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磅礴雄渾的源氣,猶如雷暴一般,凶悍無匹的自那趙盤體內橫掃開來,這片天地仿佛都是在其洶涌源氣下微微震動。 更新最快

在場的無數驕子,都是忍不住的色變,一位神府境的強者發怒,那可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承受的。

而那股源氣威壓,直衝周元而去,所以他的感受最為的深切,在那一瞬間,他感覺自身猶如深處深海之中,恐怖的壓力自四面八方涌來,猶如是要將壓碎一般。

渾身的骨骼,都是在作響。

嘶!

周元氣府之中,通天玄蟒氣感受到壓力,發出嘶嘯聲,猛的破體而出,化為源氣巨蟒將周元護在其中,抵禦着那種可怕壓力。

“趙盤,你做什麼!”

不過,周元並未承受太久那股壓迫,穆無極震怒的聲音,便是陡然響徹。

轟!

又是一股同樣強悍磅礴的源氣自穆無極體內爆發出來,直接是迎上了趙盤的源氣威壓。

兩位神府境強者對碰,頓時間整個天地的源氣仿佛都是隱隱有些沸騰的跡象。

“哼,這小子心狠手辣,將我聖宮看中的驕子肉身斬殺,若是不懲治一番,豈不是叫人小看了我聖宮!”趙盤冷聲道。

“穆無極,我奉勸你將此子交出來,否則等我稟明宮主,到時候說不得就是我聖宮正式出面,叫你蒼玄宗把人交出來了!”趙盤語氣強硬,聲音陰厲。

自從當年蒼玄宗蒼玄老祖隕落後,蒼玄宗實力衰退,而聖宮則是如日中天,隱隱有着成為蒼玄天第一宗的跡象,故而這些年來,聖宮行事,愈發的跋扈霸道。

穆無極聞言,也是怒極而笑,道:“趙盤,你算個什麼東西,真當我蒼玄宗怕你聖宮不成?!”

“那武煌有此結果,自是技不如人,你還在這裡胡攪蠻纏,傳出去也不怕被人貽笑大方。”

其他四位使者也是眉頭微皺,顯然也是覺得這趙盤無理取鬧。

趙盤眼神一寒,道:“看來你是不想交人了,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來動手!”

轟!

只見得磅礴源氣呼嘯而出,竟是化為一隻百丈源氣大手,一把便是對着周元所在的方向抓來。

穆無極一聲冷哼,鼻息間頓時有着青色源氣噴吐而出,猶如巨大的源氣鎖鏈一般,直接是纏繞在那源氣大手之上,將其捆縛,無法落下。

“青煙縛龍術!”

與此同時,穆無極手中煙桿一抖,一道青煙升騰起來,下一瞬間,竟是洞穿了虛空一般,直接是從趙盤周身的空間滲透了出來,纏繞在了趙盤身軀上。

青煙看似稀薄脆弱,但當其纏繞上時,竟是連空間都是呈現扭曲的跡象,仿佛就算是巨龍被纏上,都是無法掙脫。

“噗!”

不過,就在那青煙捆縛住趙盤的身體時,他的身體忽然扭曲起來,最後噗的一聲,化為一道影子,緩緩散去。

“哼,早知道你穆無極縛龍術的名頭,我怎會沒有準備?!”當其身影消失時,趙盤的冷哼聲響起。

“分影術?”另外四位使者見到這一幕,眼神皆是一凝。

這可是聖宮中頗為高明的源術,沒想到這趙盤竟然修成了。

天空上,之前那趙盤源氣所化的巨手上,忽有裂縫浮現出來,趙盤真身顯露而出,眼神陰冷的投向了不遠處的周元。

“我看今日,誰能救你!”

趙盤陡然化為一道光影暴射而出。

望着那直接破空而來的趙盤,周元面色也是微變,眼中滿是寒意,他沒想到這個趙盤竟然能夠不要臉到這種程度,以神府境強者之尊,來對付他一個初入太初境的小輩。

“覆空手!”

趙盤手掌伸出,掌心有着磅礴源氣匯聚,陡然拍下。

頓時那掌心在周元的眼中仿佛陡然放大,甚至連天空都是被覆蓋,猶如是遮蔽了周元的所有退路。

在周元身旁的夭夭,俏臉極為的冰冷,她胸脯輕輕起伏,顯然心中動了真怒,那光潔眉心處,隱隱都是有着光芒浮現。

不過,就在此時,周元忽然握住了夭夭那冰涼如玉的小手。

他看着夭夭那冰冷的眸子,微微搖頭,然後伸出手臂攬住了她那纖細腰肢,身形陡然暴退,與此同時,他眼目之中,聖紋轉動起來。

“哼,覆空手一齣,天地封閉,你如何逃出我的掌心?”趙盤譏諷道,看向周元的眼神中充滿着貓戲老鼠般的戲謔。

周元沒有回答,他知曉神府境強者的強橫,所以並沒有要硬憾的想法,眼中古老聖紋轉動着,原本眼中那被封閉的天地,似乎都是變得模糊了許多。

一些破綻浮現出來。

周元腳踏龍步,猛的暴射而退。

呼!

周元步伐斜退數十步。

當最後一步落下時,封閉的天地陡然散開,那眼前遮天蔽日般的巨手,也是消失不見…

而此時,那趙盤的一掌,也是徹底落下。

他面龐上的神情陡然凝固,有些難以置信的望着周元,顯然是沒想到,先前他那勢在必得的一手,竟然被周元避開了。

“咦?”其餘數位使者,也是驚疑出聲,他們非常清楚,趙盤那一掌,神府境下,怕是無人能躲,但先前卻是偏偏被周元巧妙的避開了。

嘩!

天地間無數驕子也是嘩然出聲,震驚的望着周元。

誰都沒想到,他竟然能夠在神府境強者手下,走過一回!

穆無極身形閃掠而來,擋在了周元的前方,不過他看向周元的目光同樣充滿着驚奇,顯然不明白他究竟是怎麼躲過趙盤那一掌的。

聽得那漫天的嘩然聲,趙盤的面色青白交替,最後化為漲紅,眼中殺意暴漲。

“混賬東西,竟敢戲耍我,今日定饒不得你!”

趙盤終是咆哮出聲,惱羞成怒到了極點,他以神府境的實力對周元出手,已是丟了份,結果如今出手竟然毫無建樹,若是傳出去,怕是會成為他一輩子的污點。

轟轟!

穆無極望着那暴怒起來的趙盤,面色也是冷厲起來,周身源氣升騰,看來今日,只能先與這趙盤正面鬥上一場了。

轟!

不過,就在那趙盤暴怒咆哮,源氣瘋狂匯聚而來時,忽然間,這片天地似乎是震動了一下。

無數道目光投射而去,只見得那尚還未完全關閉的聖跡之地中,忽有一道浩浩蕩盪的流光席卷而出,化為巨手,當頭便是攜帶着恐怖的力量,鋪天蓋地的對着那趙盤籠罩下去。

與此同時,一道低沉的聲音,響徹天地。

“當年老祖隕落時,可曾說過,聖宮的雜碎,不可靠近老祖所在之地,你這小雜碎,哪來的狗膽?!”

此聲一齣,諸多驕子尚還一臉茫然,但穆無極以及其他數位使者,卻是面色驟變。

那原本暴怒咆哮的趙盤,聲音也是噶然而止,他似乎是獃滯了一瞬,緊接着就想起了什麼,面色瞬間慘白,眼中有着無法言語的恐懼涌出來。

“蒼,蒼玄老祖?!”

趙盤駭然失聲。

下一瞬,他毫不猶豫的掉頭暴退,猶如喪家之犬一般。

因為他知道他惹出了一個多麼恐怖的存在,即便那位存在已經隕落,但在他所隕落之地,依舊有着執念存在。

但即便只是一道執念,對於他而言,依舊是可怕無比。

轟隆!

然而,天空上那巨手卻是一掌拍下,那一掌直接是無視了空間,出現在了趙盤的身後。

轟!

天空震蕩,大手落下, 然後所有人便是見到,那趙盤的身影猶如是炮彈一般的墜落下來,砰砰之間,一座座山峰都是崩塌…

山石崩裂,趙盤直接是被掩埋了下去…

無數驕子目瞪口獃,誰都沒想到這十數息前還威猛無比的趙盤,在此時,卻是瞬間被打得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