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混沌般的空間中,一縷縷玄黃色的太初氣四處飄蕩,充斥着玄奧的氣息。 更新最快

而在某處,只見得無數玄黃氣流席卷而來,最後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龍卷風暴,整個風暴內,都是雄渾的太初氣。

在風暴最中央的位置,周元的神魂凌空而立,不斷的移動,四處獵取着太初氣。

太初天有九重,而此時的周元,因為踏入了太初境二重天,所以也是處於了第二重太初天,這裡所蘊含的太初氣,顯然比第一重太初天更濃郁。

所以,周元搬運而來的太初氣,也遠比以往更多。

“這太初岩與太古蒲倒也是厲害,竟然能夠令我的神魂增幅如此之多。”周元在四處搬運着太初氣時,也是在感應着神魂的消耗,而他察覺到,以往這個時候,他應該已經接近極限,可如今,卻依舊還顯得游刃有餘。

顯然,這是那太初岩與太古蒲的作用。

這讓得他頗為的感嘆,不愧是蒼玄宗,底蘊雄厚,連如此修煉異寶都是能夠用來給諸多弟子輔助修煉,這若是放在他們蒼茫大陸,必然是大王朝,大家族中深藏的寶貝。

“當初第一次搬運太初氣時,持續了兩千多息,之後漸漸熟練,能夠達到三千息。”

“但這都只是我神魂非常突破到實境之前,而突破實境後,每次搬運,我都能夠持續四千息。”

“而此次再借助太初岩與太古蒲,或許能夠達到五千息!”

想到此,周元心頭便是有着欣喜涌出來,因為越到後面,每一息所帶來的太初氣都將會更為的雄厚,同時也對神魂的消耗更大。

而太初岩與太古蒲竟然幫周元提升了足足一千息,可見此寶的厲害。

這無疑將會大大的提升周元的修煉速度。

心中歡喜,周元神魂之力也是不斷的散髮,迅速的將一縷縷玄幻氣流吸引而來。

如此不知不覺間,又是許久過去。

某一刻時,周元終於是察覺到神魂深處傳來了一絲虛弱,那是因為神魂之力消耗太大所產生,顯然,這一次他即將抵達極限。

而此時,周元神魂周圍,玄黃氣流所形成的風暴,又是壯大了數分。

周元望着那玄黃風暴,倒是頗感滿意,然後就打算退出太初天。

不過就在他剛欲退出時,心頭忽然一動:“太初岩與太古蒲既然能夠輔助神魂,那聖魂晶呢?”

此物對於神魂,可也算是至寶,以往的周元,倒是並未往這方面想,但如今瞧得太初岩與太古蒲,心中卻是覺得他或許太小瞧了一些聖魂晶。

周元心緒波動,片刻後便是打算試一試。

於是,他心念一動,開始感應着聖魂晶。

短短數息後,周元心中猛的一跳,再然後,他便是感覺到,似乎有着一點聖光,自其神魂中冉冉升起,最後直接懸浮到了其神魂頭頂上方。

聖光之中,只見得一顆呈現乳白色的水晶球緩緩的旋轉着。

聖光自其中傾灑下來,落在了周元神魂上,頓時他就察覺到原本枯竭的神魂,在一點點的恢覆著…

“竟然真的有效!聖魂晶也能夠帶到這太初天中!”周元大喜,若是早知如此,他的修煉速度,定可再快一些。

感受着神魂有所恢復,周元再不怠慢,繼續出手,搬運着太初氣。

而在聖魂晶的幫助下,周元再度堅持了許久,方纔感覺到神魂中散髮出深深的疲憊,這是徹底到了極限,就連聖魂晶都難以恢復。

他神魂一掃,望着周身那巨大的玄黃風暴,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心念一動,神魂便是攜帶着風暴呼嘯而下,順着與肉身間牽引,不斷的落下。

大殿內。

此時諸多弟子都已完成了修煉,而一些新弟子則是興奮的不斷竊竊私語,顯然體驗到了太初岩與太古蒲的好處。

與外山相比,內山的待遇,的確遠遠的將其超過。

而在那眾多竊竊私語聲中,忽然有人見到周元依舊緊閉着雙目,然後便是有些震驚起來,因為後者的時間持續得有些太久了。

“這周元怎麼還在修煉?”

“他在太初天中能夠待這麼久?!”

“怎麼可能,沒見到連周泰大師兄他們都已經結束修煉了嗎?”

“……”

諸多弟子驚疑不定,特別是那些老弟子,看向周元的眼中充滿着懷疑。

畢竟,紫帶弟子中,可是有兩位的神魂達到了虛境大圓滿,可即便如此,他們也是早早的完成了修煉。

曹獅也是睜開了眼睛,冷眼看向閉目的周元,淡淡的道:“咱們這位新任金帶第三席,倒是會演戲。”

顯然,他是認為周元故意裝作還在修煉中,如此作為,實在是有些嘩眾取寵。

其他弟子一聽,也是忍不住的一笑,這周元,不會真的這麼幼稚吧?

在那最前方的數位紫帶弟子,也是眼神疑惑的看來,這一次,即便是周泰,都是有些驚疑不定,畢竟周元持續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

“噤聲!”不過在他們吵鬧間,最高處的沈太淵,忽然低喝出聲。

眾多弟子一怔,看向沈太淵,卻是見到此時的後者眼神灼灼的盯着周元,這讓得他們忍不住的一驚,沈太淵的實力遠遠的超越了他們,莫非是察覺到了什麼?

“難道,這個周元,竟然還真的能夠在太初天中堅持這麼久?”他們有些難以置信的望着周元的身影。

嗡嗡!

而就在他們驚疑間,忽然周元上方的空間震動起來,再然後,眾多弟子便是見到一道道玄黃氣流從天而降,將周元的身形籠罩而進,源源不斷的落下來。

玄黃氣流一碰到周元的身軀,便是融入了進去,涌入氣府,與氣府相融。

而諸多弟子,便是睜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計算着玄黃氣流降落的時間。

一百息…五百息…一千息…兩千息…

不知不覺,便是持續了三千息的時間,而此時諸多老弟子面色都有些震動起來,因為三千息,就算大多數的金帶弟子都無法做到。

能夠達到這個程度的,基本就那幾位的紫帶弟子。

曹獅原本佈滿着冷笑的臉龐,也是微微的有些難看。

因為他們都發現,即便是到了三千息,周元頭頂上方的玄黃氣流,依舊沒有半點的疲態。

在眾人那震驚的目光中,玄黃氣流依舊在落下。

三千五百息…四千息…五千息!

當持續到五千息的時候,大殿內終於是震動起來,諸多弟子倒吸着冷氣,眼睛不由自主的投向了大殿的牆壁。

在那太初壁上,五千息,已經能夠進入歷代前十了!

這些年來,可從未有過弟子在第一次借助太初岩,太古蒲時,突破到五千息!

最高位置上,沈太淵那古板的蒼老面龐,也是在此時微微顫動了一下,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元。

因為,玄黃氣流,還在一縷縷的降落。

“太初壁前三,第一次借助太初壁時,乃是五千八百多息,這三人當時的神魂,都是踏入了實境!”

“看如今的模樣,周元的神魂,應該也是達到了這個程度,只是不知能否追上那三人…”

在沈太淵緊張的註視下,玄黃氣流飛快的降落,時間流逝。

五千三百息…五千五百息…五千八百息!

當抵達此時時,大殿內,再度一片死寂,唯有着粗重的呼吸聲在不斷的響起。

因為他們都見到,玄黃氣流還在降落,最終超越了五千八百息,停在了六千七百四十三息!

這個數字,不僅超越了那太初壁排名第一的記錄,甚至還超越了將近一千!

所有人都是一頭冷汗,駭然的望着周元的身影。

即便是那曹獅,都是神情凝固,眼中殘留着驚駭。

高位上,沈太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那望着周元的眼神,灼熱無比,他的身體顫抖着,喃喃道:“我聖源峰,難道真要再度崛起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