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中,隨着穆無極先前的話音落下,氣氛頓時變得沉重了許多,其他的那些驕子,即便是蕭天玄這等人,都是面龐緊繃,眼神有些忐忑。 更新最快

在蒼茫大陸的年輕一輩中,他們的確算是佼佼者,可以後他們的競爭對象,同樣是其他大陸上的佼佼者,甚至,來自聖州大陸本土的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

先前穆無極都已經說過了,天下氣運十分,聖州大陸就獨占六分,可以想象,那裡的年輕一輩,顯然將會更為的厲害。

他們離開蒼茫大陸,前往那心目中的修煉聖地,家族中的人都是對他們抱以厚望,若是到時候連正式弟子都無法成為的話,那對他們的自尊心顯然會是極大的打擊。

穆無極看了眾人一眼,也沒有出言安慰,因為蒼玄宗挑選弟子也是極為的嚴格,並不是誰最終都是能夠成為正式弟子,這之間自然是有人笑有人哭。

“當你們抵達蒼玄宗後,所有的新弟子,都會分出等級,以一等弟子,二等弟子,三等弟子區分…”

“有區別嗎?”周元問道。

“當然有區別。”穆無極一笑,道:“一等弟子,不僅有獨立的居所,而且所住之地,刻畫着源紋結界,天地源氣雄渾,遠勝其他弟子,在此日夜居住,自然是好處多多。”

“而且,一等弟子,每周都會由宗門賜下一袋五品源食“天心淬體谷”,日日食用,自可淬煉肉身,加快源氣修行速度,而其他的各種修煉資源,同樣也遠超尋常弟子。”

“五品源食?!”

聽到這四個字,就連周元都是忍不住的驚呼出聲,呼吸變得熾熱起來。

要知道,周元在黑淵中費盡心機為大周搞來的“火靈穗”,也不過才只是四品源食,而他在大周平日里食用的“玄晶米”,更是只有二品。

可即便如此,也是令得他獲益不小,他能夠在短短兩年時間走到今天的地步,自身天賦與努力雖是主因,但這外部的修煉資源,也不可忽視。

所以,當他聽見在這蒼玄宗,竟然能夠以五品源食為食時,方纔會如今的震驚。

因為他實在無法想象,長期食用那“天心淬體谷”,究竟能夠帶來多大的好處。

穆無極笑眯眯的看着眾人,最後目光停留在夭夭絕美的臉頰上,道:“不過你們這裡,恐怕能夠被評為一等弟子的,也就只有夭夭了。”

雖說夭夭毫無源氣,但穆無極卻是能夠感覺到她神魂的強大,那起碼都應該是達到了實境中期。

“而你麽..”穆無極瞧着周元,戲謔的道:“只論錶面等級的話,恐怕你連三等弟子都排不上…”

不過穆無極也知曉,周元戰鬥力強橫,如果真要鬥起來,不見得就會輸給那些達到太初境二三重天的驕子,畢竟他在天關境中期的時候,就已經打敗了太初境一重天的武煌。

周元無奈的笑了笑。

“對了,將那位老先生給你的令牌拿出來吧。”穆無極忽然道。

周元一怔,然後明白過來,他說的是那位將蘇幼微帶走的老先生。

周元從乾坤囊中將那枚令牌取出,遞給穆無極,疑惑道:“這有什麼用?”

穆無極接過令牌,笑道:“有了這枚令牌,就算你是個廢人,也能直接享受一等弟子的待遇。”

此言一齣,蕭天玄等人,頓時目光火熱的瞧得那枚令牌,眼中充滿着艷羡。

周元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那位老先生的面子竟然如此之大。

“穆師叔知道那位老先生的來歷嗎?他也是蒼玄宗的人?”周元忍不住的問道,因為當日自那老人家離開後,他方纔恍然過來,這個老頭跟他繞了半天,最後竟然連帶蘇幼微去了哪裡都沒告訴他!

顯然,那老頭就是故意的。

穆無極搖了搖頭,道:“那位老先生並非我蒼玄宗人,而是來自“混元天”。”

“混元天?”周元一怔,他如今自然也是知曉,那混元天,乃是五天之中最強大的地方。

“這樣說來,幼微也是去了混元天嗎?”周元有些噓唏,這可真是分隔兩界,未來想要再見,也不知道是何時何地。

穆無極目光看向其他人,道:“所以你們莫要以為被我選中就可順利進入蒼玄宗,若是懈怠了修煉,到時被淘汰,也就怪不得誰了。”

聽到穆無極的警告,諸位驕子心頭一凜,知曉他們這段時間太過的放鬆,以至於連修煉都是有所懈怠,於是當即不敢怠慢,紛紛恭敬應是。

...

明月高懸。

巨船自高空平穩的疾掠而過,在那船頭處,有着數道身影圍着酒桌靜坐,正是周元,夭夭,綠蘿,左丘青魚,甚至連那甄虛,李純均以及寧戰都是在此。

原本周元只是叫了綠蘿,左丘青魚趁還沒到聖州大陸各奔東西前聚聚,結果沒想到連甄虛,李純均甚至還不是太熟的寧戰都是湊了過來。

顯然,不管以往各自在蒼茫大陸上有着什麼名聲,但他們都明白,當抵達聖州大陸後,他們以往的光環都將會失去。

未來的路,也得靠他們自己去走,而究竟是再度攀上頂峰還是歸於平凡,誰也不知曉。

三個女孩在一旁輕笑,周元則是端起酒盃,衝著李純均一笑,道:“早就想跟你道個謝了,那聖梯上,若不是你相助一力,怕是要讓武煌奪了頭籌。”

在那聖梯最後一點距離,李純均出劍助了周元一臂之力,助他追上了武煌,共同登頂。

李純均那纏繞着黑布的眼睛“看向”周元,也是舉杯一飲而盡,聲音沙啞的道:“因為只有你能夠做到,武煌很強,我斬不了他的肉身。”

“你若是想要謝我的話,未來有機會,就讓我好好的試試我的劍吧...”

周元一笑,爽朗的道:“隨時奉陪。”

寧戰聞言,雙目明亮,忍不住的道:“到時候也跟我戰個痛快吧!”

“現在都行。”周元笑道。

寧戰一滯,搖搖頭,道:“現在我恐怕打不過你,你比跟武煌交手時更強了。”

他雖是武痴,但卻有着極為敏銳的感知,所以他知曉,現在的周元,比與武煌交手時,強了不止一個檔次。

在那一旁,左丘青魚玉手托着香腮,笑吟吟的瞧着周元,道:“周元,聽說那聖州大陸上,天才俊傑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到時候,你可不要泯然於眾人,讓我連你的名字都聽不到哦。”

“聽到他的名字,難道你還能和別人說這是你選的夫婿啊?”綠蘿嘿嘿的笑道。

左丘青魚美目流轉,妖嬈嫵媚,言語大膽的道:“若是他的名字真能在那聖州大陸上都是傳開,我和別人說這是我看中的夫婿也不吃虧啊。”

“所以,周元,你可要多多努力喲。”左丘青魚笑嘻嘻的道。

周元面帶微笑,其實他知道,想來今天各位都已經從其他使者那裡知道了未來將要面臨的挑戰,所以都感覺到有些壓力。

左丘青魚雖然在挑逗他, 但言語深處,未免不是有着鼓勵的意思。

周元舉起酒盃,看向眾人,微微沉默,笑道:“各位並肩作戰過的朋友,雖然我們蒼茫大陸算是小地方,不過,當我們未來有一天站在這聖州大陸年輕一輩的時,他們就會知道,這個小小的蒼茫大陸,究竟有多了不起。”

“諸君,希望在那時,能夠再見到你們。”

月光傾灑下來,少年溫和麵容帶着從容的笑意,那眼中猶如是燃燒着不屈的火焰,令人動容。

左丘青魚眸子亮晶晶的望着此時的周元,只覺得這個平日里溫和的少年,竟是驕傲得這般讓人側目。

李純均,寧戰,甄虛三人也是感覺到體內的血液微微沸騰,然後舉起酒盃,重重碰撞在一起。

“哈哈,好,我們就來比比,看看幾年之後,我們有幾人,能夠名揚那聖州大陸!”

年輕人激昂的聲音響起,充滿着年少輕狂。

在那巨船頂樓,穆無極,宮裝美婦等幾位使者的目光,都是若有若無的掃向了下方,然後對視一眼,皆是一聲輕笑。

“真是年輕人啊...”

不遠處,那趙盤則是眼神陰冷,嘴角掀起一抹譏諷與輕蔑。

“一群不知好歹的土包子,待得你們到了聖州大陸,見識了那些真正的聖子後,就會知曉你們今日的約定是何等的可笑了...”

“周元,你放心吧...等我回宮稟明宗主後,想來我聖宮的那些聖子,會將你那可憐的自信,盡數的踐踏成碎末...”

“呵呵,那一天,還真是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