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紅丹丸一入祝岳腹中,便是有着一股熾熱的氣流爆發開來,猶如岩漿一般,順着經脈瘋狂的運轉起來。 更新最快

此丹名為“破階丹”,據說能夠短暫的提升所修源術的威能,只不過卻是有着一些後遺症,不過此時的祝岳,為了取得勝利,顯然也顧不得這些了。

他知道,如果他在這裡輸給了周元,恐怕顏面將會盡失。

所以,他絕對不能輸。

一抹赤紅自祝岳的眼中浮現出來,他眼中掠過一抹戾氣,下一瞬間,他的速度陡然暴漲,雲霧縈繞周身,隱隱間閃過一抹紅光。

短短數息,他便是再度將周元拋在了身後。

憑藉著這枚“破階丹”,祝岳的速度,幾乎堪比竅穴打通了六十多道的化虛術了...

嘩。

青山周圍,再度響起了嘩然聲,所有人都是驚愕於祝岳的突然爆發,誰都沒想到,祝岳如此的深藏不露。

“這下子真的沒戲了...”眾人搖搖頭,因為祝岳這一次爆發出來的速度太可怕了,他的身形幾乎是徹底化為了雲霧一般,即便是那漫天罡風光刃呼嘯而來,都未曾阻礙其瞬間。

這種程度的化虛術,幾乎都無限的接近第二重了。

“這祝岳的化虛術,竟然這麼厲害嗎?”韓秋水張大着小嘴,忍不住的道。

顧紅衣柳眉緊蹙,也是有些不確定,雖然她感覺祝岳的確是有所隱藏,但怎麼會隱藏了這麼多?如今祝岳的化虛術,已經很接近第二重了。

不過眼下的局面,周元看上去的確很不妙。

“這個祝岳,怎麼突然跟吃了藥一樣!”沈萬金叫嚷道,眼中滿是急色,這眼看着周元就要趕超祝岳了,結果祝岳突然又爆發了。

而且這次爆發的速度,簡直讓人絕望。

喬修也是遺憾的嘆了一口氣,道:“周元師弟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畢竟他才修煉多久,若是再給他一些時間,修成第二重,也是指日可待。”

在不遠處,夭夭望着這一幕,眉尖輕蹙了一下。

大樹上,盤坐的宗冥長老眼神淡淡的掃了祝岳一眼,眼神深處掠過一抹精芒,他顯然是察覺到了什麼,而就在他手掌微微抬起,打算說點什麼時,他忽然輕咦了一聲。

他的目光,看向了那被祝岳遠遠甩開的周元,眼中浮現了一抹饒有興趣。

因為這一刻,他感覺到周元體內的源氣,似乎也是劇烈的波動了起來。

顯然,他並沒有因為祝岳突然的爆發而放棄。

青山上,周元身影如電,他望着前方爆發的祝岳,臉龐上並沒有出現半點的失措,反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

他能夠感覺到,眉心神魂的脹痛感,越來越劇烈。

那是神魂將要從虛境大圓滿突破到實境的跡象。

其實早在前些天,他就察覺到神魂將要突破,不過為了穩妥,他稍微壓制了一下,而如今,則正是時候了。

在其眉心間,神魂盤坐,神魂的上方,聖魂晶盤旋着,散髮着聖光,不斷的淬煉着神魂。

而此時,神魂那有所虛幻的身影,卻是在漸漸的變得凝實,看上去,猶如真實一般,而且,神魂之力,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暴漲。

周元的周身,無形的神魂之力震動着,隱隱間仿佛是捲起了風暴。

那一瞬間,周元能夠感覺到他的感知,變得更為的敏銳,天地間的萬物,似乎都是變得更為的清晰,能夠以更為本源的面目,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甚至在那前方,那被雲霧包裹的祝岳,都是出現在了他的感知中。

他能夠感覺到,祝岳周身的雲霧,似乎有着一點赤紅光芒,隱隱顯得狂暴。

“原來如此...”

周元眼中泛起一抹冷光,這祝岳速度忽然變快,應該是使用了某種丹藥,強行催動了化虛術,故而他才能夠展現出這種速度。

“這就是實境神魂麽...”

周元眼神清明,不過此時也來不及去感受實境神魂的妙處,他心念一動,只見得眉心的聖紋落入雙瞳深處。

“破障聖紋!”

周元心中一聲低喝,眼瞳深處,古老的聖紋緩緩的轉動,有着一股奇特的力量陡然間爆發出來,體內的一切,仿佛都是在此時被探明。

在神魂踏入實境後,周元所施展的“破障聖紋”,顯然也是變得更為的精妙與厲害。

而在破障聖紋的探視下,周元能夠隱隱的看見,在他的體內,有着一道道光點,忽然的變得若隱若現起來...

那些光點,總共十四道。

此時的周元體內的竅穴,打通了五十八道,而若再加上這十四道,那就剛好七十二道...

而打通七十二道竅穴,便能夠真正的踏入化虛術第二重。

“雖說一個個打通的話,更為的保險,但眼下,也只能一步到位了。”周元喃喃道。

他體內的源氣,伴隨着心念一動,便是洶涌席卷,最後直接是沿着經脈呼嘯,對着那十四道竅穴,依次的衝擊而去。

噗!噗!

源氣過處,竅穴被輕易的打通。

十四道竅穴,不過短短數息,便是盡數的被源氣貫通。

七十二道竅穴,徹底打通。

雖說這一口氣打通的十四道竅穴還未曾以雲霧精氣灌註打磨,但此時的周元,化虛術已是能夠勉強的達到第二重。

這已經足夠了。

周元目光抬起,他望着前方那一道急速對着山頂掠去的身影,嘴角緩緩的掀起一抹弧度。

“祝岳,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化虛術第二重吧!”

周元的腳掌,猛然一跺,虛空一震。

再然後,那青山周圍無數道目光便是帶着驚駭的看來,因為他們見到,周元的身軀,竟是在此時漸漸的虛化,猶如是化為了一道薄薄的霧氣身影。

粗略看去,僅僅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輪廓。

嘩然聲,便是爆發開來。

“什麼?周元的身體完全虛化了?!”

“怎麼可能?!完全虛化可是必須化虛術第二重才能夠做到的!”

“雖然是不太可能,但事實似乎就在眼前...”

“我的天...”

“......”

一道道驚駭欲絕的聲音響徹而起,所有人都是目瞪口獃的望着那道虛化成霧氣般的身影。

韓秋水小手捂住了紅唇,嫵媚的俏臉滿是震驚,一旁的顧紅衣,也是美目閃爍着光彩,心潮澎湃。

“小元哥厲害了。”沈萬金獃獃的道。

喬修也是吞了一口口水。

“這家伙...”那楊修的神色,也是在此時變得凝重了許多。

一旁的陸風,雖然沒有說話,但雙目也是微眯起來,此時的周元,終於是讓得他隱隱的有了一絲危險的感覺。

在那漫山遍野的驚駭目光下,周元的身影,徹底的虛化,最後腳尖一點,便是化為一道模糊的影子,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疾掠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