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當周元的身形衝進源池之上瀰漫的迷霧時,他手中的令牌忽然顫動了一下,然後直接自燃起來,迅速的化為了灰燼。 更新最快

周元望着這一幕若有所思,在先前的一瞬間,他能夠感覺到一股波動掠過他,然後將令牌燃燒。

如果他沒料錯的話,應該是那籠罩着源池的源紋結界的原因,如果此時沒有手持令牌的話,應該會被直接彈出去。

此時的周元與夭夭,已是立於源池的上空,在他們的頭頂上,能夠見到源源不斷的光影疾掠而過,然後對着源池四面八方而去。

周泰,張衍他們也是在進入源池後便是散去,顯然是打算各自去搜尋龍源髓。

搜尋龍源髓是比較私人的事,大多數人都是想要獨自搜尋,免得到時候因為分配不均出現爭搶,反而麻煩。

不過周元與夭夭顯然沒必要如此,兩人也不是普通的關係,自然不會因為那龍源髓就出現什麼爭執,而且,夭夭也並不需要這種東西。

她會來這源池,可不是為了什麼源髓洗禮,純粹只是無聊來逛逛而已。

“我們也找個地方試試怎麼搜尋龍源髓吧。”周元衝著夭夭笑道。

夭夭自無不可,抱着吞吞懶洋洋的點點頭,倒是吞吞伸出小腦袋,獸瞳盯着下方源源不斷散髮出迷霧的源池池水,不知道在想什麼。

於是周元腳下有着源氣升起,直接是載着兩人隨便找了一個方向,疾掠而去。

這源池極為的遼闊,而且其中矗立着諸多擎天般的巨峰,這些巨峰猶如天險一般的橫隔着,讓得人只能繞行,如此一來,迷霧中的源池跟一個巨大的迷宮一般。

周元二人也是疾掠了一炷香的時間,然後他便是減緩速度,找了一座臨海的低谷降落了下去。

在那臨水的青岩上,夭夭伸出修長小手試探了一下水溫,然後便是輕褪羅襪,露出了雪白纖細的修長小腿。

玉足伸入水中,輕輕的晃蕩着,夭夭那玉顏上方纔有着一絲愜意之色浮現出來,顯然在這源池中泡腳讓她很是舒服。

周元在那一旁,倒是忍不住的投目過來,只因那纖細小腿以及雪白玉足晃得他眼花。

“這裡倒是不錯,周元你要多努力,成為十大聖子就能在源池中分一小片區域,到時候我就能隨時來泡泡。”夭夭明眸看向周元,紅唇小嘴微翹的道。

周元聞言卻是哭笑不得,敢情在你看來成為十大聖子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進源池泡泡?

“那你先在這裡泡泡,我去源池中試試。”周元目光投向了前方那籠罩着迷霧的海水,有些躍躍欲試。

夭夭隨意的點點頭。

周元見狀,也就不再猶豫,直接就躍進了海水中。

一入海水,周元便是感覺到周身變得沉重起來,猶如是跳入了沼澤之中一般。

“這源池中的海水,乃是那源龍脈所化,蘊含著天地之威,沉重無比,在其中遊蕩對源氣消耗極大。”周元對此倒是早有準備,當即心神一動,氣府之中盤踞的“通天玄蟒氣”便是呼嘯而出,纏繞在其身體錶面。

“咦?”

而就在通天玄蟒氣一齣現的時候,周元便是猛的驚咦出聲,因為他感覺到這一瞬間,那海水中的威壓竟是變弱了許多。

那種沉重感也是陡然間消散,反而讓得周元有着一種如魚得水般的感覺。

“怎麼回事?”這般變故讓得周元愣了下來,之前可沒聽周泰師兄說源氣能夠有這般作用,連源龍脈所帶來的威壓都能夠抵禦下來啊。

周元皺着眉頭,陷入沉思,好半晌後,他的目光方纔望着身體上纏繞的“通天玄蟒氣”,心頭微微一動。

“難道...是因為祖龍經?”

他所修煉的通天玄蟒氣源自祖龍經,而這源池乃是源龍脈所化,難不成是這般緣故?畢竟都帶着龍字...

周元想了半天,也只想到這一種可能,不然的話,他也無法解釋為何源池中的威壓對他沒有效果。

最終周元也沒有太過的糾結這些細節,反正這對他而言似乎是一件好事,沒有了那種威壓,他在源池內的消耗將遠遠的少於其他人,這將會是他很大的優勢。

想到此處,周元也就不再耽擱,身形一動,便是迅速對着源池深處迅速遊蕩而去。

而隨着深入,他方纔發現源池之內,竟然也是有着淡淡的迷霧,不過好在周元憑藉著神魂感知能夠辨明方向。

遊蕩了半晌,周元身形忽然一頓,他感知到了一點細微的波動。

就在下方的一堆巨岩處。

他身形漸漸的落下,然後落在了一座岩石上,一腳跺了下去,頓時岩石碎裂,有着一道拇指大小的光芒緩緩的升起。

周元一把將其抓在手中,好奇的攤開。

只見得在其掌心中,一枚拇指大小的金色晶體懸浮着,晶體內部,是一滴金色液體,那滴液體極為的粘稠,猶如是活物一般緩緩的蠕動着,一股玄妙的波動散髮出來。

“這就是龍源髓?”周元望着這一滴金色粘稠液體,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源髓洗禮最重要的東西,龍源髓了。

“不過也太稀薄了點。”周元撓了撓頭,按照周泰所說,就算是最低級的一龍洗禮,恐怕都是需要數十滴龍源髓。

周元取出一個玉瓶,將這一枚龍源髓給放了進去。

不過,在周元收取着龍源髓時,在他的身後,海水微微的波動着,只見得巨岩亂石中,有着一道細微的陰影悄然而過,一頭身軀有些透明般的百丈巨獸,出現在了其後方。

那百丈巨獸的獸瞳,此時正有些貪婪渴望的盯着周元的身影,似是看見了什麼美味一般,再然後它猛的張開巨嘴,一口就對着周元吞去。

嗤啦!

而就在它巨嘴咬來的瞬間,一支被金色源氣包裹的筆影便是直接撕裂了海水,帶着驚人的力量,瞬間洞穿了它的腦袋。

周元轉過身來,望着這頭有些透明的巨獸。

“這就是那龍脈散髮出來的龍氣所化的水獸嗎?”周元饒有興緻的望着那被重創,但依舊還在拼命掙扎的巨獸。

眼前的水獸,約莫百來丈,按照周元的估計,其實力應該勉強達到太初境一重天。

不過當周元瞧得這頭水獸的獸瞳時,卻是微怔了一下,因為他發現這水獸的眼中,竟是極為貪婪的盯着它,不斷的張合着巨嘴,猶如迫不及待的想要吞掉他一般。

“不是說水獸沒有靈智,只是憑藉本能行事嗎?”周元有些疑惑,但這水獸的那種貪婪渴望的眼神,卻是相當的明顯。

難道本能趨勢着它要來吃掉他?沒聽周泰師兄說過這種事啊。

周元皺了皺眉頭,但也懶得多想,手握天元筆,體內源氣陡然噴薄而出。

轟!

水獸百來丈的身軀瞬間爆炸,水浪席卷開來,其中有着一道金光升起。

周元一把將其抓住,金光在其手中化為了一枚金色晶體,依舊是那龍源髓晶,只不過比起剛纔那一枚要粗壯數分,其中那一滴龍源髓也更濃厚一點。

收起這枚龍源髓晶,周元也沒停留,再度轉身而去,繼續搜尋。

而這一次才沒過多久,他就停下了身形,因為他見到,在他的前方,海水波動着,一頭頭巨大的水獸緩緩的出現,將他團團圍住。

周元的眉頭緊皺起來。

讓他緊皺眉頭的原因並不是這些水獸的數量,而是因為他發現這些水獸有些透明的獸瞳,此時都是帶着濃濃的貪婪與渴望,將他死死的望着。

跟剛纔那頭水獸一模一樣。

“有點不對勁啊...”

他喃喃道。

(鬥破蒼穹動畫第二季開播了,在騰訊視屏獨播,大家可以去看看,做得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