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澗中周元為十數人一起打通竅穴的事,在短短小半日的時間中,便是傳遍了整個外山,頓時無數弟子為之嘩然,皆是感到難以置信。 更新最快

特別是一些修煉過化虛術的弟子,更是瞠目結舌,他們知曉化虛術最難的便是感應竅穴,這需要大量的時間慢慢感應,可如今距離選山大典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了,所有人都在加緊的提升實力,所以時間,無疑就變得極為的寶貴了起來。

之前對於此事,眾多弟子都是抱着戲謔的心態,顯然只是將其當做一場鬧劇,但誰都沒想到,這場所謂的鬧劇,最後會變成這樣...

而如今,山澗中發生的事,已經徹底證明瞭周元竟然真的擁有着幫人打通竅穴的能力...

於是,諸多修行了化虛術的弟子,都是蠢蠢欲動。

...

後山,講堂。

祝岳正在跟諸多弟子講解着,突然感覺到外面有些騷動,當即眉頭微皺了皺,不過還不待他出聲,便是有人沖了進來,失態的喊道:“那周元竟然一次性幫十多位弟子打通了竅穴!”

嘩!

講堂內一片嘩然,諸多弟子都是目瞪口獃。

之前聽祝岳的那番話,他們已是認定周元不過是個騙子而已,但哪想到,他還真的成功了...

講堂內,諸多弟子面面相覷,最後眼神有些古怪的看向了場中的祝岳。

祝岳明顯也是愣了愣,然後那面色便是變得極為的陰沉下來,嘴角微微哆嗦着,顯然心中已經暴怒。

不過最終他還是深吸一口氣,壓制着心中的驚怒,寒聲道:“哼,那小子不過是找了一些人串通好演戲罷了!”

這個時候,無論如何都不能承受那周元本事比他強。

但這一次,眾多弟子都是沒有再出聲,反而目光閃爍着。

他們都清楚,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周元基本不可能作假的,祝岳眼下的言語,只是強辯罷了。

如此說來的話,那周元,竟然真的擁有着驚人的能耐,讓得人在一個月中,修成化虛術第一重嗎?

眾人心跳加快了一些,若是如此的話,豈非就比別人更領先了一步?

而且,聽說周元那裡,每日只是三枚源玉,相比祝岳的一日五源玉,顯然是更有性價比。

講堂內,氣氛詭異,不過雖說很是心動,但暫時還沒人表態,畢竟祝岳就在上面盯着,他們也不太好將其得罪。

怎麼說這都是一位內山弟子。

而就在氣氛僵硬間,那先前進來喊話的人又是道:“聽說那周元設定了名額,只收一百人,滿了就不再教授了。”

轟!

此言一齣,很多人頓時坐不住了,如今外山諸多弟子中,修行化虛術的人遠超一百,若是被別人搶先了的話,那他們豈不是就沒戲了?

祝岳額頭上青筋跳動,眼神如刀般的看向那喊話的人。

後者脖子一縮,趕緊逃了出去。

不過此時講堂內的人心,已是騷動起來,再難壓制。

“哎喲,肚子疼,我得去個廁。”忽然有着一名弟子捂着肚子,面色蒼白的站起來,然後就踉踉蹌蹌的對着講堂外跑去。

“我也忽然感覺有點不太舒服,怕是昨日切磋時被打出內傷了,我先去休息一會。”另外一名同樣機敏的弟子也是虛弱的道。

“來來,好兄弟,你怎麼這麼不小心,我扶你去休息。”

“......”

講堂內,頓時一片騷亂,各種藉口橫飛,然後一個個弟子看也不敢看祝岳,開始腳底抹油。

短短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原本還擁擠的講堂內頓時空蕩了一大半。

祝岳望着這些飆演技的家伙,氣得渾身都在發抖,他如何不知道,這些王八蛋一齣了這個門,恐怕就直接奔周元那裡去了。

“大哥,怎麼辦?”祝峰也是面色蒼白的望着這一幕,他沒想到周元竟然真的這麼狠,一下子就將他們逼到了這般狼狽的地步。

祝岳死死的咬着牙,眼中掠過一絲後悔,若是早知道這周元如此的麻煩,當初就不為了祝峰那點破事得罪他了。

不過他也知曉現在後悔沒有作用,當即眼神變得凶狠起來。

“周元,你敢斷我財路,那就別怪我了!”

他費了好大的心思,方纔得到這個來外山教授源術的美差,如今卻是被周元徹底攪黃,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將這口氣給咽下去。

不然的話,此事傳回內山,他祝岳怕就要成為一個笑柄了。

...

源源不斷的有着外山弟子趕往山澗,溪畔已是一片混亂,周元立於後方,收人的事情,則是交給了沈萬金去做,喬修也是在一旁帶人協助。

一百人的名額,短短不過半個時辰,便是只剩下十個。

然而此時,還有着許多弟子在蜂擁而來,為了爭奪那僅剩的十個名額,場面變得極為的混亂,一些弟子已是開始爭鬥。

沈萬金瞧得這一幕,眼珠子一轉,乾咳一聲,道:“既然大家各不相讓,那這最後十個名額,就以拍賣的形式吧,價高者得,底價就是每日三枚源玉。”

他也看得出來,後面趕來的這些弟子,大多都是聖州本土的弟子,這些人財大氣粗,而且關鍵是之前都不相信周元,所以才會來得這麼晚。

雖然周元對他們沒什麼感覺,但沈萬金卻是覺得,也不能讓這些家伙太過的輕鬆,所以便是出了一個狠招。

而那些弟子聞言,也是惱怒的瞪着沈萬金,顯然知曉後者的企圖。

不過雖然知道,但為了那名額,卻是顧不得許多了。

“我出四枚源玉!”很快的,便是有着一名聖州本土弟子大喝道。

“我出五枚!”有人咬牙跟上,這個價格,基本都和在祝岳那裡修行一樣了,不過想想周元這裡的效率遠比祝岳那裡高,所以掏這個價格,也能夠接受。

“六枚!”但最終還是有人更狠,以六枚源玉的價格,奪得了名額。

諸多弟子望着這一幕,都是暗暗咂舌,六枚源玉一天,學完一個月,那就是一百八十枚源玉,這可真是大出血啊。

而在除了第一個名額拍出了六枚源玉外,其餘的名額,則是最終穩定在五枚源玉左右,於是,輕輕鬆松的又是一筆源玉入賬。

周元瞧得這一幕,也是暗自一笑,這沈萬金,的確很會宰人。

十個名額拍賣出去後,沈萬金宣佈收人結束。

於是在那山澗外,諸多未曾報上名的弟子,個個哀嘆連連,失望到了極致,此時的他們,方纔後悔為何之前不相信周元。

不過雖然失望遺憾,但卻並沒有人搗亂,想來在見識了周元的能耐後,這些外山弟子對他也是多了一些欽佩之意。

畢竟大家都還想在他這裡接受指點,自然也就不敢太得罪。

溪畔忙亂了許久,最終開始漸漸歸於平靜。

沈萬金喜笑顏開的奔了回來,在他的肩膀上扛着一個巨大的布袋子,布袋子中有着源玉碰撞的清脆聲傳出,極為的悅耳。

他將布袋子重重的跺在周元面前,道:“小元哥,人基本都收齊了,這裡就算是明日的學費,一共三百多枚源玉。”

說著,連他都是有些流口水,這還只是第一天,如果等一個月下來,周元幾乎都能夠收入將近萬枚源玉,這種數額,就算是對於很多內山弟子而言,都是很大一筆了。

周元也是忍不住的感嘆了一聲,這源玉來得太輕鬆了,有了這些源玉作為支撐,他也終於可以隨意的揮霍了。

周元屈指一彈,源氣自那布袋子中捲起了百枚源玉,然後飛向沈萬金,喬修等人,笑道:“今日也是麻煩你們了。”

“這點心意你們就不要拒絕了,你們知道這對我來說算不了什麼。”

沈萬金,喬修他們本要拒絕,但聽到周元的話,便是不再矯情,畢竟如今的他們,也的確是需要源玉這種資源。

“從明天開始,你們也按時來此,我會助你們修煉化虛術。”周元笑道。

喬修,沈萬金等人都是點頭應道。

周元見狀,也就不再多說,收起裝滿着源玉的布袋子,悠悠轉身,出了山澗,趕回小樓。

“如今有錢了,倒是可以頓頓吃百香樓了...”周元輕笑出聲,他倒不是貪戀美食,只是因為那百香樓的食材皆是大補,有益修煉。

漫步於山間,他也是悠悠的回到了小樓。

不過到了小樓時,他忽的一愣,只見得在那小樓前的一方石臺上,夭夭抱着吞吞優雅而坐,俏臉認真,而在她的面前,還坐着一個灰衣老者。

老者也是面色嚴肅,緊緊的盯着面前石臺上的一個玉板。

他與夭夭,皆是手持源紋筆。

周元瞧得這古怪的一幕,也是一愣,這是在做什麼?

他悄悄的走上去,目光投去,只見得那玉板上,伴隨着夭夭與老者源紋筆的落下,一道道源痕成形,猶如棋局一般,彼此吞食。

這兩人,竟然是在以源紋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