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卿嬋...她竟然也現身了...”

山峰上,周泰,張衍等人望着遠處山巔上那道翩若驚鴻般的倩影,臉龐上也是有着驚訝之色浮現出來,因為十大聖子在源池內都是擁有着一小片獨屬的區域,所以他們不需要等每次兩月的源池開啟,能夠隨時進入,所以一般情況他們不會來和眾人擠這一時。 更新最快

所以此時李卿嬋的出現,倒是讓得他們頗為的意外。

“果然是李卿嬋。”周元瞧着那道倩影,對於這位蒼玄宗的第一美人,身為男人,他自然也是有些好奇。

而眼下看來,的確是有着驚鴻之姿。

於是他又轉頭看看身旁抱着吞吞的夭夭光潤玉顏,似乎是想要評判一下。

不過他的目光剛剛投來,夭夭那清冷的眸子便是射來,當即周元趕緊乾笑着收回目光。

只是懷着周元一般心思的人顯然並不在少數,周圍的一些弟子,也是暗中在偷偷打量,評比着這兩位蒼玄宗內的絕色美人,似乎想要評個高低。

咻!

不過就在眾多弟子暗中打量的時候,忽然那遠處的天空再度有着破風聲傳來,只見得一道暗青色的源氣雲朵從天而降,落在了一座山頭上,引來無數註目。

雲朵散去,露出了一道修長的身影,只見得那是一名黑衣青年,他黑髮披散,五官猶如雕刻一般,特別是他的一對眼眸,漆黑如墨,宛如黑石一般,略顯深不可測。

黑色袖袍隨風輕擺,有着劍紋若隱若現,一股無法形容的凌厲劍氣自他的體內散髮出來,整個天地間仿佛都是有着劍吟聲響起。

他立於那裡,仿佛並不是人,而是一柄出鞘神劍。

這片天地間,無數女弟子都是俏目放光,灼灼的望着那黑衣青年。

周元也是望着那黑衣青年,面色有些凝重,因為他發現光是望着後者,便是眼目微微刺痛,那是因為後者體內的源氣太過鋒銳的緣故。

而蒼玄宗內,唯有劍來峰的源氣,方纔能夠如此的鋒銳。

所以眼前黑衣青年的身份,也是呼之欲出。

“他是...十大聖子排名第二的孔聖?”周元低聲道。

周泰也是面色凝重的點點頭,道:“沒錯,他就是孔聖。”

面對着這般人物,就算是他們這些紫帶弟子,都是大感壓力。

而當他們還沉浸在孔聖現身的驚嘆中時,又有一道源氣雲朵從天而降,雲朵之上,是一位身穿如道袍般的青年,青年衣袍上銘刻着無數古老紋路,紋路時明時暗,散髮着異樣的波動。

這道袍青年面帶和煦笑容,衣袍擺動,也是相當的帥氣。

“靈紋峰的葉歌...”而在見到這道袍青年時,周泰再也忍耐不住驚疑,道:“今天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十大聖子竟然來了三個!”

其他的弟子也是面面相覷,感到疑惑。

如果說只是李卿嬋一人,那還能說是碰巧遇見,可如今三人都是同時來到,事情顯然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孤陋寡聞了吧,連這消息都不知道?”

而就在他們疑惑的時候,後方忽有着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周泰他們轉頭,便是見到那呂嫣帶着一波弟子走了過來。

“呵呵,呂嫣師妹知曉?”周泰笑呵呵的問道。

呂嫣掃了眾人一眼,方纔慢悠悠的道:“我也是從我爺爺那裡聽來的消息,據說前些時候源池中出現了千丈水獸的行跡,這次孔聖,李卿嬋,葉歌他們應該都是衝著此物而來。”

“千丈水獸...”

周泰他們面露驚色,千丈水獸一般都隱匿於源池極深處,難以找尋蹤跡,這次竟然會顯露出來,難怪孔聖,李卿嬋,葉歌他們會現身。

畢竟,若是獵殺了那頭千丈水獸,他們也是能夠享受到八龍等級的源髓洗禮。

“其他的聖子,不是閉關就是在外出任務,不然的話,此次前來的聖子恐怕更多。”呂嫣笑吟吟的道:“當然了,如果楚青師兄也來了的話,也就沒其他聖子什麼事了。”

她還是一如既往是楚青的狂熱擁躉。

周泰笑了笑,望着遠處那立於山巔的三道身影,笑道:“這樣看來,此次的源髓洗禮,倒是有好戲看了,八龍洗禮啊,那可是一大盛事,就算不能享用,開開眼界也是好的。”

他瞧了瞧周元,發現後者還在盯着那三道人影,當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周元師弟不必羡慕,未來的你,說不定也是有機會嘗試一下那八龍洗禮。”

他本是安慰的話,不過那一旁的呂嫣聽見,卻是翻了一個白眼,道:“如今蒼玄宗,可只有楚青師兄有能耐享受八龍洗禮的待遇,其他聖子都未能成功。”

言下之意,連其他聖子都無法做到,他一個金帶弟子,哪有這般資格。

周泰有點尷尬,這呂嫣說起話來,真是半點顏面都不給人留。

不過周元卻並沒理會於她,只是衝著周泰笑着點點頭。

嗡!

而就在他們這邊說話的時候,天地間忽有異聲響徹,再然後,所有弟子便是興奮的見到,那籠罩源池的巨大光罩,竟是在此時漸漸的變得虛幻。

“源池要開了!”周泰見狀,也是興奮的道。

“周元師弟,源池內遍佈迷霧,而且到處都是巨峰分割,所以到時候搜尋龍源髓,就得依靠你自己了。”他看向周元,提醒道。

周元笑着點點頭。

在那諸多弟子興奮的註視下,天空上的光罩越來越淡,最後徹底的散去。

而就在光罩散去的瞬間,頓時有着磅礴無盡的精純源氣涌出來,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受到了淬洗一般,變得清新起來。

轟!

不過,更多的弟子,卻是在此時陡然暴射而出,腳下源氣化為雲朵,宛如蝗蟲一般,對着那處於迷霧之中的汪洋源池呼嘯而去。

而山巔上,孔聖,李卿嬋,葉歌三人,也是在此時化為光影掠出,數息間,便是消失在了迷霧中。

“動身吧!”

周泰也是衝著周元他們一笑。

於是下一瞬間,他們也是腳踏源氣衝天而起,匯入了那蝗蟲般的人群中,在後方無數沒有資格進入源池的弟子艷羡目光下,衝進了無盡般的源池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