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源峰,周小夭?”

孔聖與葉歌驚疑之色的望向夭夭的身影,前者眉頭皺着,顯然從未聽說過這號人物,而且...聖源峰?那不是已經沒落到極致的一峰麽?什麼時候出了這等人物?

而與孔聖的疑惑相比,葉歌則是目光一閃,眼中掠過一抹異色。 更新最快

“原來你就是那個讓白師看重到甚至連峰主之位未來都願傳給你的周小夭...”葉歌寬大的衣袍隨風擺動,他望着夭夭,緩緩的道。

孔聖聞言,黑石般的眸子中這才掠過一抹驚訝,此事他也隱約聽說過,但並沒有太過的上心,如今看來,竟是真的?

眼前這個漂亮得絲毫不遜色於李卿嬋,甚至在氣質方面還猶有勝出的女孩,竟然在源紋造詣上,擁有着連白眉峰主都驚嘆的天賦?

孔聖眉頭皺了皺,若真是如此的話,那今日倒是有點麻煩了。

此次宗內十大聖子,其餘人不是在外出任務便是在閉關,唯有他們三位聖子有空閑,所以他方纔會聯合葉歌,抵禦李卿嬋。

只是,他怎麼都沒料到,雖然沒有了其他的聖子,但李卿嬋依舊是找來了一個似乎相當棘手的幫手...

從先前夭夭一齣手,便是破解了葉歌準備半天的源紋結界來看,顯然夭夭的實力,並不會遜色於他們這些聖子。

孔聖望着夭夭,忽的淡笑一聲,如刀削般的英俊臉龐上露出溫和的笑容,道:“這位師妹,這是我們與李卿嬋師妹間的事,你何必摻和?若是李卿嬋師妹許了你什麼好處,我其實也能商量一下的。”

不得不說,孔聖的確是頗有魅力,不僅樣貌英俊,而且頗有氣質,所以在這蒼玄宗內,不知道多少女弟子對其傾慕不已。

若是一般女孩在此,恐怕還真是難以規避他的魅力。

只是可惜的是,他遇見了夭夭,面對着他那般風度翩翩的氣度,後者那絕美的俏臉上,沒有泛起絲毫的漣漪波動。

“廢話就別多說了,想要這千丈水獸的龍源髓晶,還是直接動手吧。”夭夭略顯冷漠的眸子看着孔聖,聲音清澈平淡。

瞧得夭夭如此直接,孔聖面龐上的笑容微微一滯,有點尷尬。

李卿嬋也是走上前來,強悍的源氣在其頭頂上空盤踞,猶如是化為巨大的冰雪風暴,她眸子冷冽的望着孔聖,道:“孔聖,少玩你的那些手段了,還是直接讓我瞧瞧,你那“冥妖劍氣”有多少長進吧。”

孔聖皺眉道:“李卿嬋,你我兩邊鬥起來,恐怕誰也討不到多少好處,到時候反而放跑了這水獸。”

“要不你讓我一次,我自當承你一個人情。”

李卿嬋冷笑一聲,道:“那還是你讓我吧,我也承你一個人情。”

在兩人針鋒相對,誰也不願退讓的時候,夭夭忽的開口道:“放心,那千丈水獸,自會有人去對付。”

孔聖,葉歌聞言皆是微驚,難道李卿嬋她們還有厲害的幫手?

倒是李卿嬋似是想到了什麼,當即俏臉有些不太自然。

夭夭卻沒理會他們,只是微微偏頭看向後方,道:“你一個男人,跑後面去做什麼?那頭水獸,就交給你了。”

孔聖,葉歌凌厲的目光也是立即投射而去,想要看看那究竟又是何人,難道蒼玄宗最近,悄無聲息間,竟是出現了這麼多能人?

他們的目光,投向了那後方的一片迷霧,只見得那裡迷霧中有着踏水聲響起,再然後,他們便是見到一道年輕的身影走了出來。

而當他們看見那道身影,再感受着後者體內的源氣波動時,面龐上的神情頓時忍不住的有些凝固。

“太初境二重天?”孔聖與葉歌對視一眼,彼此的嘴角都是抽搐了一下。

這種實力,在內山之中基本算是墊底般的存在,那夭夭究竟哪來的勇氣讓他去對付一頭千丈水獸的?即便如今那頭千丈水獸已經被孔聖先前重創,但那依舊不是一個太初境二重天的弟子能夠對付的。

李卿嬋也是忍不住的玉手輕捂着額頭,似是感覺有點丟臉,她也不明白為何夭夭會把周元給點出來...以後者的實力,在這種場合根本連露面的資格都沒有,強行參與,反而是自取其辱。

周元瞧得在場那三人那古怪的眼神,也是無奈的聳聳肩,在其肩膀上,吞吞懶洋洋的打着哈欠。

“下麵那大家伙交給你們了,沒問題吧?”夭夭依舊未曾理會他們,只是對着周元道。

“試一試。”

周元點點頭,雖說下麵那頭龐然大物乃是千丈水獸,但他還有着吞吞相助,而且顯然,吞吞才是主力,他頂多一旁打打下手。

聲音落下,他也沒多說,直接就潛入海水中,慢慢的對着千丈水獸被困住的區域靠近。

“你還真打算讓他去啊?那不是送死嗎!”李卿嬋見狀,頓時看向夭夭,忍不住的道。

“你先前不是還要殺他麽?他如果真死了,豈不是如了你的意?”夭夭淡笑道。

李卿嬋一滯,咬着銀牙道:“我要殺他,自會找機會收拾他,可不需要他去喂水獸。”

“放心吧。”夭夭懶得多解釋,隨意的道。

在她們說話的時候,孔聖與葉歌也是有些驚疑不定的望着那潛入海水中的周元,他們實在不明白,夭夭為何敢讓周元去挑釁那千丈水獸。

這無疑跟送死沒什麼區別。

孔聖眼目閃爍,可不論是夭夭還是周元,特別是後者,似乎並沒有多少的猶豫。

“此人應當有古怪,不可讓他靠近水獸。”孔聖生性謹慎,總歸還是沒有因為周元只是太初境二重天就將其忽視,當即袖袍一揮,只見得一道黑光劍氣衝天而起,最後在天空上爆炸開來,隱有刺耳的劍吟聲響徹起來。

他看向李卿嬋,淡笑道:“在這片區域,我還準備了一些劍來峰的弟子待命,雖說對你沒用,但總歸是有備無患。”

而就在他聲音落下後不久,只見得遠處便是有着數十道源氣光芒呼嘯而至,顯然皆是劍來峰的弟子,而且實力不低,大部分甚至都是紫帶弟子。

“孔聖師兄!”他們遠遠的對着孔聖行禮。

孔聖點點頭,伸手指向海中,道:“你們去將那人擒獲。”

“是!”那數十名弟子目光一掃,便是察覺到了周元的身影,當即應了一聲,神色皆是極為的輕鬆,畢竟他們也是感應了出來,周元不過只是太初境二重天而已,他們這裡,隨便一人都能輕易的將其解決掉。

噗通!

數十道身影同時呼嘯而出,對着周元圍剿而去。

見到這一幕,孔聖這才點點頭,然後他的面龐恢復淡然,眼神望向了李卿嬋,道:“既然你執意要壞我好事,那你我今日,就誰都別想得這龍源髓晶吧。”

黑色的源氣,猛然間自其體內爆發出來,凌厲陰寒。

與此同時,那葉歌也是將目光投向夭夭,寬大的袖袍微微擺動,饒有興緻的道:“這位師妹,白師如此看重你,說實在的,我心中也是有着幾分不服氣...”

“正巧今日碰見,就讓我來見識一下,你的源紋造詣,究竟有何等了不得吧?”

面對着葉歌的目光,夭夭俏臉依然沒有波動,只是螓首微點。

“好。”

(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