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天光將至,清冷的晨輝傾灑,漸漸的驅趕着籠罩大地的昏暗。 更新最快

而沉寂一夜的外山,仿佛是在突然間蘇醒一般,猛的爆發出了滔天的沸騰,宛如油鍋中落入了冷水一般,喧嘩聲,頃刻間打破平靜。

整個外山中,都是瀰漫著一種沸騰戰意。

只是因為,今日,便是選山大典。

諸多弟子自這蒼玄天中諸多大陸而來,經過三個月的修煉,他們開始漸漸的適應了蒼玄宗,同時也開始品嘗到這裡所具備的修煉資源。

在這裡,他們能夠看見前方的修煉大道。

只要能夠登門而上,未來,說不得便是有着機會笑傲於這方天地間,傲視群雄,成為那真正的人中之龍。

不過,想要登門而入,今日的選山大典,便是一頭最大的攔路虎。

唯有過了此間,方可真正的進入內山,觸及那修煉大道。

所以,這三月以來,所有的弟子,都是在奮力苦修,傾盡一切的提升實力,所為的,便是能夠在今日,大展手腳,魚躍龍門。

故而,當那壓抑了三個月的戰意爆發出來時,整個外山天地間的源氣,仿佛都是受到引動,變得沸騰波盪起來…

足足等待三月的選山大典,終是來了。

“所有弟子聽令,即刻準備,隨我前往選山大典場地!”

一道雄渾的聲音,在滾滾源氣的帶動下,宛如驚雷一般,在整個外山每一個角落響徹起來。

無數弟子紛紛涌出,抬頭一瞧,只見得那高空上,陳猿腳踏源氣雲朵,在其後方,還有着兩名老者負手而立,其中一位,正是宗冥長老。

陳猿的聲音剛剛落下,只見得外山中,便是有着無數道光影暴射而出,熱鬧非凡。

在那山中的小樓,周元與夭夭也是走了出來。

周元望着這片沸騰的天地,也是感覺到體內的血液有點熾熱起來,對於這場選山大典,他同樣是從三個月前就在期待着。

“走吧。”

他看了夭夭一眼,腳下源氣升騰起來,便是馱負着兩人升空而起。

在他們兩人升空時,不遠處一朵源氣也是升起,只見得顧紅衣俏立其上,她瞧得周元與夭夭,目光不由得多在夭夭身上停頓了一下。

“昨晚的事,聽說那陸玄音氣得不輕,今日選山大典上,那陸風怕是不會與你善罷甘休。”顧紅衣看向周元,道。

看來昨夜發生的事,她已是知曉清楚。

同樣也知道了夭夭不會插手周元與陸風間爭鬥的事。

而如此一來的話,陸風必然會把昨夜的事情盡數的算在周元頭上,到時候一旦交手,必定是毫不留情。

周元能夠聽出顧紅衣言語間的提醒,當即笑着點點頭,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那我就要看看你今日的能耐了。”顧紅衣饒有興緻的一笑,也就不再多言,玉足一跺,源氣升起,便是先行遠去了。

夭夭望着那道火紅倩影遠去,又瞧了瞧周元,忽道:“你倒是真能沾花惹草,才來三個月,就有人關心你了。”

周元聞言,頓時一臉尷尬,道:“只是朋友而已!”

夭夭不置可否的輕撇紅唇。

“小元哥!”

而就在此時,後方忽有聲音傳來,周元一轉頭,便是見到了數十道源氣呼嘯而來,其上正是喬修,趙鯤,宋婉溪等人。

此時的他們,也是面色微現激動,眼中滿是熾熱戰意。

不過當他們瞧得一旁的夭夭時,興奮都是一滯,然後敬畏的對着後者抱拳行禮,昨夜之後,他們都是知曉了這外山中最恐怖的人是誰…

“一起吧。”

周元笑了笑,也不多說,袖袍一揮,便是腳踏源氣率先前行。

而在其後方,喬修等人立即跟上,源氣如雲,也是浩浩蕩盪。

他們前行不久,只見得那浩蕩的人群中,又是有着一波人馬氣勢洶洶的衝出,惹得諸多弟子紛紛避讓。

在那領頭處,自然便是一身白衣,氣度不凡的陸風。

在其身後,諸多身影都是外山弟子中的佼佼者,如此匯聚在一起,自然是氣勢所向披靡。

不過,當那陸風等人看見了夭夭時,那原本洶涌的氣勢瞬間弱了三分,目光躲閃,也不敢過於的挑釁,只是朝着周元等人投去不善的目光。

周元自然未曾理會,直接是帶着眾人腳踏源氣,遠遠的跟隨在高空的陳猿後方。

在他們的腳下,有着山脈不斷的呼嘯而過,如此約莫一炷香後,前方的陳猿以及兩位外山長老的速度方纔漸漸的變緩下來。

周元等人的目光,也是對着前方投射而去,然後神色便皆是猛的一震。

只見得在那一座座巍峨巨峰上空,有着無盡光芒散髮,光芒似乎是形成了一座巨大無比的金字塔,矗立於天地間。

不過,若是看得仔細,方纔會發現,在那光芒金字塔中,竟是懸浮着一座座寬敞的石台。

石台九千九百九十座。

這些石台,匯聚在一起,形成了金字塔般的形狀。

而越是往上,石台便越是寬敞,在那頂尖處,有着九座石台,赫然散髮着銀光,猶如白銀所鑄。

九座白銀石台更上,便是一座萬眾矚目的石台,石台璀璨如黃金。

顯然,那座黃金石台,便是唯有選山大典真正的第一人,方纔登上。

而此時,在那高空上,宗冥兩位長老,忽的抬頭,望向那虛空中,聲音傳盪開來:“諸弟子,恭迎掌教及諸位峰主。”

聽到這聲音,所有弟子心頭都是一震,眼神帶着敬畏的看向高空。

能夠讓兩位外山長老都如此對待的,自然唯有蒼玄宗的掌教,以及七峰之主吧…

而在眾多弟子敬畏的目光中,只見得天地間忽有重重源氣雲層,帶着無邊的威壓,鋪天蓋地的從那天邊席卷而來。

源氣雲層攪動着天地,數息後,便是出現在了這片天地間。

雲層攪動着,仿佛是有着億萬道光彩射將下來,令得天地通透。

諸多弟子望着那雲層中,只見得有六道身影,盤坐於雲間,他們的目光所及處,仿佛連空間都是在顫動,他們坐在那裡,猶如神邸,擁有着動搖天地之力。

周元也是望着那六道偉岸身影,心神顫動,雖說他曾經見過蒼玄老祖,但那畢竟只是一道殘影,然而眼前的六道身影,卻是讓他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

那種力量,似乎是能夠毀天滅地。

“這,就是蒼玄宗的掌教以及峰主的實力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