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

赤紅的龍息源氣席卷而出,直接是貫穿了白玉廣場,在那廣場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焦黑痕跡,源氣過處,留下融化的痕跡。 更新最快

而那赤紅龍息,也是將迎面撲來的周元,徹底的淹沒…

聖跡之地內外,所有人都是安靜了下來,再然後爆發出諸多的惋惜之聲,這個周元,還是太魯莽了,竟然在這種時候,還敢硬憾。

“年少輕狂啊,這個時候退讓一步,日後有的是機會。”

“在這裡丟了性命,可就什麼機會都沒了。”

“能夠將武煌逼到這一步,他其實已經算是贏了。”

“……”

眾人皆是搖頭。

穆無極也是手掌緊握着煙桿,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咬牙道:“這個蠢小子,究竟在想什麼啊!”

他實在無法明白,為何周元會去走這尋死之道,這般行為,實在是愚不可及,以周元之前展現出來的精明,怎麼會突然失了智?

而這下子,算是徹底的完了。

而那趙盤,則是徹底如釋重負般的鬆了一口氣,他斜瞟着穆無極,陰測測的道:“真是可惜,看來這小子沒那福分入你們蒼玄宗的門了。”

穆無極嘴角抽了抽,狠狠的盯着趙盤。

趙盤卻是絲毫不懼,笑眯眯的道:“無極兄也不用太傷心,這小子愚不可及,若是入了蒼玄宗的山門,怕也時只能丟了你們蒼玄宗的顏面,死在這裡,倒是清凈。”

“你!”

穆無極眼神含怒,周身便是有着磅礴源氣衝天而起,震蕩雲霄。

趙盤陰笑道:“難道無極兄想要在這裡和我較量一下嗎?”

他聲音一落,同樣是有着磅礴源氣呼嘯,散髮出強大的源氣波動。

不過兩人雖然針鋒相對,但終歸是沒有出手,彼此狠狠的剮了一眼,又是漸漸的收回源氣,顯然都知曉這裡並不是動手的地方。

“咦?”

忽然間,有着一位使者眼神微凝,有些遲疑的道:“那裡面,似乎有點異動?”

穆無極,趙盤等人目光立即投射向白玉廣場,下一瞬,他們的眼瞳都是猛的一縮,因為在那赤紅龍息噴薄中,他們似乎隱隱的見到一道銀光,一閃而過。

白玉廣場上。

武煌的狂笑聲,依然迴蕩不休,他眼神赤紅的望着那肆虐的龍息源氣,嘴角的獰笑愈發的森冷。

“周元,你輸了!”

“悲哀的可憐虫,你出生時,就是失敗者,而現在,你依然是一個失敗者!”

“現在,你總該知曉,誰才是真龍了吧?!”

“哈哈,你放心吧,我答應過你,待我大武踏破你大周時,定會將你的屍體,掛在那旗桿之上,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這聖龍,究竟是何等的無能!”

武煌抬起頭,望着天空,腦海中卻是浮現出了一道絕美的倩影,那道倩影,驕傲而尊貴,猶如是一道烙印在他的心中,無法抹除。

“武瑤,你看見了嗎?我說過,我會向你證明,我才是真龍!”

“不論你有多大的造化,但我相信,我會追上你的腳步,這個世間,只有你我,才是完美無缺!”

武煌的眼中,掠過病態的痴迷之色,有些陶醉的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是嗎?”

而就在此時,似乎是有着一道低低的聲音,悄然的響起。

武煌雙瞳猛然睜開,驚疑不定的看向了那貫穿白玉廣場的赤紅龍息,再然後,他便是瞳孔驟縮的見到,一抹銀光,竟是自那赤紅龍息中疾射而出。

銀光過處,甚至連赤紅龍息,都被生生的撕裂開來。

“什麼?!”

武煌面龐上的狂笑陡然凝固,駭然出聲。

“怎麼可能!周元,你怎麼沒死!”武煌難以置信的咆哮道。

他的心中,翻江倒海,滿是驚駭之意,他怎麼都沒想到,周元竟然在他那赤龍息之下活了下來!

聖跡之地內外,無數道視線也是獃獃的望着那抹銀光,狂吞口水。

穆無極同樣是獃了下來,片刻後,方纔抹了一把臉,喃喃道:“現在的小輩,怎麼一個個都凶得不像話…”

“娘的,明明只是一個天關境,一個初入太初境而已…怎麼打得簡直比神府境的戰鬥還要激烈?我這心臟都快受不了了…”

在那無數道獃滯的目光中,那一抹銀影暴掠而過,所過之處,赤紅龍息宛如被撕裂,僅僅一個閃爍間,便是貫穿了龍息…

而此時,眾人終於是看得清楚。

只見得那道銀影,竟是一道身披銀甲般的身影,銀甲之上,閃爍着古老的紋路,玄奧無比,與此同時,有着極為強悍的源氣波動,自其中爆發出來。

雖說被銀甲覆蓋,但所有人都是知曉,這道銀影,正是周元!

銀甲之下,似是有着一道冰冷的目光投射出來,落在了武煌凝固的面龐上。

銀色液體,順着銀甲滴落下來,那是穿過赤紅龍息所導致。

唰!

銀影貫穿龍息,沒有絲毫的停滯,直接是化為一抹銀光,直指武煌。

“周元!你真是陰魂不散!給我去死!”

武煌終於是清醒過來,當即暴怒的咆哮,雙手一合,狂暴的赤紅源氣猶如是形成了一道百丈左右的赤紅火牆,矗立在身前,意圖阻擋周元。

然而,面對着那赤紅火牆,周元的身影依舊不停,筆直射來,最後五指緊握成拳,狠狠的轟在了火牆之上。

砰!

衝擊波肆虐,那赤紅火牆瞬間爆炸開來。

在催動了“銀影”之後,周元的實力也是隨之暴漲,甚至已經不遜色開啟了龍變的武煌,再借助着聖紋之目窺探破綻,武煌的防禦,再無法阻礙周元的腳步。

“不可能!不可能!”

武煌咆哮,身形暴退,與此同時狂暴的源氣一**的瘋狂沖向周元。

砰!砰!

然而周元所化的銀影,摧枯拉朽般的衝出,一重重的源氣盡數的爆碎。

不過短短數息,武煌所有的攻勢,都是被摧毀。

銀光閃現,出現在了武煌的面前,兩人不過短短數尺的距離,兩人的目光對碰在一起,皆是一片血紅,充滿着暴戾。

“周元,你給我死!”

武煌咆哮道,又是有着狂暴的源氣自體內爆發。

不過這一次,周元再沒有給他出手的機會,一步跨出,身形便是出現在了武煌的身側。

“武煌,你們武家從我這裡奪走的東西,我都會拿回來…”

“而現在,你就是第一個!”

冰冷的聲音,不帶着絲毫的情感,在那武煌的耳邊,輕聲的響起。

武煌的瞳孔,猛然一縮。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周元與武煌的身影,交錯而過。

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凝滯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