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這道聖紋竟然如此的厲害。 更新最快”周元震撼半晌後,漸漸回神,由衷的感嘆道。

這道聖紋,能夠窺破諸多源術的破綻,讓他以最小的力量,破解對方的源術,這種能力,簡直神乎其神。

之前與武煌大戰,如果不是聖紋能夠窺破對方源術間的破綻,以小破大,周元想要取勝,必然還要付出更為慘烈的代價。

所以當周元聽到這道聖紋竟然源自“蒼玄聖印”時,方纔會感到恍然。

“這道聖紋,名為“破障聖紋”,能夠窺探萬物破綻,它是我從“蒼玄聖印”上剝離而下的四道聖紋之一。”蒼玄老祖淡笑道。

“剝離的四道聖紋之一?”周元敏銳的察覺到了關鍵詞。

“當年我被聖族大能伏擊,他們試圖奪取我所指掌的“蒼玄聖印”,但卻沒料到我早有準備,將“蒼玄聖印”本體封印,並且將其上的四道聖紋剝離,減弱“蒼玄聖印”的力量,令得聖族無法感應其位置。”蒼玄老祖點點頭,道。

周元暗暗咂舌,原來類似這種神秘聖紋,竟然一共有四道。

光是這一道“破障聖紋”就如此的厲害,真不知道另外三道,又具備怎樣的力量?

蒼玄老祖笑眯眯的望着周元,忽然語重心長的道:“小伙子啊,我觀你天賦清奇,現在有一個重任要交給你。”

周元感覺到有些不妙,道:“前輩您不會想讓我去找那“蒼玄聖印”吧?”

“聰慧。”蒼玄老祖贊嘆道。

周元頓時將腦袋搖起來,道:“前輩您太看得起我了,我一個小小的天關境,哪有資格染指這種至寶!”

他可一點沒腦抽,蒼玄聖印的確是至寶,但周元也知曉,那是一個燙手山芋,不提那聖族,就算是聖宮,在他的眼中都是無法形容的龐然大物。

一旦他得到了蒼玄聖印,萬一到時候被聖宮察覺,那所引來的禍水,顯然不是他能夠承受的。

“沒出息的小子!”

蒼玄老祖瞪了周元一眼,不過他也是有點意外周元竟然能夠拒絕,畢竟若是常人知曉了這種至寶,怕早就被沖毀了理智,滿心的貪婪想要將其獲取。

從某種角度而言,他倒是欣賞周元這份理智。

“小子,你想不想保護她?”蒼玄老祖看了一眼一旁的夭夭。

周元毫不猶豫的道:“這是我對蒼淵師父的承諾。”

蒼玄老祖冷笑一聲,道:“那你現在知曉在找她的都是什麼人了吧?那是你惹得起的?憑你也護得住?”

周元平靜的道:“我不知道能不能護得住,但我會盡我所有的力量,我答應過蒼淵師父,若是有人要傷害夭夭,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一旁的夭夭明眸動了動,輕輕掃了他一眼,紅唇微撇,道:“這一兩年下來,可都是我在保護你。”

不過雖這般說著,但那眸子中,卻是有着一抹笑意。

周元臉一紅,辯解道:“總得給我變強的時間啊!”

“這倒有點氣魄了。”蒼玄老祖一笑,然後道:“不過我得告訴你,如果“蒼玄聖印”落在了聖宮手中,那聖宮宮主就將會成為蒼玄天的天主,那個時候,他的感知將會遠超你的想象,說不定…甚至能夠發現夭夭。”

“而且,你已經得到了一道“聖紋”,所以一旦聖宮宮主得到了“蒼玄聖印”,他第一件事必然是找回四道聖紋,讓“蒼玄聖印”的力量徹底恢復。”

“而你…必然第一個被盯上。”

周元面色忍不住的一變,顯然沒想到連這道聖紋都是燙手山芋。

“前輩你不是說蒼玄聖印被你封印,誰都找不到嗎!”

蒼玄老祖淡笑道:“的確是被我封印了,但聖宮從未停止尋找,那聖宮宮主又不是廢物,這樣下去,遲早會被他感應到。”

周元無言。

蒼玄老祖瞧得面色發苦的周元,語氣放緩,道:“而且我沒讓你現在就要去找“蒼玄聖印”,你可以先將另外的三道聖紋找尋到,那樣的話,就算真的“蒼玄聖印”落在了聖宮手中,那聖宮宮主,也無法憑此成為蒼玄天的天主。”

他斜瞟着周元,道:“我就不信,你對那三道聖紋不感興趣?”

周元舔舔嘴唇,說不感興趣當然是假的,他已經體驗過這道“破障聖紋”的厲害,自然想知道另外三道聖紋,具備何等威能。

不過蒼玄的話倒也是沒錯,那聖族顯然想要抓捕夭夭,而聖宮作為聖族的走狗,一旦被他們得到了蒼玄聖印,那對於夭夭而言,將會是極大的威脅。

雖然現在的他沒實力對抗聖宮,但如果能夠給他們暗中造成一些麻煩,至少讓他們無法得到完整的蒼玄聖印,那他倒是願意。

“那,那我去哪找另外三道聖紋?”周元沉吟了片刻,終於是問道。

現在的他,還沒資格去找尋那蒼玄聖印,但卻可以把從聖印上面剝離的四道聖紋給找到。

瞧得周元終於點頭,蒼玄老祖方纔一笑,道:“那第二道聖紋,被我封印在了蒼玄宗的“聖源峰”中。”

“蒼玄宗,聖源峰?”

蒼玄老祖笑着點點頭,道:“我蒼玄宗內,有七峰,每峰弟子無數,各司其職,各修其法,而那聖源峰,便是老祖我閉關之地。”

周元道:“那我想要得到那第二道聖紋的話,就得進入蒼玄宗嗎?”

蒼玄老祖笑道:“怎麼?你還不樂意?我蒼玄宗即便不如以往,但如今依舊是這蒼玄天中最強的宗門之一。”

周元笑笑,他自然是樂意進入蒼玄宗,畢竟他行事也的確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後盾,不然到時候被聖宮對付,沒靠山他可扛不住。

“那聖源峰,當年我在隕落之前將其封印,誰也進不得,你二人到時候若是進入蒼玄宗,過了選山大典,可持我印信,進入聖源峰,破解封印,重開聖源峰。”

“好麻煩…”周元咧咧嘴,道:“您老人家是蒼玄宗開山祖師,我們持着你的印信,還不能直接找蒼玄宗的宗主,讓他允許我們進聖源峰尋找聖紋?”

“不可。”蒼玄老祖緩緩的道:“聖紋之秘,關乎重大,蒼玄宗內誰也不知,所以你們不可暴露。”

“而且…”

蒼玄老祖沉默了片刻,道:“我懷疑當年老祖我的隕落,不僅僅是外部原因…”

周元眼神一凜,難道說,那蒼玄宗內,還有內鬼?

“好危險的感覺。”

周元滿臉的苦色,然後盯着蒼玄老祖,語帶深意的道:“前輩,你囑托的事都不容易啊,不過要想馬兒跑得快,也得馬兒吃得飽啊…”

蒼玄老祖見到這個家伙竟然明目張膽的張口索要,也是忍不住的氣笑了,然後沒好氣的道:“放心,餓不死你!”

他伸出手掌,掌心有着金光匯聚而來,最後漸漸的形成了一滴金色的液體。

仿佛一滴金色的鮮血。

那滴金色鮮血一齣現,便是在天地間引來了風暴呼嘯,無數源氣席卷而來。

“這是什麼?”周元死死的盯着那滴金色鮮血,咽了一口口水。

蒼玄老祖淡笑一聲。

“這就是你們前往聖跡之地夢寐以求的東西…老祖我的一滴聖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