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收攏了那些其他大陸精英弟子的消息,很快的就在內山中傳開,而這無疑又是在外山中掀起了巨大的震蕩。 更新最快

當然,更震蕩的還是由周元放出的話。

前十名額,他們非聖州本土弟子,占六個,聖州本土弟子,餘四個!

此言一傳出,猶如是引爆了火山一般,諸多聖州本土弟子皆是譏嘲出聲。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自從蒼玄宗創立以來,我們聖州本土的弟子,還從未在選山大典上少於五人!”

“這個周元,還真是大言不慚,他算什麼東西,也敢出言分配前十名額?!”

“看來是失了智,他以為他是陸風師兄嗎?”

“哼,我聖州本土弟子,本就得天獨厚,待遇自然不同尋常,這周元以為他是誰?聽說他還想在那選山大典搶陸風師兄的第一,簡直可笑。”

“看來他以為敗了祝峰,源術比試贏了祝岳,就真以為我聖州本土弟子無人了,驕狂。”

“看他此次如何收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

外山陷入沸騰,那些聖州本土的弟子,仿佛是受到了巨大的羞辱一般,爆發出巨大的反對浪潮。

而對於他們如此大的動靜,更多來自非聖州本土的弟子則是暗暗撇嘴,之前你們將那前十名額瓜分了八個,只是施捨般的丟出兩個時,為何又是那樣的理直氣壯?

如今他們這些非聖州本土的弟子中,好不容易有人肯出頭,結果這些家伙就仿佛顏面被辱,一副不肯罷休的模樣。

所以,對於周元的挺身而出,諸多非聖州本土的弟子,則是暗暗叫好,雖說他們也是不知曉為何周元敢如此直面陸風,但有人出頭,總比之前所有人都被陸風壓制得連頭不敢抬來得好。

只是,他們也是有些忐忑,因為如此一來的話,必然會引來這些聖州本土弟子的劇烈反彈,也不知道到時候周元究竟接不接得住,若是接不住,反而會變成一場笑話,讓得他們在那些驕傲的聖州本土弟子面前更加的抬不起頭。

...

源山。

這裡的修行,是每一個外山弟子每日不可或缺的,除了夭夭...

不過今日的源山,顯然是氣氛變得有些不太一樣,隱隱的有些緊繃以及劍拔弩張。

無數道目光,都是在若有若無的投向山頂的方向,在那裡的一座修煉臺上,周元閉目盤坐,神色平靜,沒有波瀾。

還有着很多目光投向周元不遠處的一座修煉台,那上面,一身白衣的陸風,也是一臉漠然的垂目。

源山上的氣氛,呈現着詭異的緊繃。

這種氣氛持續了半晌,忽然有着一道人影站了起來,那是一位眼目顯得凶悍的青年,在其周身有着雄渾的源氣散髮出來。

正是那名為秦鎮的青年,他並非無名之輩,而是在那外山十大弟子中,排名第六。

他眼神不善的看向周元,然後直接抬腿對着後者氣勢洶洶而去。

隨着秦鎮的起身,立即有着一道道身影站了起來,跟隨在其身後,皆是眼神帶着玩味的看向周元。

短短不過一會,便是有着數十道人影匯聚在一起。

這些人,可都是一等弟子,而且全部來自聖州本土,平日里隨意一人,都是眾人仰望的對象,如今當他們匯聚到一起時,那種陣仗,讓人感到分外的震撼。

不少非聖州本土的弟子都是面色微變,有些忐忑,看這模樣,顯然這些聖州本土的弟子,要找周元的麻煩了。

“那是秦鎮,外山弟子排名第六...”

“看見秦鎮身旁那銀髮的青年了嗎?那是雷洪濤,更厲害,外山弟子排名第四。”

“其他人也都不是泛泛之輩。”

“看來是來者不善啊。”

“.....”

眾多竊竊私語聲蔓延,整個源山無數道視線都是投射而來。

而在雷洪濤,秦鎮等人氣勢洶洶對着周元而去時,那喬修,趙鯤,宋婉溪等人面色也是微變,他們如何不知曉對方想要做什麼,當即眼神交匯,下一刻,也是有着一道道身影站了起來,匯聚在他們身後,最後橫擋在了周元前方。

無數道視線望着兩波要衝撞在一起的人馬,都是心驚肉跳,這兩波人馬,幾乎包括了這一代外山弟子中大多數的佼佼者了。

這如果碰撞起來,簡直就是驚天動地。

“雷洪濤,秦鎮,你們想做什麼?!”喬修沉聲道。

“喬修,趙鯤,滾開!”秦鎮眼神凶悍,毫不客氣,強悍的源氣自其體內爆發出來,令得此時的他氣勢凌厲,充滿着壓迫感。

“秦鎮,你真當老子是泥巴做的嗎?!”趙鯤也是驕狂的主,當即眼神一寒,也是一步上前,眼神凶戾的望着秦鎮。

“喲,趙鯤,你膽子肥了啊?是不是覺得找到人撐腰了?”秦鎮譏諷的道。

“不過你修煉的“天罡手”,比我還差了兩分火候,上次的教訓難道忘記了?”

趙鯤眼神一寒,那雙掌之上,便是有着源氣纏繞起來,手掌都是隱隱的有所膨脹,有着狂暴的波動散髮出來。

“趙鯤,此事與你們無關,我奉勸你們眼睛放亮點,不要隨隨便便就被人蠱惑,有些人,本事沒有,嘴皮子倒是厲害。”秦鎮身旁,那名為雷洪濤的銀髮青年,也是淡漠的出聲。

他的目光,若有若無的掃向那後方的周元,眼中的譏誚,不加掩飾。

宋婉溪紅唇微啟,平淡道:“我們如何,那是我們的事,就不勞雷師兄費心了。”

雷洪濤冷哼一聲,道:“宋師妹,上次比鬥,你那玄陰經倒是讓我措手不及,不過如今我修成了赤陽典,你大可再來試試。”

宋婉溪聞言,柳眉也是微蹙,她自然是知曉,那赤陽典,剛好剋制她所修煉的玄陰經。

秦鎮冷笑一聲,懶得再多說,直接目光看向那後方周元所在的位置,聲音傳開:“周元,你不是說我等聖州本土弟子,只能占前十裡面的四個名額嗎?那我們倒是想要來討教一下,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資格與能耐說這句話!”

他的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一步踏出,聲如驚雷,響徹源山。

“所以,給我滾出來!”

“今日你不給我們這些聖州弟子一個交代,這源山,你走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