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源氣雲朵懸浮在半空中,六道人影盤坐在上面,雄渾強悍的源氣波動若有若無的自他們體內散髮出來,震懾着整個天地。 更新最快

在這六位神府境強者的震懾下,天地間那諸多的驕子,都是噤若寒蟬,不敢顯露絲毫的桀驁,皆是乖順無比。

因為他們都知曉,眼前的六人,幾乎掌握着他們的前途。

那六大聖宗乃是蒼玄天中最強大的宗派,只要能夠進入其中修行,前途遠非留在這種大陸上可比,畢竟,六大聖宗,匯聚了蒼玄天中最好的資源以及強者。

所以,在很多人看來,就算是進入六聖宗當一個普通弟子,都要比留在蒼茫大陸上當驕子更好。

周元的目光,也是看向那六位使者,在那聖跡之地中,他已是知曉了六聖宗的信息,同時也知曉了那位赤腳大叔,便是蒼玄宗的使者。

而那名面白無須,名為趙盤,看上去有些陰厲的中年男子,便是聖宮的使者。

另外的四宗,分別是北溟鎮龍殿,問劍宗,天鬼府以及百花仙宮。

這四大宗門,在蒼玄天中也是鼎鼎大名,堪稱是巨頭般的存在。

雲朵上,那名為趙盤的聖宮使者,冷厲的目光掃視眾人,他的目光猶如刀鋒一般,諸人都不敢與其對視。

“你們雖然都是這蒼茫大陸上的驕子,不過想要入我六聖宗門下,也沒那麼容易,要知曉,蒼玄天內,大陸成千上萬,蒼茫大陸在其中絲毫不起眼。”

“其他大陸上,各種驕子,更是數不勝數,而那些地方,同樣有六聖宗的使者前去篩選弟子。”

“所以,不要以為在這聖跡之地中有所表現便可志得意滿,真要放到整個蒼玄天年輕一輩,你們還並不夠看。”

趙盤漠然的聲音,猶如一盆冷水,直接是將原本還因為在聖跡之地中表現不錯的諸多驕子凍醒過來。

周元的眉頭也是微皺了一下,因為他感覺到,那趙盤在說著話的時候,冰冷的目光似乎是在他身上頓了頓,仿佛這話是在說給他聽一樣。

不過他神色倒是沒什麼變化,不喜不怒。

“真是討厭。”綠蘿則是低聲嘀咕道。

左丘青魚看了周元一眼,悄聲道:“先前我得到消息,出手救武煌神魂的就是這位聖宮使者趙盤。”

周元眼神一凝,眼睛深處掠過一抹怒意,原來是這個家伙在搞鬼,壞了他的好事。

若不是如此,在那聖跡之地中,他就能夠徹底的斬殺武煌的神魂,將一切都收拾得乾乾凈凈,而不像現在,還落了一個尾巴。

“呵呵,趙盤使者也不必如此的嚴厲,這些小娃子,我覺得有一些倒是不錯的苗子,加以培養的話,未必不會成為宗門棟梁。”在天地間諸多驕子都吶吶無言時,一道笑聲響起,只見得那蒼玄宗的使者,穆無極輕輕磕着煙桿,笑眯眯的道。

“好了,廢話也別多說了,這就開始選拔吧。”說話的,是一名白袍男子,他面目冷肅,周身源氣顯得極為的鋒銳,在其膝蓋上,橫着一把鐵劍。

這一位,正是問劍宗的使者。

“踏入聖梯者,上前一步。”一位美婦溫柔出聲,她身穿宮袍,宮袍上,繡着精緻的百花紋,顯然便是百花仙宮的使者。

她的聲音一齣,漫天驕子中,便是有着數十道身影走了出來,赫然便是那一批踏入了聖梯的驕子,而周元,夭夭,綠蘿等人都是在列。

不過讓得周元有些意外的是,葉冥也是在此,不過另外幾人卻是沒了蹤影。

六位使者望着這數十位驕子,忽的出手,源氣席卷而出,化為大手,各自蠻橫的抓了數人,也不管他們是否願意,就丟在了身後源氣雲朵上。

於是原地很快就只剩下數道身影。

正是周元,夭夭,綠蘿這些更為出色的驕子。

“我問劍宗極於劍,你可願入?”那位問劍宗的使者,率先看向李純均,聲音都是柔和了許多,顯然是看中了後者在劍道上的天賦。

李純均輕輕點頭,道:“我願。”

他原本的目標,本來就是問劍宗。

其他諸多驕子見到這一幕,都是明白過來,這最後留下的幾人才是幾位使者關註的人,所以還主動詢問,不像之前那些驕子,根本都不需要理會他們的心意,直接隨意劃分就了事。

但就算這樣,眾多驕子也是羡慕得緊,畢竟他們連讓人家隨意劃分的資格都沒有。

“你之前所修的閻羅宗,乃是我天鬼宗曾經的一名執事所創,如今你可願入天鬼宗?”那鬼氣森森的黑袍人,看向了甄虛,道。

甄虛面容恭敬的點頭。

“這兩個小丫頭倒是很不錯,要不就都入了我百花仙宮吧?”那名美婦則是笑吟吟的看向了綠蘿與左丘青魚。

綠蘿與左丘青魚對視一眼,再瞧得其他使者也沒說話,於是也是俏生生的對着那位美婦行了一禮。

那美婦微微一笑,美目又是看向了周元身旁的夭夭,道:“這個小女娃也是讓我喜歡得緊…”

雖然夭夭源氣稀薄,但美婦一眼就看了出來,前者神魂修為極強,若是專修神魂的話,未來指不定也是能夠成就不凡。

“咳,商羽使者,兩個就差不多了。”穆無極咳嗽了一聲,道。

其他的使者也是點點頭,讓百花仙宮收走兩個,主要是他們懶得與一個女子相爭,畢竟百花仙宮比較特殊,只招收女弟子。

瞧得其他使者都是反對,那名為商羽的美婦,也只好遺憾的搖搖頭。

接下來一番挑選,那寧戰入了北溟鎮龍殿。

“葉冥,你便入我聖宮吧。”而此時,那聖宮使者趙盤忽的看向了葉冥,淡淡的道。

天地間諸多驕子有些騷動,皆是感到不滿,畢竟這葉冥乃是東玄大陸的人,此次插足他們蒼茫大陸,本就不合規矩,沒想到眼下,竟會被聖宮使者看中。

不過對於他們的騷動,趙盤看都未曾看一眼,只是瞧着葉冥。

葉冥微微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點點頭,這聖宮如今在蒼玄天中如日中天,能夠進入其中修行,倒也是一個極好的選擇。

穆無極吞吐着青煙,笑着看了周元一眼,然後對着一旁的夭夭道:“你願意入我蒼玄宗嗎?”

夭夭無所謂的點點頭。

於是這樣下來,就只有周元一人了…

天地間所有目光都是看過來,誰都知道,周元是此次聖跡之地中最出類拔萃者。

果然,穆無極笑道:“周元,作為此次聖跡之地中登頂聖山者,你可自由選擇入哪一宗。”

天地間安靜下來,都是等待着周元做出選擇。

但就在周元將要開口的時候,那聖宮使者趙盤忽然淡淡的開口道:“周元,若是你入我聖宮,你斬殺武煌肉身之事,我聖宮就不與你計較。”

“而且你應知曉,我聖宮如今才是蒼玄天中最強的宗派,只要你進入聖宮,自會受到栽培。”

趙盤目光居高臨下的看着周元,他的語氣略顯輕挑傲然,因為在他看來,他算是給足了周元面子,而且還主動拋出了橄欖枝,若是那周元聰明的話,就應該知曉如何選擇。

其實他會如此說,倒並不是多看重周元,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的蒼茫大陸上的驕子選拔而已,他之所以會開口,只是因為知曉穆無極看重周元,而他偏偏要作祟一下,噁心噁心穆無極。

果然,他話一落,那穆無極面色頓時有些難看,惱怒的盯着他。

“嘿,還計較?自身沒本事被斬了肉身,你找誰去計較?”穆無極冷笑道。

趙盤也不理會他,只是俯視着周元。

那一道道目光,也都是看向周元。

在那眾多視線註目下,周元也是一笑,他抬頭望着那趙盤,道:“使者的看重,周元心領了,不過聖宮門檻太高,我怕是高攀不上了。”

說完,看向穆無極,道:“我願入蒼玄宗。”

他的聲音迴蕩開來,

而那趙盤的面色,陡然間變得陰寒下來,眼中有着震怒浮現,下一刻,他猛的一步踏出,頓時間狂暴的源氣威壓便是鋪天蓋地的對着周元籠罩而去。

“好個不識抬舉的東西!”

“既是如此,那我就來和你算算斬殺武煌肉身的事!”

他那森寒的聲音,也是響徹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