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嘩!

巨大的源山上,一株株天源花搖曳着,金光一圈圈的綻放出來,令得這些天源花看上去猶如黃金所鑄一般,絢麗至極。 更新最快

幽香散髮,瀰漫天地。

天源花根須扎入了源山深處,不斷的吸取着源山之中的源氣,那金色的花朵冉冉綻放,下一瞬間,花朵噴發,只見得磅礴的精純源氣呼嘯而出。

這些源氣,磅礴而精純,其中飄蕩着諸多金色的花粉,帶着異香。

“好精純的源氣!”周元望着那源源不斷從天源花中噴發出來的源氣,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色,他能夠察覺到,這種源氣比天地間的源氣,更為的精純。

嗡!

瀰漫著金色花粉的源氣,散髮出來,不過就在其要擴散出修煉台時,那一座座修煉臺上,忽有光紋散髮出光芒,最後竟是化為了一道光罩,將整個修煉台都是密封在了其中,同時也是令得這些金粉源氣,無法飄散出去。

於是,金粉源氣不斷的匯聚,竟是將其中盤坐的人影,都是漸漸的遮掩。

所有的弟子,都是在此時趕緊閉上雙目,迅速的進入修煉狀態,貪婪的汲取着這些金粉源氣。

周元的雙目也是微閉,氣府之中盤踞的通天玄蟒氣也是在此時緩緩的運轉起來,金色的巨蟒在氣府中嘶嘯,吸力爆發而出。

周身的金粉源氣頓時受到引動,化為了金色氣流,直接是順着周元鼻息間,迅速的涌入。

金粉源氣一進入體內,便是沿着經脈,進入到了氣府中,最後被氣府中盤踞的金色巨蟒,一口吞入。

金粉源氣迅速的被煉化,化為了一絲一縷的通天玄蟒氣。

而且,最讓得周元有些驚奇的是,隨着金粉源氣被煉化,他能夠感覺到一絲絲灼熱之感,流淌在源氣之中。

那種灼熱,猶如是在焚燒着。

周元內視的時候,能夠見到,體內的通天玄蟒氣,似乎是有着細微不可見的雜質化為煙霧升起...

而氣府中的源氣,變得更為的凝煉,通透。

“好厲害的天源花,將花粉與天地源氣融合,竟是能夠讓人在修煉的時候,還不斷的凝煉自身源氣,淬煉雜質...”周元心中忍不住的驚嘆出聲。

這種淬煉或許短時間內看不出什麼效果,可經年累月的修煉下來,那效果就相當厲害了。

相同等級的源氣若是對碰起來,就得看誰的源氣更為的凝煉與雄厚,這無疑能夠讓得蒼玄宗的弟子占據着優勢。

“真不愧是蒼玄宗,曾經蒼玄天中最強大的宗派。”

周元贊嘆不已,不論是腳下這種源山,還是這些天源花,都是需要特殊的手段打造,尋常的勢力,根本就沒資格。

而到了此時,周元更是堅信,唯有在這蒼玄宗,他才能夠真正的將自身的潛力挖掘出來。

也只有在這裡,他才能夠以最短的時間,踏入神府境,擁有着與那大武的武王相抗衡的力量。

周元的心神漸漸的凝定,開始沉浸進修煉之中。

而隨着周元進入修煉狀態,在其面前的天源花,也是在不斷的噴發著金粉源氣,令得這修煉臺中,金光四溢。

在距離周元不遠處的一座修煉臺中,金光遮掩間,夭夭則是懶洋洋的望着那瀰漫的金粉源氣,半點沒有吸收的**。

而在其懷中的吞吞,則是在此時張大了嘴巴,嘴中黑光浮現,令得其大嘴仿佛是化為了一個黑洞。

黑光涌現間,不論那天源花中噴發出多少的金粉源氣,最終都會被吞吞吃得乾乾凈凈...

吃到後來吞吞還嫌太慢,直接是跳到了那天源花上,只要花朵一噴發,它就張大着嘴巴,將其一口吞下,眯着眼睛,享受的搖着尾巴...

巨大的源山上,一座座修煉台充斥着金光,金光閃閃間,仿佛將整座大山,都是化為了黃金般的色彩。

時間漸漸的流逝,很快便是兩個時辰過去。

兩個時辰後,天源花的噴發終於是開始減緩下來,修煉臺中的金光漸漸的變得黯淡。

不過此時的眾人正嘗到甜頭,哪裡願意停止,當即一些弟子便是取出了源玉,然後將一枚源玉拋向了天源花。

而就在源玉接觸到天源花時,只見得那花朵上,竟是裂開了一道縫隙,猶如一張嘴一樣,竟是一口就將源玉給吞了。

而吞了源玉後,原本還顯得有些萎靡的天源花頓時再度金光璀璨,大力的汲取着源山中的源氣,噴發出來。

到得此時,眾多弟子方纔明白,這源玉有多寶貴了...

只要有着足夠的源玉,幾乎可以令得這天源花不簡單的噴吐着源氣,那修煉速度,自然比旁人更快。

這個時候,眾人不由得有些同情那韓山了,因為他這個月的源玉都輸光了...

周元也是睜開眼睛,微微沉吟,便是毫不猶豫的掏出了一枚源玉,將其喂給了面前的天源花。

在先前的修煉中,他隱隱的感應到了“太初天”的存在,只要感應成功,那麼他就能夠真正的踏入太初境。

嘩嘩!

吞食了源玉,天源花也是再度開始不知疲倦的汲取着源山中的源氣,最後混雜着金粉,猶如金色煙霧,將周元的身形掩蓋。

在吞噬了一枚源玉後,天源花繼續支撐了一個時辰。

而周元的身影,就在金粉源氣中,若隱若現。

他的雙目緊閉,神魂卻是仿佛處於飄飄蕩盪的渾噩之中,他能夠感覺到冥冥中的一絲感應,而神魂,便是順着這一絲感應攀爬着。

這種情況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直到某一刻,神魂仿佛是撞到了什麼東西。

周元的神魂一震,猛的清醒過來,再然後,便是見到眼前的世界,陡然出現了變化...

出現在他眼中的,似乎是一片神秘的天地,其中充滿着一種混沌般的氣息,氣息涌動着,散髮着古老。

“這裡是...太初天?!”周元神魂微震,已是明瞭過來。

那麼這些混沌般的氣息,就是那所謂的太初氣?!

汲取此氣,就可改造自身氣府,令得氣府漸漸蛻變,化為神府!

一股欣喜,涌上心間,周元知曉,當他的神魂進入到這片神秘的太初天時,也是說明,他終是真正的踏入了太初境!

“神魂接引太初氣,改造氣府換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