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紅衣...”

周元望着那也是選擇了這道“化虛術”的紅衣女孩,一時間也有點發愣,對方在外山弟子中,可謂是萬眾矚目,不僅自身樣貌好,而且天賦也極佳,當然最重要的是,聽說她在蒼玄宗內挺有背景,所以這也導致她幾乎成為了外山男弟子眼中最受歡迎的人。 更新最快

“你也選中它了?那你先吧。”

雖然聖州本土的弟子大多都顯得高高在上,極為的高傲,不過這一點在顧紅衣身上倒是沒看出來多少,在她的眼中,似乎對此並沒有什麼區分,所以周元主動的鬆開了手。

這裡的源術並非是一人選了其他人就沒機會,所以周元不介意女士優先。

“還挺謙讓的嘛。”顧紅衣美目瞥了他一眼,不過卻是沒接受周元的好意,而是鬆開玉指,道:“算了,還有拓印本呢。”

說完,她便是瀟灑的轉身而去,青絲掠過周元的面前,傳來幽香的味道。

不過,走出兩步,她忽然停了下來,微微偏頭,明眸看向周元,道:“不過我建議你別選這道源術。”

“為什麼?”周元眉頭微皺。

顧紅衣道:“因為那祝峰也是修行此術。”

周元眉頭緊皺,淡淡的道:“他修此術,跟我有什麼關係?難道他選擇的源術,我都不能修了?”

顧紅衣紅唇一掀,道:“那就無可奉告咯。”

看得出來,她對周元昨日當眾拒絕她的事,還記在心頭,所以直接將周元的話,原封送回。

周元望着她那修長窈窕的背影,隨着她長腿的邁動,整個第二層諸多男弟子的視線都是在若有若無的跟過去。

“女人的確記仇。”周元自語道。

不過他對顧紅衣沒啥想法,所以對她的態度也絲毫不以為意,所以很快他便是將目光轉向了面前的玉簡,伸出手掌將其握住,唇角泛起一抹滿足的笑容。

他握住玉簡,有着一些簡略的信息傳遞過來,那是租借玉簡的價格。

一天五枚源玉。

這些玉簡中,詳細的記載着修煉之法以及諸多前輩的經驗,不過即便如此,想要將其領悟修成也是極為的困難,正常的弟子,怕是要消耗不少的時間。

而這無疑會是一大筆源玉支出。

所以,更多的弟子,在選了源術後,都會在藏經樓中找尋講師,講師會給予指點,讓其修煉起來,更為的容易。

“真的貴。”周元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他如今手頭還有四十多枚源玉,看似不少,但顯然是禁不住花的。

周元握住玉簡,再度向前,不過沒走幾步,腳步就又停了下來,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一道玉簡。

“九龍典,上品小天源術。”

“源氣可化龍,霸道絕倫。”

短短的文字,卻是有着一股霸氣升騰,顯露出此術的威能之強。

周元心動不已,不過當他看到租借價格時,神色便是一凝,因為這一道九龍典,竟是需要一天二十枚源玉,是化虛術的四倍!

“該死的。”

周元忍不住咬牙的低罵一聲,最終還是忍痛的選擇暫時放棄,他打算先將化虛術修成,湊齊源玉,再來換取這道“九龍典”。

周元強行的將目光從那道玉簡上轉移開來,握住化虛術那道玉簡,轉身快步而去,來到了櫃臺處,將玉簡交給了櫃臺後的一名中年男子。

“將你的弟子令牌給我,另外化虛術,五枚源玉一天,你要租借多少天?”那名男子拿起玉冊,記載着問道。

“五天吧。”周元沉吟一下,道。

五天的時間,先嘗試一下能夠將這化虛術吃透到什麼程度吧。

那名中年管事點點頭,又道:“可要尋找修成了“化虛術”的源術講師?”

周元微微沉吟,道:“有推薦的嗎?”

小天源術都是頗為的深奧,獨自摸索的話,不僅容易走岔路,而且會消耗更多的時間,而這個時候有人指點,無疑會大大的增加效率。

所以如果條件允許的話,周元自然也打算有講師指點。

中年管事想了想,取出一個玉牌遞給周元,道:“這裡的講師,大部分都是七峰中的內山弟子,而修成化虛術的,暫時只有這一位,每一日的聽講價格也是五枚源玉。”

周元好奇的拿起玉牌,只見得上面銘刻着一個名字。

“祝岳。”

中年管事頭也不抬的道:“修煉室在藏經樓後山,你自尋去吧,記得,時間到了就必須將玉簡退還回來,不然將會強制收回,而且收取罰金。”

周元抱了抱拳,便是拿着化虛術玉簡出了藏經樓,對着後山而去。

後山之中,能夠見到一座座別緻的樓閣矗立,不斷的有着弟子來來往往,也是異常的熱鬧。

周元順着指引,最終來到了一座寬敞的樓閣前,確定了門前講師的名字,然後就邁步走了進去。

推門而入,其內極為的寬敞,有着十數道身影成環形般的盤坐,而在那眾人圍繞的中央處,一名身軀挺拔的男子,正口若懸河。

而周元的進入,打斷了他的話,而此時其他那十數道聽課的人也是轉過頭看了過來。

當他們在瞧得周元時,頓時眼神就變得玩味了起來。

周元的眉頭微皺,因為在那些人中,他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赫然就是那個在源山上,曾與他因為韓山而有過一些過節的祝峰。

在祝峰旁邊數個身位的位置,只見得顧紅衣也是盤坐着,她瞧得周元的進來,紅唇輕撇一下,這個家伙,果然沒將她的話放進耳中。

“來者何人?”在那中央位置,那名講課的男子看向周元,淡淡的道。

此人面目削瘦,眼神略顯凌厲,周身涌動着強橫的源氣波動。

“外山弟子,周元。”周元面容平靜,衝著那名男子抱了抱拳,他目光掃過祝鋒,又瞧瞧那名為祝岳的內山弟子。

兩人的模樣略微有些相似,這讓得他心中隱隱明白了為何先前顧紅衣會提醒他那句話了。

“周元?”那祝岳也是怔了怔,然後目光看了祝鋒一眼,後者也是面露冷笑的點了點頭,在之前的時候,他已是聽祝鋒加油添醋的說過這個來自偏遠大陸的小子,究竟是何等的狂傲,只是他卻沒想到,周元會跑到他這裡來求教。

“我選擇了化虛術,所以想要來這裡聽講這道源術的要點,這是五枚源玉...”周元面容平靜,不卑不亢的道。

那名為祝岳的內山弟子淡淡的掃了周元一下,嘴角隱有輕蔑浮現,淡聲道:“不用了,我這裡人滿了,暫時不收人了。”

祝鋒是他的弟弟,而周元與其有過節,所以祝岳自然也看周元不順眼。

祝岳的話傳開,引得堂內有着笑聲響起,在座的大部分都是來自聖州本土的弟子,所以他們也是戲謔的瞧着周元。

周元眉頭微皺着,顯然沒想到這祝岳竟然如此當面的針對於他。

“祝岳師兄此舉,未免有些不合規矩吧?”周元緩緩的道,所謂人滿,顯然只是說辭。

“哦?區區一個外山弟子,也有資格跟我說規矩?!”祝岳雙目微眯,嘴角冷笑浮現出來,下一瞬,一股強悍的源氣波動猛然自其體內爆發開來,形成威壓,滾滾的對着周元籠罩而去。

這祝岳實力強橫,起碼都是達到了太初境五重天的層次,遠超在場的所有人。

所以當那股源氣威壓直接對着周元席卷而去時,周元也是呼吸微滯。

吼!

不過,就在那祝岳意圖以威壓逼得周元狼狽時,周元胸膛前衣衫滾動了一下,吞吞的腦袋冒了出來,一聲低沉的吼聲,猛的自其喉嚨間傳出。

吞吞躍出,落在周元面前,小小的身軀瞬間膨脹開來,短短數息,便是化為了戰鬥形態,猙獰威武,狂暴的源氣肆虐開來,咆哮出聲。

吼!

整個堂內都是在顫抖,而那祝岳的源氣威壓瞬間被撕裂,反而是被吞吞的凶威所壓制,面色微白的連退了好幾步。

“你,你敢驅獸傷人?!”祝岳面色鐵青,厲聲喝道。

周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輕輕摸了摸吞吞的腦袋,吞吞這才睥睨的掃了那祝岳一眼,身軀迅速的縮小。

大堂內,一片狼藉,那祝鋒等弟子也是狼狽的散開,眼神驚疑不定的望着吞吞。

唯有顧紅衣端坐不動,她紅唇微啟,道:“祝岳師兄,你的拒絕並不合規矩,若是被執法知曉,你也不好解釋。”

祝岳看了顧紅衣一眼,倒是露出笑容,道:“既然紅衣師妹開口了,那這個面子我自然是要給。”

顧紅衣的長輩,可是蒼玄宗內的高層,祝岳自然不敢得罪。

他目光轉向周元,冷哼道:“看在紅衣師妹的面上,你留下吧,不過我這堂上不留畜生,所以你先將那頭畜生丟出去再來吧。”

然而,周元聞言,卻只是漠然的掃了他一眼,道:“連一頭畜生都打不過,在你這裡,能學到什麼?純粹浪費源玉。”

他嘴角掀起輕蔑,卻是懶得理會那祝岳鐵青的面色,直接抱着吞吞轉身而去。

望着他離去的身影,祝岳眼神陰沉,旋即森森的冷笑一聲。

“真是個不知好歹的東西...你就狂吧,沒有我的指點,你也想修成化虛術?”

“等你源玉耗盡,到時候,你還是得回來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