比跟他容易許多,他並沒有怎麼看得起我,所以就算真給了他龍源髓晶,恐怕也不會領我這個情。”

李卿嬋詫異的看了周元一眼,倒是沒想到他竟然看得如此清楚,看來她還真是有些小瞧了他。

“如今為了你得罪了孔聖,以後你可得給我撐腰。”周元語帶調侃的道。

他本是玩笑,然而李卿嬋聽了,卻是螓首微點,認真的道:“若是他要找你麻煩,你儘管來雪蓮峰找我。”

雖然還對周元之前偷偷闖入她洗澡的地方有些耿耿於懷,但李卿嬋卻是覺得周元得罪孔聖之事,的確是因她而起,她有着一些責任。

“呃…”周元一怔,倒是沒想到李卿嬋會這麼認真的回答。

不過李卿嬋旋即美目便是看向了一旁的夭夭,道:“但我覺得你身邊有她跟着,那孔聖就算要找你麻煩,也多半討不到多少的好處。”

夭夭悠然的道:“經過先前的交手,這蒼玄宗的聖子,的確是有些讓我失望。”

李卿嬋柳眉微豎,夭夭這言語,顯然是將所有聖子都給貶低了一下,同樣也包括她在內。

“大言不慚。”李卿嬋冷聲道。

夭夭那空靈清澈的眸子停留在李卿嬋玲瓏有致的嬌軀上,饒有興緻的道:“若是不信的話,你也可再來試試。”

“試試便試試。”李卿嬋也是冷傲的性子,當即道。

眼下孔聖的麻煩已除,這兩女似乎又要有些不對付了。

周元大感頭疼,他如何看不出來,夭夭在故意挑逗着李卿嬋,而李卿嬋面對着其他人都是冷冷淡淡,但偏偏夭夭一激她,她便是立即有了反應。

生怕兩女又是動起手來,周元連忙將那顆龍源髓晶丟向了李卿嬋。

李卿嬋見狀,趕緊手忙腳亂的接過來,美目輕瞪了周元一眼,然後道:“按照約定,這枚龍源髓晶有你們的一半。”

說著,她便是要動手將其切開。

不過周元卻是擺了擺手,道:“如今我手中的龍源髓晶,能夠讓我得一次七龍洗禮,想來你也是如此吧?”

雖然之前李卿嬋已經知曉周元手中有不少龍源髓晶,但如今聽到他竟是能夠達到七龍洗禮,也不免有些驚奇,畢竟她很清楚龍源髓晶有多難搞,而整個蒼玄宗內,也就唯有他們這些擁有着源池屬地的聖子,才能夠達到七龍洗禮。

但眼下的周元,卻僅僅只是一個金帶弟子。

即便他身旁還有着一個實力不弱於聖子的夭夭,但他們沒有源池屬地,想要在遼闊的源池中搜尋這麼多水獸,也是很難做到的事情。

心中閃過疑惑,李卿嬋螓首點了點。

“我們都是七龍洗禮,若是獨自一人消受這顆千丈水獸的龍源髓晶,則是能夠達到八龍洗禮,可若是分開的話,頂多只是讓我們兩人的洗禮錦上添花,卻是無法達到八龍。”周元笑道。

李卿嬋自然知道這個道理,美目流轉了一下,不動聲色,暗道莫非這周元想要找藉口獨占這顆龍源髓晶不成?

“那你的意思是?”

周元笑笑,道:“這顆龍源髓晶,可以盡數歸你。”

李卿嬋聞言,俏臉上頓時有着驚詫之色浮現出來,旋即警惕的盯着周元,道:“你會如此大方?”

面對着這種千丈水獸的龍源髓晶,就算是十大聖子,都會搶破頭,而周元竟然會捨得直接送給她?這家伙,莫不是對她有什麼企圖?

瞧得李卿嬋那警惕的目光,周元不由得苦笑一聲,只得道:“當然不是白給你,我的條件是你允許我們進入你那一片屬地,到時候我會去找尋第二頭千丈水獸,找到後,你負責幫忙斬殺。”

只有一半千丈水獸的龍源髓晶,並沒有辦法讓周元達到八龍洗禮,所以還不如直接給了李卿嬋,賺個人情。

而據說這種聖子屬地中,水獸資源豐富,周元又能夠在源池中長時間潛伏搜尋,所以他可以嘗試能否找出第二頭千丈水獸。

在源池中,他的優勢比這些聖子更大。

所以別的聖子找不到,不代表他就找不到。

李卿嬋紅潤小嘴微微張了張,顯然沒想到周元會說出這般條件,這對於她而言,顯然是占了極大的便宜。

“那,那千丈水獸隱匿於源池最深處,若是那麼好找的話,孔聖也不會費這般心機來與我搶了。”李卿嬋忍不住的道。

“如何找,那就是我的事情了。”周元擺了擺手。

“現在是你覺得我這個提議,你能接受嗎?”

李卿嬋美眸中的冷冽消退了許多,她微微猶豫,最終銀牙一咬,道:“好,不過我也不喜占你便宜,就算你到時候找不到第二頭千丈水獸,以後我都會幫你來找,直到找到為止!”

“就當我欠你一顆千丈水獸的龍源髓晶。”

周元有點訝異的看了她一眼,倒是忍不住的一笑,這個李卿嬋,雖然很冷傲,但卻傲得恩緣分明。

“好。”於是,他笑着點點頭。

李卿嬋也是微松一口氣,美眸掃過周元,現在來看,這個家伙,倒也並不是那麼讓人討厭了。

而且,在拋下成見後,李卿嬋倒是對周元有些刮目相看,因為今日的諸多事情,都足以證明眼前這個剛入內山的弟子,似乎並不尋常。

不論是改造了葉歌的源紋結界,用來斬殺千丈水獸,還是面對着孔聖的威壓也不卑不亢的氣度以及眼下言語間的那種自信。

“這個家伙…”

李卿嬋紅唇微抿,美目中有些驚疑。

“難道還真能夠找到其他的千丈水獸?”

(給大家推薦三個讀者群,大家可以在這裡交流討論元尊,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加一下,群里名額有限,大家手快點哦~

688581855,679605489,492603271。

有時候我也會在群里發紅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