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廣場上,周元望着那武煌神魂消失的地方,身形也是漸漸的降落,面容平靜。 更新最快

武煌神魂能夠逃走,稍微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過所幸的是,武煌體內的聖龍之氣,被他以怨龍毒,生生的奪回來了三分之二。

失去了大部分的聖龍之氣,無疑會對武煌造成重創以及諸多後遺症。

當年武王奪了他體內的聖龍之氣,嚴格來說,應該是被一分為三,大武的“蟒雀”各得其一,還有一部分化為了大武王朝的鎮國氣運。

而如今,周元只不過是拿回了一部分而已。

周元抬起手掌,只見得掌心盤踞着一團血紅之氣,散髮着濃濃的怨憎之意,赫然便是怨龍毒。

在吸收了武煌體內那三分之二的聖龍之氣後,怨龍毒似乎變得更為的濃烈,而且其形狀,也是從那團血霧,漸漸的化為了一道有些模糊的迷你型血色龍影。

“怨龍毒的力量,增強了。”周元能夠感受到怨龍毒似乎變得更為的霸道了,這讓得他有些憂慮,這東西有時候是利器,可有時候,也讓周元極為的忌憚。

畢竟之前十數年,周元也是被它折磨得生不如死。

“你我同體,那聖龍之氣,可不能你獨自享受了。”

周元聲音一落,氣府之中盤踞的通天玄蟒氣便是在此時運轉起來,隱隱有着嘶嘯聲傳出,只見得暗金源氣在周元的氣府中形成了蟒形,蛇嘴一張,便是有着一股奇特的吸力爆發出來。

那股吸力傳出,只見得掌心的怨龍毒頓時震動起來,有着低沉的龍吟聲傳出。

一絲絲聖龍之氣,自怨龍毒中脫離出來,不斷的融入通天玄蟒氣之中。

吼吼!

怨龍毒咆哮,仿佛是要抗拒。

不過它的抗拒並沒有太大的作用,周元不可能坐視它將那些聖龍之氣吞食,壯大自身,日後又給他造成大麻煩。

而這“聖龍之氣”對於“通天玄蟒氣”而言,顯然是極有裨益。

一絲絲的聖龍之氣,不斷的被“通天玄蟒氣”所吸收,然後周元便是察覺到,通天玄蟒氣的暗金色彩,也是隱隱的變得更為的明亮...

而且,它的品質,似乎也是在漸漸的提升。

周元眼中有着光芒掠過,果然,聖龍之氣對於“通天玄蟒氣”有着大用,按照他的估計,這樣下去的話,通天玄蟒氣的品質,必然能夠從五品提升到六品!

雖然只是一品的提升,但周元卻非常清楚這會有着多大的變化。

六品源氣,整個蒼茫大陸上,各大王朝都不見得能夠擁有。

“可惜,被那武煌最終還是拿走了一部分聖龍之氣,不然的話,說不定都能夠讓通天玄蟒氣完成一次進化,直接進階成為七品層次的“鎮世天蛟氣”!”

周元有些惋惜,如今的這些聖龍之氣,頂多只能讓他的“通天玄蟒氣”提升一品,卻不足以進化成為到七品。

不過他也不是患得患失之人,這一次能夠奪回了一部分聖龍之氣,已是超出了他的意料,至於那武煌,此番重創,想要恢復,也沒那麼容易。

“聖龍之氣...”

周元五指緩緩的握攏,深吸一口氣,眼神冷冽。

“我遲早都會全部拿回來!”

他按耐下心中的情緒,任由體內的通天玄蟒氣不斷的從怨龍毒那裡吸收着聖龍之氣,然後抬起頭,看向白玉廣場深處。

只見得那裡的雲霧忽然的散去,有着一條青石小道顯露出來。

周元沉吟了一下,便是邁步對着青石小道走去。

他倒是要瞧瞧,費勁千辛萬苦來到這裡,究竟能夠得到什麼造化?

...

大武王朝。

百官議事的大殿中,王座之上,一道身披龍袍的人影端坐,一股強悍的威嚴自其體內散髮出來,令人敬畏。

在其頭頂,隱隱有着源氣凝聚,仿佛是形成了一座慶雲,不斷的有着源氣光流垂落下來。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他面容威嚴,只是雙目有些深陷,顯得極為的冷厲。

此人,赫然便是大武王朝的王上,武王!

他此時,正微閉着雙目,傾聽着百官的上奏。

忽然間,武王猛的睜開雙目,視線看向了大殿之外,只見得在那大武王宮的上空,忽有龍吟聲響徹,那龍吟聲中,整個天地的源氣,都是在此時紊亂起來。

大地震動,整個王宮都是混亂起來。

武王面色陡然變得陰沉下來,他雙目有着光芒浮現,看向王宮的天空,原本在他的眼中,王宮上空,有着龍凰氣象。

兩道氣象環繞着王宮,那正是象徵著他們大武的鎮國氣運。

而此時,凰氣尚存,可那一道龍氣,卻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黯淡下來。

“龍氣虧損?!”

武王霍然起身,面容劇變,難以置信的道:“煌兒那裡出事了?!”

“天地源氣,有所東移!”

“東方...那是大周王朝!”

武王眼神變得極為可怕,道:“好你個大周王朝,果真是死而不僵!”

雖然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那虧損的鎮國龍氣,顯然是落向了大周王朝,同時也引動得天地源氣,有所東移。

他猛的看向百官,厲聲道:“快,立即派人前往聖跡之地找尋太子,務必要護其周全!”

...

大周王朝。

王宮內的周擎正陪同着秦玉行走於花苑之中,他的腳步忽然一頓,有些驚疑不定的抬起頭來。

他的眼中源氣涌動,頓時見到,在這大周王朝的王宮上空,忽然有着一股氣運憑空的浮現,最後盤踞下來,隱隱間,竟是形成了一道龍影。

整個大周的天地間,仿佛天地源氣,都是變得雄渾與活躍了一些。

“這,這是鎮國氣運?!”周擎獃了下來,難以置信的失聲道。

當年他們大周王朝鼎盛時,自然也有着氣運護國,但後來武家反叛,大周頹弱下來,鎮國氣運便是散去許多,只能苦苦堅持。

但哪料到,今日,這鎮國氣運,居然又出現了!

周擎獃獃的望着這一幕,片刻後,眼睛通紅,顫聲道:“是元兒!”

“定是元兒奪回了聖龍之氣!”

“元兒前往那聖跡之地,必是碰見武煌了,元兒從他那裡,奪回了一部分聖龍之氣!”

周擎很快就猜到了一些端倪,當即都有些感到難以置信,他握住秦玉的手掌,激動的道:“元兒必然是打敗了那武煌!”

“真的嗎?!”

秦玉也是感到難以置信,但也是歡喜得眼淚都要落下來,這些時日,她時刻在擔憂着周元,畢竟那些前往聖跡之地的,可是蒼茫大陸上的頂尖驕子,周元與他們相比,底蘊無疑是要差一些。

然而現在,竟然聽到周元打敗了武煌...

周擎用力的點點頭,道:“不然的話,我們大周不可能會出現龍氣護國!”

他忍不住的大笑起來,只是那虎目中,都是有着難以遏制的淚水浮現出來。

“好!好!我看從此以後,誰還敢說元兒是我周家廢龍!”

這些年來,他被武王以及大武王朝壓得喘不過氣來,他苦苦的維持着大周王朝,但卻仿佛永遠暗無天日一般,無法看見一絲的希望。

而無法保護周元,讓得他一齣生就遭遇劫難,也是讓得他無比的自責。

直到現在...

他抬頭,看向了大武王朝所在的方向,此時,他似乎是看見了,那武王無比震怒的樣子。

“武王...你以為當年奪了我兒聖龍氣運,就可將他打入萬丈深淵...”

“你以為你已贏定了吧?”

“不過,現在看來...”

“你可還沒徹底的贏!”

“而我大周,也還沒有徹底的輸!”

...

一座古老宮殿,坐落於山巔,雲霧繚繞。

在那樓閣中,一名紫衣少女,睜開了鳳目,她的容顏絕美中泛着妖異,小小年紀,就已是有着魅惑眾生相的潛質。

特別是她那一身的氣質,尊貴而神秘,宛如鳳凰一般。

赫然便是那大武王朝的武瑤。

她先前有些心血來潮,隱隱的有着某種感應。

“武煌...我說過,你遲早會敗在你的高傲與自大上面。”少女淡淡的自語。

她與武煌同胞而生,而且也得到了一部分的聖龍之氣,自然也是有所感應聖龍之氣的變化。

顯然,武煌應該是失敗了。

而且還是敗在了大周王朝那個所謂的廢龍手中。

不過對於武煌落敗,被人奪回聖龍氣運,她並沒有太大的情緒的波動。

因為她本身就是一個冷漠的人。

而且,她也能夠感受到武煌對她的那種畸形愛戀,這令得她不喜。

“周元...”

她輕輕的念了一聲這個名字,旋即紅唇邊泛起一抹魅惑般的笑顏,輕聲道:“看來,你果然是那聖龍,即便跌落進那樣的深淵,都能夠再度的爬出來...”

她鳳目微抬,猶如是洞穿空間,看見了那蒼玄天中的某道身影。

“我知道你應該是想要奪回所有的聖龍之氣吧?真是好巧呢,其實,我也想一人獨享這份聖龍氣...”

武瑤纖細玉指,輕輕將垂落光潔臉頰的青絲輓起,頗有威儀的鳳目則是漸漸的閉上,隱隱的,似是有着低聲響起。

“周元,繼續變得更強吧...因為,等你我相遇的那一天,就是我將你吃掉的時候了呢...”

“你可要小心啊,畢竟,我可不是武煌那種笨蛋啊...”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