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望無際的源池之上,迷霧飄蕩。 更新最快

一道白裙倩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凸出水面的一座擎天巨峰之上,她的眸子掃視着四周,仿佛是在探尋着什麼。

輕風吹拂而來,掀動着有着蓮花紋路的裙擺,勾勒着動人的曲線。

赫然便是那李卿嬋。

忽然間,她眼神微凝,有着清冷的聲音響起:“堂堂靈紋峰的聖子,藏頭露尾的做什麼?”

隨着她的聲音傳開,只見得後方的迷霧散去,一道身穿如道袍的青年踏水而來,正是那十大聖子排名第九的葉歌。

他望着李卿嬋,有些無奈的撓了撓頭,道:“卿嬋師姐的感知,可真是敏銳呢。”

李卿嬋美目看了他一眼,眸子中有着淡淡的寒氣縈繞,她面無表情的道:“葉歌,你跟着我做什麼?”

葉歌笑道:“卿嬋師姐,跟着你,只是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商量什麼?”李卿嬋淡淡的道。

“這次那頭千丈水獸,你能不能放棄啊?”葉歌乾笑道。

李卿嬋漂亮的眸子虛眯了一些,那從她身體中散髮出來的寒意越來越濃郁,甚至連周圍的霧氣都是被冰凍了起來。

她冷冷的盯着葉歌,道:“葉歌,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說這句話嗎?”

她此行的目的,便是為了那頭千丈水獸,若是能夠將其獵殺,她便是能夠得到八龍洗禮,那無疑會令得她的實力有所提升。

望着李卿嬋那冷冽的目光,葉歌也是退後了兩步,攤手道:“卿嬋師姐,光是我的話,肯定攔不住你啊...但是,我此行前來,也只是為了還人人情而已。”

李卿嬋柳眉一蹙,旋即明白了什麼,當即俏臉微寒的道:“是孔聖?”

此次千丈水獸出現的時機極為巧妙,剛好是其他聖子不是外出任務就是閉關的時候,整個宗門內,也就她,孔聖,葉歌三位聖子,所以爭奪起來要容易許多,不然等那楚青回來,恐怕又是不會放過此等好事。

畢竟千丈水獸都是隱匿在源池極深處,在那種地方,就算是他們這些聖子都難以深入找尋。

如今好不容易遇見一頭千丈水獸現出蹤跡,他們這些聖子自然是立即就出動了。

葉歌無奈的聳聳肩膀,他其實也不想摻和這種事的,不過當初欠了孔聖一個人情,如今人家找他幫忙,他也拒絕不了。

李卿嬋俏臉越來越冰寒,眸子有些不善的盯着葉歌,既然這家伙要幫孔聖,乾脆現在這裡將其放倒吧。

不過,就在李卿嬋心念剛起的時候,她便是察覺到,一道凌厲的劍氣,自遠處的迷霧中升起,猶如是潛伏在暗中的蛟龍,將其鎖定。

“孔聖!”

李卿嬋轉過俏臉望着那個方向,美目冰寒,這道劍氣,顯然就是孔聖,那個家伙,離這裡並不遠,顯然也是在防備着她會率先對葉歌出手。

“卿嬋師姐,這次的機會就讓給孔聖吧,反正下次還有機會。”葉歌勸道。

李卿嬋美目中划過一絲惱意,她原本以為葉歌也是衝著那千丈水獸而來,沒想到卻是孔聖將其請來的,而門中那些關係與她還可以的聖子,如今卻都不在。

以她的實力,頂多與孔聖不分上下,若是再加一個同為十大聖子的葉歌,她必然是不敵的。

十大聖子排名有先後,但整體的實力,卻是差不了太遠。

所以,如果孔聖與葉歌聯手,她這次的確是半點機會都沒了。

可讓她如此放棄,又實在不甘心。

李卿嬋眼神變幻着,周身的寒氣也是越來越凌冽。

葉歌見狀,連退幾步,袖袍一擺,周身的空間便是有些扭曲起來,衣袍上面那些複雜的源紋也是在此時綻放出光芒,隨時都能夠將其啟動。

在那迷霧深處,那一道劍氣也是愈發的凌厲,隱約有着劍鳴聲響起。

一場聖子間的大戰,似乎就要爆發。

不過,就在氣氛劍拔弩張到了極點的時候,李卿嬋體內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卻是忽然的減弱下來,她俏臉冰寒的看了一眼葉歌以及迷霧深處,最後一聲冷哼,轉身踏空而去。

“孔聖,葉歌,你們給我記住了!”

顯然,她最終還是理智的選擇了放棄。

畢竟以一敵二的話,最終吃虧的還是她。

望着李卿嬋退去,葉歌也是鬆了一口氣,畢竟李卿嬋在宗門內人氣可是很高的,十大聖子裡面,也有着幾個家伙對她有些傾慕的心思,若是在這裡跟她動了手,以後怕也是會有些麻煩。

不過,看眼下這樣子,應該還是得罪了她吧。

葉歌苦笑一聲,然後看向那迷霧深處,道:“人情這次就算還給你了,以後兩不相欠。”

迷霧深處,有着劍鳴聲響起,似是應答。

...

轟!

海水中,一群龐大的水獸發出嘶嘯,狂暴的波動席卷開來,捲起萬丈巨浪。

而此時,在那水獸群中,兩道光影暴射而出,所過之處,一隻只龐大的水獸不斷的爆炸開來...

那兩道光影,自然便是周元與吞吞。

自從有了吞吞助戰,周元再無忌憚,一路不斷的前行,引來諸多的水獸圍攻,但最終的結果,這些水獸都是變成了龍源髓晶,被周元與吞吞所瓜分...

短短數分鐘,激烈的戰鬥便是結束。

周元迅速的打掃戰場,又是到手了數十顆龍源髓晶,而且質量都不低。

“不錯。”

周元贊嘆不已,如今手中的龍源髓晶,六龍洗禮是綽綽有餘,不過想要達到七龍洗禮,卻還不夠,因為據周泰師兄所說,七龍洗禮,已經不是數量能夠堆積,那還需要體積達到七百丈左右的水獸體內的龍源髓晶作為引子。

面對着這種等級的水獸,就算是絕大部分紫帶弟子,恐怕都只能暫避鋒芒。

但這對於周元而言,卻沒有多大的問題,因為在他的身邊,跟着一個比太初境七重天還要恐怖的存在...

“不過七百丈左右的水獸可不好找啊,這一路而來,都未曾遇見過...”周元喃喃道。

而就在周元自語的時候,化為戰鬥形態立於他身前的吞吞忽然發出了一道低吼聲。

周元一驚,猛的低頭,看向那幽深的源池深處。

只見得在那裡,海水忽然呼嘯起來,仿佛是有着巨浪涌來,再然後,周元便是見到,一頭巨大無比的水獸,緩緩的升起。

那般體積,赫然是超越了七百丈,約莫八百丈了!

周元望着那巨大的水獸,也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後他緩緩的退後,面色嚴肅的說道:“吞吞,上去乾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