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香樓。 更新最快

這裡是外山的一座食府,對於諸多外山弟子而言,這裡是待遇極好的地方,諸多美味佳餚倒是其次,重點的是這裡的食材,皆是頗為的高級,不僅能夠滿足食欲,還能夠利於修煉。

當然了,在這裡享受也需要支付源玉,所以初期階段,能夠來這裡揮霍的弟子都是極為少數。

而此時周元,正帶着夭夭,吞吞以及沈萬金,蕭天玄等一眾蒼茫大陸的驕子在此包了一桌,算是慶祝他突破到太初境。

當然,最重要的是當他們剛纔走到門口的時候,吞吞突然發瘋一般的往裡面沖,攔都不攔不住...

“嘿嘿,這百香樓我昨天就看見了,不過進都不敢進,今日沾了小元哥的光,總算能來嘗嘗鮮了。”沈萬金笑道,滿臉油光。

如今初到蒼玄宗,大家都是一窮二白,再不是以前那種受人寵愛的驕子了,所以這種地方,他們剛開始也來不起。

周元笑了笑,笑容中透着肉痛,因為先前他點菜的時候發現,這裡的食材,基本都是以四品源獸為主料,而且一些秘制的靈湯,也是以諸多稀罕的源材作為輔料。

他在開脈期間,曾經服用過他們皇室的“九獸湯”,但與這裡的比起來,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當然,東西好,價格也貴,這一頓,足足花去了周元十枚源玉。

一想到這裡,他便是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一旁張大着嘴,搖着尾巴流着口水的吞吞一眼。

“今天小元哥可真是威風,這下子看他們還敢不敢瞧不起我們蒼茫大陸。”一旁,一名鵝蛋臉,顯得有些俏麗的少女笑着說道。

她叫做水夕,所在的家族,也是蒼茫大陸上的一方霸主。

其他人也是笑着點頭。

看得出來,他們也是徹底的放下了以往的心理負擔,開始真正的以周元為中心,顯然這兩日他們也是感覺到了,在這蒼玄宗中,競爭激烈,若是不抱團的話,也只能被別人欺負,壓榨。

而如今周元與夭夭是他們蒼茫大陸僅有的兩個一等弟子,實力最強,自然被他們當做了核心。

周元看了他們一眼,道:“沈萬金跟我說過,這兩天其他弟子抱團,唯獨我們蒼茫大陸的人沒人理會,說起來也都是因為我的緣故,讓你們受了牽連。”

他淡笑一聲,道:“我對抱團沒太大的興趣,不過我們終歸都是來自蒼茫大陸,所以若是可以,自然也會相護照顧一些。”

沈萬金舉起酒盃,率先道:“有小元哥這句話,其實就夠了。”

說著,他突然碰了碰一旁沉默着不講話的蕭天玄。

後者面色有些僵硬,抬頭看了周元一眼,猶豫了一下,才道:“在離開蒼茫大陸時,我父親說,他已送貼前往大周王朝,要與大周王朝結盟。”

周元微怔,那位聖跡城城主,竟然會這麼做?要知道聖跡城在蒼茫大陸上,實力算是排在前列,並不會比大武王朝弱多少。

而蕭天玄的父親會如此做,想來是知道他與蕭天玄間的恩怨,所以以這種方式來化解嗎?

“真有魄力,是個人物。”周元暗道一聲,這位聖跡城城主竟然會為了他,直接選擇與大周結盟,雖說聖跡城距離大周,大武遙遠,真要出事,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不過卻顯然也會成為一種威壓,令得大武對大周做什麼的時候,會有所分心。

所以,那位聖跡城城主這般作法,周元還真是不能不領情。

所以周元都是忍不住的暗嘆一聲,怪不得聖跡城能夠在那位城主的掌控下愈發強橫。

周元握着酒盃,沉吟了一下,對着蕭天玄舉杯道:“以前的恩怨,也就到此結束吧。”

蕭天玄在那聖跡之地中會和他過不去,也主要是因為那古靈的暗中挑撥,不過他後來也沒討到什麼好處,反而被周元折磨得欲仙欲死。

如今離開了蒼茫大陸,到了蒼玄宗,周元的眼界已經提高了,蕭天玄在他的眼中,也不再構成任何的威脅。

既然那位聖跡城城主有意化解兩人間的恩怨,那他也沒必要斤斤計較。

蕭天玄嘴唇動了動,但最終沒說出什麼來,只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隨着兩人杯酒解恩怨,桌上氣氛頓時就緩和熱鬧了起來,眾人也都是年輕人,遠離家鄉來到陌生地方,很快感情都是升溫起來。

桌上的美味也是被陸續端上來,大伙更是忍耐不住,開始大快朵頤。

吞吞的吃相最為的恐怖,大嘴一張,比它身軀龐大數倍的食物就被它一口給吞了...

夭夭最為優雅,只是品嘗着一些素食,對那種大葷之物,卻是不感興趣。

而隨着眾多大補的食物入肚,眾人皆是面色紅潤,身體滾燙,感覺到熾熱的源氣在體內流淌,最後迅速的涌入氣府之中。

“呵呵,周元師弟倒是闊氣,現在來百香樓消費的弟子,可是不多。”而在眾人吃得不亦樂乎間,一道笑聲,從旁傳來。

周元抬起頭,便是見到一名青年立於旁邊,面帶微笑的看着他們,正是在那源山上曾出言幫過周元的喬修。

對於此人,周元倒也是有點好感,當即起身抱拳:“原來是喬修師兄。”

同等弟子間,便是以年齡區分,這喬修的年齡顯然比周元大。

“一起坐坐?”周元看得出來着喬修過來顯然是有事要說,便是指了指身旁,道。

喬修欣然允諾,坐下來與眾人笑談了一下,然後就看向了周元,道:“周元師弟,可有興趣帶着大家加入我們?”

他沒有遮遮掩掩,而是直接道出了目的。

沈萬金,蕭天玄他們也都是安靜下來。

周元神色也沒有多少的意外,顯然是猜到了喬修的目的。

喬修笑道:“周元師弟應該知道,這外山中競爭也是極為的激烈,如今這諸多弟子間,也形成了大大小小的諸多團體。”

“抱團取暖,總比單打獨鬥好。”

“而且,聖州本土的弟子優勢太大,他們太強勢了,任何非聖州本土的弟子,都會受到他們的一些打壓。”

喬修盯着周元,緩緩的道:“據說此次選山大典,那僅有的十個金帶名額,那些聖州本土的弟子已經放出了話,他們全占了,非常霸道。”

“金帶名額?”周元眉頭微皺。

“看來周元師弟並不知道這些。”喬修一笑,道:“我們如今是外山弟子,若是通過進入了七峰,便是內山弟子。”

“而內山弟子,也有等級之分,從高到低,分為紫帶弟子,金帶弟子以及黑帶弟子。”

“等級越高的弟子,在七峰中的地位以及得到的修煉資源也完全不一樣,而每一次的選山大典,能夠進入前十的人,便是能夠直接成為金帶弟子,越過了黑帶弟子這一級。”

“而且,也只有進入前十的弟子,才有資格選擇前往哪一山修行,其他的弟子,都是由宗門來指派。”

聽到這裡,周元與夭夭的眉頭都是皺了起來,他們前來蒼玄宗,所為的就是進入蒼玄宗的聖源峰,得到蒼玄老祖封印在其中的第二道“聖紋”。

如果到時候他們被強行的分派到了其他峰,那豈不是就沒戲了?

周元雙目微眯,這樣看來...這選山大典前十的名額,他與夭夭,都必須占一個了...

如此的話,他們就得從那些聖州本土弟子那裡,虎口奪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