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嚕!

源池深處,一根根巨大的水柱交織,形成巨網,將那千丈水獸困於其中,而水獸也是在竭力的掙扎着,龐大的身軀不斷的撞擊向水網,將那水柱拉扯出驚心動魄的弧度。 更新最快

周元立於水網結界之外,面色凝重的望着那不斷衝撞的千丈水獸。

不過還好的是,那葉歌傾盡全力所佈置的這道四品源紋結界頗有些效果,這才能夠一次次的抵禦住那千丈水獸的衝擊。

“畢竟是四品頂尖源紋結界啊。”周元感嘆一聲,道。

要知道,四品源紋結界與四品源紋,可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所謂的源紋結界,並非只是單一的源紋所化,而是以諸多等級不一的源紋鏈接起來,極為的複雜,如果說源紋只是一個零件,那麼源紋結界,就是一個完整的機械。

所以勾畫源紋容易,可想要構建一座源紋結界,卻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更何況,這還是一座四品頂尖的源紋結界,按照周元的估計,恐怕就算是太初境九重天實力的人落入其中,都會被困住。

顯然,葉歌為了困住這頭千丈水獸,也是費盡了心機。

“不過這座源紋結界雖然厲害,但遲早會被千丈水獸所撞破。”周元望着那一次次瘋狂撞擊水網的水獸,微微沉思,手掌一握,天元筆出現在其手中,迅速的化為武形態。

“嗤啦!”

周元手臂一抖,只見得筆尖雪白毫毛陡然暴射而出,宛如一道雪白匹練,筆尖處有着玄芒吞吐,凌厲無匹。

雪白毫毛閃電般的刺中了那千丈水獸,刺出了一個洞,然而這對於水獸那龐大的身軀而言,根本毫無作用。

“九龍典,八龍!”

周元雙目微眯,雙手結印,一聲暴喝。

轟轟!

八道獸形源氣自其天靈蓋衝出,盤旋咆哮,最後直接是首尾相接,衝出水網中,轟擊在了那水獸身軀上。

狂暴的波動肆虐開來,掀起巨浪。

然而待得水浪平復,周元眉頭再度緊皺起來,因為他發現就算是他施展出八龍,都無法對這千丈水獸造成多少的傷害。

不過想想也正常,雖說這千丈水獸被重創,但其本身畢竟是能夠抗衡太初境九重天的強悍實力。

而現在的周元,充其量只能夠對付太初境五重天的對手。

咕嚕咕嚕!

而被周元的連番攻擊下,那千丈水獸也是有些躁動不安起來,竟是瘋狂的暴射而出,不斷的撞擊着水網結界。

在它這種發瘋般的撞擊下,水網結界也是開始有着漣漪浮現出來。

顯然,水網結界快要堅持不住了。

“難道只能動用銀影嗎?”周元皺眉自語,如今的千丈水獸先前被孔聖一劍重創,戰鬥力也是大減,頂多相當於七重天左右,而若是周元催動“銀影”的話,想來能夠與其抗衡一下的。

只是,銀影是他隱藏的底牌,此地人多眼雜,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並不想動用。

於是,他盯着眼前的水網結界,沉吟了起來。

...

而與此同時,在那海面上。

叮!

孔聖踏水而立,他手中黑色的長劍劈斬而下,一道百丈黑光劍氣肆虐而出,將那前方暴射而來的一道道蓮花玉刃劈飛而去。

海面上都是被餘波撕裂出一道巨大的痕跡,半晌後方纔漸漸被海水填充。

孔聖面無表情,他看了一眼海底的方向,笑眯眯的道:“李卿嬋,那水獸馬上就要衝破水網結界了,你們指望的那個小子,似乎很是束手無策啊。”

李卿嬋柳眉微蹙,她自然也是察覺到了海中的動靜,看周元的樣子,也的確是拿那千丈水獸沒什麼辦法。

着讓得她有點無奈,先前她見到夭夭信誓旦旦的模樣,倒也真是對周元抱着一點期望,而如今來看,這種期望實在是有些太不切實際了。

畢竟無論如何,周元都不過只是太初境二重天而已,以他的實力,其實是沒有資格出現在這種爭鬥場合中的。

她美目中掠過一抹失望,但並沒有顯露在臉頰上。

孔聖則是微笑道:“若是讓那水獸衝破了結界,潛入源池深處,恐怕今日我們兩人都將會空手而回...卿嬋師妹,你若是此次能讓與我,我定會記住你這個人情。”

後面的言語,充滿着誠懇。

然而,李卿嬋卻是俏臉冷淡,絲毫不為所動,顯然,之前孔聖聯手葉歌對付她,早就引得她動了怒,所以如今哪會輕易的便宜孔聖。

她寧願雙方誰都得不到,也不會讓孔聖如願。

李卿嬋的美眸看了一眼源池深處,銀牙輕咬着紅唇,當然,在那內心深處,她還是在期盼着一些奇跡。

萬一,周元有辦法對付那千丈水獸呢?

孔聖見到李卿嬋冷淡,心頭也是有些惱怒,當即淡淡的道:“看來你還是不死心,將希望寄托在那個太初境二重天的小子身上嗎?”

“卿嬋師妹啊,你何時也是變得如此的天真了...”

李卿嬋沒有理會他,強悍源氣席卷而出,攻勢愈發的凶悍。

源池深處。

周元立於原地,望着眼前的源紋結界,陷入了長久的沉吟中,目光微微閃爍。

“喂,你究竟行不行?不行的話就直接將這頭水獸放走,跟他們一拍兩散!”而就在周元沉吟間,忽有一道冷冷的聲音穿透了海水,在一道源氣的包裹下精準的傳入他的耳中。

周元神色微動,抬起頭來,看向海面上,傳音之人,顯然是那李卿嬋。

顯然,她應該也是覺得周元無計可施,所以當即果斷的催促他放走水獸。

周元笑了笑,也是以源氣包裹聲音對着外面傳遞而去:“李師姐,以後可別問一個男人究竟行不行,因為那對他而言,可是最大的侮辱。”

海面上,李卿嬋俏臉青白交替,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了。

“淫賊!”

“讓你嘴硬,我倒要看你有什麼能耐對付那水獸!”

源池深處,周元笑了起來,他似乎是能夠見到此時李卿嬋那羞惱的模樣,不過旋即他便是按耐下雜念,眼神有些深邃的望着眼前那源紋結界,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敲打着手背。

“要對付這頭千丈水獸...倒也不是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