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充斥的海水中。 更新最快

周元腳踏金色源氣疾掠而過,海水被劃開,速度極快,在其肩膀上,吞吞趴伏着,一對獸瞳懶洋洋的掃視着四周。

這次再入源池,周元底氣便是足了起來,再不用擔心被那些水獸追殺得狼狽逃竄。

“待會若是遇見水獸,我先上場,若是遇見對付不了的,你再上。”文形態的天元筆,在周元的指尖靈活的轉動着,他笑眯眯的道。

吞吞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不就是想讓它去啃硬骨頭嘛,還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來得真快。”

周元沒有再和吞吞嬉鬧,而是抬起頭來,微眯着雙目看向前方的海水中,那裡的海水波盪着,一道道巨大的水獸開始浮現出來。

那一道道有些透明的眼瞳中,皆是散髮着貪婪與渴望之色。

咕嚕!

有着水泡從那些水獸的嘴中冒出來,下一瞬間,海水被撕裂,巨大的身軀便是攜帶着狂暴的力量,直接對着周元沖殺而來。

“一群二百多丈的水獸而已。”周元冷笑一聲,金色源氣自他的體內升騰而起,將其身軀盡數的包裹。

轟!

他的身影也是猛然暴射而出,手中天元筆瞬間膨脹開來,雪白毫毛上有着玄芒吞吐,化為無數道殘影,籠罩向了那諸多水獸。

砰!砰!

海水震蕩,直接是被那強悍的力量排斥開來,猶如是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帶。

周元殺入水獸群中,攻勢凌厲,每一道筆影都將會洞穿一頭水獸。

於是,短短數分鐘後,戰鬥便是結束,一顆顆金色的龍源髓晶漂浮起來,一半被他收入袖中,另外一半則是丟向了吞吞。

吞吞張開嘴巴,一口就吞了下去,獸瞳中有着滿足之色浮現出來。

而就在一人一獸享受着到手的龍源髓晶時,周元神色一動,然後便是見到四面八方再度有着巨大的水獸涌盪而來。

領先的十來頭,赫然都是五百丈的體積。

這比之前周元被追殺時的數量還要多。

不過這一次,周元卻沒有再驚慌逃竄,而是抖了抖肩膀上的吞吞,道:“喂,吃了東西,也該幹活了。”

在其肩膀上,吞吞掃了那些圍攏而來的巨大水獸,似是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哈欠,然後跳了下來,站在了周元的面前。

它四周的海水,在此時漸漸的開始沸騰起來。

一股恐怖的源氣波動,緩緩的從其體內散髮出來。

而它那迷你的身軀,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膨脹起來,不過數息,一頭小狗般的小獸,便是化為了身披金色鱗甲的神秘凶獸。

而當吞吞化為這般形態的時候,那些圍攏而來的水獸也是僵了一下,似是感覺到了一種壓制,雖說它們並非是源獸,而只是由源龍脈的龍氣所化,但卻依舊無法避免這種壓制。

宛如下位者面對上位者時的那種不安感。

那十來頭五百丈體積的水獸隱隱有些騷動,不過最終它們的眼瞳還是鎖定在了周元身上,後者身上的源氣,讓得它們感覺到了致命的誘惑。

這種誘惑,讓得它們壓制下了對吞吞的那種不安。

咕嚕!

於是下一刻,諸多水獸咆哮而出,陰影籠罩,狂暴的源氣也是自那些水獸體內爆發出來,掀起萬丈驚濤。

吞吞獸瞳睥睨的望着那些衝來的巨大水獸,前蹄輕輕踏着海水,那巨嘴開合間,有着神秘的黑光在流溢着。

一絲絲的黑光開始匯聚,最後漸漸的形成了一顆約莫半丈左右的黑球。

黑球之上,沒有絲毫的光亮,任何照耀上去的光線似乎都被吞噬了,令得黑球看上去極為的詭異,給人一種危險到極致的感覺。

呼!

吞吞頭顱猛然一甩,半丈黑球猛然對着那十數頭五百丈左右的水獸暴射而去。

嗡!

黑球速度極快,猶如是能夠穿透空間一般,直接就出現在了十數頭水獸中央,再然後,黑球旋轉起來,一股恐怖的吸力鋪天蓋地的爆發出來。

那股吸力一齣,周圍的海水瞬間倒灌而下,以黑球為中心,形成了巨大的漩渦。

而那十數頭水獸也是在恐怖吸力的範圍中,它們瘋狂的掙扎着,源氣爆發開來,但卻是無法掙脫吸力,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離那黑球越來越近,最後碰觸到了黑球上...

嗤!

碰觸的瞬間,那一頭頭水獸頓時爆發出絕望的哀鳴之聲,龐大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縮小,最後化為一抹光芒沒入了黑球之中,被那純粹的黑暗抹殺得乾乾凈凈...

短短不過數息,十數頭堪比太初境五重天的水獸便是消失了,只留下十來顆拳頭大小的龍源髓晶懸浮在黑球周圍。

周元目瞪口獃的望着這一幕。

誰能想到,那十數頭堪比太初境五重天的水獸,竟然如此輕易的就被剿滅得乾乾凈凈...

這得多強的實力?

周元望着那搖晃着腦袋將體形縮回的吞吞,眼神有些古怪,這個家伙,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源獸,竟能強到這般程度。

吞吞也是瞧見了周元那震撼的眼神,當即獸瞳中有着得意之色浮現出來,它躍到周元肩膀上,伸出爪子指了指那些漂浮的龍源髓晶,示意周元去收拾戰場。

周元聳聳肩,掠上前去,將那十數顆拳頭大小的龍源髓晶收起,眼神有些發熱。

光是這些龍源髓晶,應該就能夠達到五龍等級的洗禮了。

若是之前,周元或許也就滿足了,不過如今在有了吞吞這個強大助力後,五龍等級顯然已經擋不住他的胃口了。

“好吞吞,看來咱倆,真的是完美無缺的合作伙伴啊。”周元舔了舔嘴唇,笑道。

然而吞吞卻是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說明明都是它在出力,而你只是會打掃戰場而已。

於是,它眼珠子動了動,忽然伸出爪子,比划了一個四六齣來,竟是打算更改之前的協議,它要占六成。

周元見狀,也是氣樂了,你個小畜生竟然還敢占我的便宜。

他拋了拋手中的龍源髓晶,笑眯眯的道:“不要以為你能打就能分大頭,我可告訴你,如果沒有我的話,這些水獸隱匿在源池中,你找都找不到,還想這麼舒坦的一次殺一群?”

吞吞愣了愣,然後有些垂頭喪氣的趴下來,這麼想,似乎周元還真是效果不小。

於是它只能哼唧兩聲,認同了五五分的協議。

“小樣,還治不了你。”

周元見狀,嘴角一彎,然後便是再度腳踏金色源氣對着前方疾掠而去。

他望着迷霧充斥的海水中,眼中則是有着一抹熾熱涌現出來,有了吞吞相助,他覺得,或許他這一次,可以衝刺一下六龍,甚至七龍洗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