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那佈滿着金色鱗片的拳頭,與那赤砂巨拳撞擊的霎那,天地仿佛都是寂靜了一瞬,再然後,所有人便是見到狂暴的源氣衝擊,瘋狂的爆發開來...

巨大的白玉廣場上,一片片的石板直接是被震碎成粉末。 更新最快

那種對碰,就算是一些太初境的強者都是看得心驚肉跳,若是換做他們在場,恐怕都承受不住這種衝擊。

所有人都是死死盯着那源氣衝擊的源頭。

“那周元,怕是死定了。”眾人暗暗搖頭,周元這種魯莽行為,在他們的眼中,無疑和找死沒什麼區別,畢竟要知道,武煌所施展的可是一道天源術!

而周元的源紋結界,都是無法抵擋,更何況以自身去硬憾。

武煌腳踏源氣,眼神冷酷,嘴角緩緩有着一抹猙獰笑意攀爬起來,周元,這一次,你總該死心了吧?!

咔嚓!

而就在這一瞬,忽有極為細微的聲音響起。

武煌的眼神猛的一凝,目光投射而下,然後臉龐上便是有着一抹難以置信涌出來,因為他見到,在那赤砂巨拳上,竟是有着細微的裂紋浮現出來。

“怎麼可能?!”

此時就算是以武煌的鎮定,都是失聲出來。

“沒什麼不可能的...”赤砂巨拳之下,有着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猛然間,有着璀璨的金光爆發,那金光之中,似乎是還有一縷紫光浮現。

轟!

光芒綻放出來,似乎是蘊含著強大的力量,而那赤砂巨拳之上,裂紋飛快的浮現出來,最後終於是在一道巨聲之下,生生爆碎開來!

赤砂巨拳爆炸,化為無數赤紅光點,漫天飄舞。

聖跡之地內外,一道道目光目瞪口獃。

甚至連那趙盤,都是微微張開了嘴巴,面龐上滿是震驚。

穆無極也是眨巴了一下眼睛,喃喃道:“這小子,怎麼做到的?”

先前武煌那一道攻勢,凶悍得無以復加,按照他的估計,就算是太初境三重天實力的人,都不敢硬憾其鋒芒,只能退避。

但偏偏,竟然被天關境的周元,以最為蠻橫的姿態給轟碎了?

在那無數道目瞪口獃的目光中,漫天光點飄舞,周元的身影顯露出來,而在那漫天光點中,周元的身影顯露出來,只見得他五指緊握,保持着一拳轟出的姿勢,在那拳頭上,金色鱗片閃爍。

不過若是看得仔細,方纔會發現,在那金色鱗片上,隱隱有着紫光浮現,令得鱗片略微顯得像是紫金色彩。

“這就是玄蟒鱗的第三重,紫金鱗嗎?”周元也是眼光微垂,望着拳頭上那有着一縷紫金色彩的鱗片。

“但紫光太過稀薄,看來還算不上是真正的紫金鱗。”

周元微微搖頭,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是能夠感覺到這帶着紫金色彩的玄蟒鱗帶來的強橫力量,先前能夠一拳轟碎赤砂巨拳,聖紋窺破了對方破綻是主要原因,但這帶着一縷紫金色彩的玄蟒鱗,也不可忽視。

周元抬頭,目光冷冽的望向那一臉震驚的武煌,沒有半句廢話,腳掌猛然一跺。

砰!

地面龜裂。

而周元的身影,卻是暴射而出,猶如一抹光影,直接是出現在了武煌身後。

五指緊握,一拳轟出,空氣炸裂。

武煌反應過來,急忙噴出一團赤紅源氣,源氣在其身前形成了一道赤紅光盾。

周元眼瞳中,古老的光紋閃爍,那源氣所形成的光盾上,頓時出現了一些光點。

周元面無表情,一拳便是轟在一道光點之上,狂暴的力量衝擊而出,幾乎是在頃刻間,那由武煌源氣構建的防禦,便是支離破碎。

武煌面色一變,他不明白為何這周元突然間變得極為的厲害,但在他的感知中,周元的力量雖然有所提升,但卻並沒有真的強到能夠碾壓他的地步。

那為何,面對着他的防禦,周元總是能夠以最為乾脆利落的姿態轟碎?

武煌身形有些狼狽的急速後退。

周元則是如影隨形,攻勢狂暴的席卷而出,不論那武煌如何的防禦,最終都是被他以最為乾脆利落的方式摧毀。

“該死的,為什麼?!他為什麼能夠如此輕易的擊碎我的防禦?!”武煌眼瞳都紅了起來,心中滿是驚怒。

唰!

周元沒有理會武煌的驚怒,身形一閃,再度出現在了武煌身後,然後拳影攜帶着雄渾源氣,狠狠的轟出。

武煌避之不及,源氣涌動,再度在身軀上形成了赤紅的戰甲。

然後周元根本沒有理會那看似防禦力強大的戰甲,拳影閃電般的掠出,直接是在同一時間,瞬間擊中了戰甲的十數個部位。

而那每一個部位,都是源氣戰甲相對薄弱的地方,如此一起落下,幾乎是頃刻間,那戰甲便是爆裂開來。

轟!

武煌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形狼狽的直墜而下,落在那地面上,將白玉地板都是砸出了一個深坑。

周元眼神冷冽如刀鋒,他沒有半點的遲疑,身形暴射而下,重重的跺在了武煌身體之上,一聲暴喝,拳影鋪天蓋地的落下來。

咚咚!

周元每一拳都是拳拳到肉,地面被轟得炸裂開來,武煌狼狽至極,鮮血狂噴。

整個聖跡之地內外,都是鴉雀無聲的望着武煌被周元按在地面上狂打的一幕...

他們都不明白,為何這突然間,周元跟吃了藥一樣的猛,仿佛武煌的任何攻勢,在他的眼中都是形如虛設...

趙盤的面色,陰沉得都要滴出水來了。

穆無極也是忍不住的撓了撓頭,他也感覺周元突然跟換了一個人一樣,猛得實在不像話。

轟!

白玉廣場上,狂猛轟擊的周元,拳影忽的一頓,一股狂暴的源氣猛的從那武煌體內瘋狂的爆發出來,將他身影都是震得倒射而退。

腳掌滑過地面,周元穩住身影,雙目微眯的望着前方。

只見得那裡,地面破開了一個大洞,武煌渾身鮮血的躺在其中,狼狽至極。

周元也是喘着粗氣,他五指握攏,拳頭上帶着一縷紫金色彩的鱗片都是破碎了許多,同樣有着鮮血流淌下來,血肉破碎,可見白骨。

但周元卻是沒有理會,只是眼神如刀鋒般的盯着那大洞中武煌的身影。

後者狼狽不堪,顯然也是被他先前所重創,但周元的眉頭,卻是微皺着,因為在先前的時候,他屢次施展殺手,轟向武煌的要害時,都隱隱的感覺到,在他的血肉中,有着一股力量,將那足以斃命般的力道給化解了...

“這個家伙...”

他望着前方,那裡,大坑中的武煌,滿身鮮血,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武煌的眼瞳中,一片血紅,充滿着無法形容的暴怒與猙獰,他從來沒想到過,他竟然會被他眼中的所謂廢龍,打成如今這般狼狽模樣。

這對於素來高傲自大的武煌來說,簡直比殺了他還要讓人難以接受。

“哈哈哈哈....”

武煌死死的盯着周元,最後他竟是仰天大笑起來,笑聲中充滿着殺意。

“周元啊周元,我真的沒想到,有朝一日,我武煌會被你逼的如此的狼狽。”

“不過...”

“就算這樣,你也殺不了我!”

武煌盯着周元,嘴角有着譏諷浮現出來,道:“你知道為什麼嗎?”

他眼中的猙獰,越來越濃烈,然後他撕裂了衣袍,露出了赤 裸的身軀,只見得在其皮膚錶面,竟然是隱隱的,有着一條龍影,盤踞纏繞。

周元瞳孔猛然一縮,他死死的望着那盤踞在武煌血肉中的龍影,那一霎那,他忽然感覺到了一種鑽心般的撕裂劇痛。

那種劇痛,從記憶最深處涌來。

當年,在那冰涼的祭壇上,他被武王奪走聖龍氣運,灌註於大武蟒雀體內時,那種劇痛,便是如此一般...

周元的眼睛,也是在此時有着血色一點點的涌上來。

“感受到了嗎?”武煌獰笑出聲。

他眉心處,那一點殷紅血點,也是在此時愈發的濃郁,低低的龍吟聲,自他的體內傳出。

“哈哈哈哈...”

“沒錯,這就是當年從你體內剝奪而來的聖龍之氣!”

“我擁有着龍氣護體,你如何殺我?!”

周元的拳頭嘎吱做響,指甲都是掐入了血肉中,他的臉龐微微抽搐着,暴戾在他的眼瞳涌動着。

“你憤怒又能如何?”

武煌森森一笑,他歪着頭盯着周元,道:“你似乎從未體驗過這“聖龍之氣”?既然如此,那今日,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吧。”

“周元,讓你死在原本屬於你的聖龍之氣下,你覺得如何?”

“哈哈,可悲的可憐虫!你的一切努力,都將會在今日,化為泡影!”

武煌狂笑出聲,下一瞬,他的神色無比的猙獰,雙手結印,陰森的聲音,陡然響徹。

“龍之氣,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