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自那修煉臺上站起的時候,所有人都是察覺到他的氣勢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起來,一些眼力不弱的弟子都是眼目微眯,有些驚異,因為從這股氣勢他們就感覺得出來,周元必定是經歷了諸多戰鬥。 更新最快

那種氣勢,唯有在不斷的戰鬥中,方纔能夠磨練出來。

“不過可惜,終歸只是準太初。”一些人暗暗搖頭。

畢竟兩者間差距太大了。

轟!

在那山間,韓山眼神狠辣的望向周元,他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猙獰,緊接着,雄渾的源氣,便是猶如火山一般自其體內爆發出來。

源氣滾滾,攪動着風雲,太初境二重天的強橫,顯露無疑。

諸多三等弟子都是微微變色,顯然是察覺到了那種強橫的源氣威壓。

這韓山,雖然凶狠,但的確是有些能耐。

“呵呵,陸風,你說他們誰能勝?”山頂處的修煉台,一名一等弟子對着旁邊的陸風笑問道。

陸風神色淡然,眼皮微垂,根本就沒多少的興趣看這種爭鬥,隨意的道:“韓山雖然在聖州年輕一輩只能算做中等,但要對付一個準太初,還是沒什麼壓力的。”

“這種戰鬥,本就沒什麼看頭。”

那一等弟子好笑道:“這樣說來,那周元還真是打算訛詐了那三十枚源玉當補償了?”

陸風淡淡的道:“我可沒心情關註這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顯然在他看來,不論是韓山還是周元,都並沒有資格讓他過多的關註,這不過只是一場小打鬧而已。

那不遠處,顧紅衣玉手托着香腮,她瞧得氣勢開始變得凌厲起來的周元,倒是有了一點興趣,道:“這小子,莫非還真是有點手段?”

轟!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中,韓山周身源氣咆哮,下一瞬,他腳掌一跺,地面崩裂,而其身影,則是化為一道光影暴射而出,直指周元。

滾滾源氣,宛如風暴纏繞在其周身,空氣都是在其腳下炸裂。

“一招,就要你狼狽的滾下去!”

韓山眼神凶狠,五指陡然緊握,體內的源氣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氣勢凶悍無匹,連一些二等弟子,都是忍不住的變色。

韓山這一拳,顯然是毫無保留。

周元立於修煉臺上,他望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光影,凶悍的源氣衝擊,已是開始撲面而來,凌厲如刀鋒。

“太初境二重天...”

周元年輕的臉龐沒有半點的波動,旋即他輕輕一笑,道:“當初在那大周城城牆上,想要斬殺那太初境二重天的家伙,可是傾盡了我所有的底牌...”

“而如今麽...”

他的眼中,有着冷冽浮現。

周元的五指,也是在這一瞬間陡然緊握,氣府之中盤踞的金色源氣,在此時轟然爆發。

他五指緊握,只見得鱗片陡然蔓延出來,幾乎是籠罩了整條手臂,而且,那種鱗片,再不是以往的那種金色,而是呈現真正的紫金色彩!

玄蟒鱗第三重,紫金鱗!

在經過那聖血的洗禮之後,周元的玄蟒鱗就已真正的圓滿,能夠化為紫金色彩...

一股狂暴得讓周元都微微心驚的力量,在此時在體內瘋狂的暴動着,紫金鱗所帶來的力量增幅,遠非以往的金色玄蟒鱗可比。

嘶!

隱隱有着嘶嘯聲爆發,所有人都是見到,金色的源氣自周元天靈蓋衝天而起,竟是隱隱間化為了金色巨蟒般的虛影。

而仔細看的話,則是會發現,那金色巨蟒的頭部有着兩個鼓鼓的小包,而腹部位置,也是隱隱有着爪子浮現。

金色巨蟒長嘯出聲,隱約的,竟是有着絲絲的龍吟之聲。

金色源氣所化的巨蟒,籠罩着周元的身軀,他忽然動了,直接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一步跨出。

砰!

空氣爆炸,周元的身影猶如是帶起了音爆聲。

他的身影,在腳步踏出的瞬間就已消失不見,而下一瞬,所有人都是眼瞳一縮的見到,周元的身影,直接是出現在了半山腰處的半空處。

與那韓山,不過數丈距離。

“好快的速度!”此起彼伏的驚呼聲響起。

所有人都被周元突然的爆發嚇了一跳。

“區區準太初,在這裡跟我裝什麼蒜!”韓山面目猙獰,也是一聲厲喝,體內源氣運轉。

“虎嘯鎮山印!”

他一拳轟出,雄渾的源氣隱隱間仿佛是化為了巨虎虛影,虎嘯震耳欲聾,煞氣逼人,凶悍無匹。

咆哮的巨虎虛影倒映在周元的眼瞳中,他忽的輕吐了一口氣,心念一動,只見得那通天玄蟒氣呼嘯而下,那蟒腹之下的爪子探出,最終與周元那佈滿着紫金鱗片的拳頭重合在了一起。

那一瞬間,空間微微震動。

周元面無波瀾,一拳轟出,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與那韓山凶悍無匹的拳印,重重的撞擊到了一起。

簡簡單單的一拳,卻是蘊含了紫金鱗與六品通天玄蟒氣的所有力量。

轟!

肉眼可見的衝擊波炸裂開來。

半空中,註視着兩人交手的陳猿,瞳孔忽的一縮。

漫山遍野的目光,都是帶着震驚的望着那衝擊擴散的源頭,只見得那裡,周元覆蓋着紫金鱗片的拳頭,直接是一拳摧枯拉朽般的貫穿了下去。

砰!

咆哮的巨虎虛影,瞬間被蠻橫撕裂。

一股狂暴的力量炸開。

那韓山的眼中,有着難以置信涌現出來,因為他感覺到,一股無法形容的狂暴力量,排山倒海一般的涌來,將他的所有力量,以最為霸道的姿態,生生摧毀。

他那太初境二重天的源氣,竟是絲毫無法阻攔!

“怎麼可能!”他駭然失聲。

“咚!”

空氣炸裂,那覆蓋着紫金鱗的拳頭,宛如一抹驚鴻,穿透了所有的防禦,直接落在了韓山的胸膛上。

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韓山的胸膛都仿佛塌陷了下去,身體瞬間倒飛了出去,猶如滾地葫蘆一般,轟轟的從那山腰處,帶起漫天的煙塵,一路滾到了山腳。

滿山寂靜。

一道道震駭的目光,望着那半空中,保持着一拳轟出姿勢的周元。

周元眼無波動的望着那被他一拳從山腰轟到山腳的韓山,方纔將先前未曾說完的話,徹底的落下:“現在...一拳足矣。”

寂靜的源山上,那坐在山頂修煉臺上的陸風,微閉的眼睛微顫,終於是睜了開來。

顧紅衣的俏臉上,也是流露出了一絲驚訝。

其他人,更是瞪大了眼睛,誰都沒想到,太初境二重天的韓山,竟然在周元的手中,連一拳都沒撐過去...

他們原本以為,起碼會有一場還算激烈的交手。

但卻未曾想,戰鬥,結束仿佛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