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龜甲般的光罩,散髮着光芒,其上有着玄奧的光紋浮現,給人一種堅不可摧般的感覺。 更新最快

周元立於其中,仰頭望着那鋪天蓋地席卷而下的赤砂。

呼啦啦!

赤砂呼嘯而來,很快便是在那無數道緊張目光的註視下,與那龜甲般的源紋結界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砰砰!

頓時間,連綿不斷的爆炸聲響徹起來。

那每一粒赤砂,都蘊含著狂暴的力量,如此之多的數量匯聚在一起,威能更是可怕,就算是一座山嶽,怕都是會被生生的摧毀。

肉眼可見的赤浪爆發開來,源紋結界上面蕩漾起劇烈的漣漪。

聖跡之地內外,所有人都是死死的盯着光鏡內,顯然都想要知曉,周元那一道源紋結界,究竟能否抵擋得下如此恐怖的攻勢。

若是擋不住…恐怕這場戰鬥,就該到此為止了。

所有人的眼睛,眨也不眨。

砰!砰!

立於源紋結界之中的周元,也是盯着那瘋狂濺起漣漪的源紋結界,他能夠感覺到那鋪天蓋地的赤砂有多厲害,如果此時的他暴露在攻勢之下的話,恐怕的確會有些艱難。

“天源術,的確可怕…”

周元喃喃道,即便只是一道下品天源術,但已是能夠引動天地源氣,進而形成可怕的攻勢,那種威能,遠非玄源術能夠相比。

他的目光遠看過去,望着那立於半空,腳踏赤紅源氣的武煌,此時的後者,面目陰森,那噬人般的目光,陰狠的將他鎖定。

“周元,既然你活得如此艱難,那就不要再苟延殘喘了…”武煌森然低語。

他手印一變,頓時盤踞天空的赤雲震動,越來越多的赤砂噴薄而下,鋪天蓋地的席卷向下方蕩漾着劇烈漣漪的源紋結界。

在那越來越凶猛的攻勢中,龜甲般的源紋結界,也是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那源紋結界,要抵擋不住了。”

這一幕,立即落入了諸多的視線中,當即響起一片的惋惜聲:“太可惜了,這周元的手段,真是讓人驚嘆。”

“是啊,憑藉天關境的實力,卻是將武煌這等人物都逼得施展出了天源術,就算輸了,也足以名動蒼茫大陸了。”

“的確,如果他也是太初境的實力,今日這戰,勝負還真是不好說。”

轟轟!

在那諸多竊竊私語聲中,源紋結界的顫抖越來越劇烈,那龜甲般的光罩,也是被無數的赤砂一層層的削弱着。

“周元,今日,你必死!”

武煌望着不斷被削弱的源紋結界,眼中的殺意,也是越來越濃烈,下一瞬,他猛的雙手合攏,暴喝出聲:“赤砂拳!”

嗡嗡!

漫天的赤砂,竟是在此時匯聚而來,直接是形成了一道約莫數十丈左右的赤紅巨拳,巨拳由無數赤砂所凝,有着狂暴無匹的波動散髮出來。

“死吧!”

武煌猙獰一笑,一掌拍下。

咻!

赤砂巨拳呼嘯而下,速度快得無法形容,即便是周元,都僅僅只能見到一抹殘影掠過,整個空間,不斷的發出低沉的爆炸聲。

嗤啦!

僅僅一瞬,赤砂巨拳便是出現在了源紋結界上方,然後暴轟而下。

接觸的那一瞬間,源紋結界似乎是凝滯了一瞬,再接着,便是有着瘋狂的漣漪波動自那接觸處蕩漾開來…

咔嚓。

四周地面上的源紋卷軸,傳出了細微的聲音,有着裂紋浮現。

源紋結界的光罩上面,同樣開始出現了裂紋。

顯然即將破碎。

無數視線暗暗搖頭,果然,周元這道源紋結界想要阻擋一道天源術,還是差了一些火候。

“果然有些抵擋不住啊…”

周元望着這一幕,也是眉頭微皺,他這道源紋結界,中樞源紋是三品源紋,若是他能夠以四品源紋代替的話,應該就能夠完全擋下了。

轟!

赤砂巨拳震動,源紋結界終是達到極限,最後轟然爆炸開來。

赤砂巨拳轟爆了源紋結界,再度呼嘯而下,直指周元。

周元腳掌彎曲,就要施展龍步暫避鋒芒,對方的這道攻勢太過的凶悍,以他如今的力量,怕是無法正面相抗。

不過,就在周元剛要退避的那一瞬,他忽然感覺到眉心一震,隱隱的,有着一道若隱若現的古老光紋浮現出來。

“是金池中的那道聖紋?!”

周元心頭一震,他之前屢屢探測那道聖紋,都沒有任何反應,卻沒想到它會在這種緊要關頭,忽然出現。

聖紋若隱若現,忽然有着紋路蔓延下來,最後竟是刺入了周元的雙瞳之中。

微微的刺痛,自周元的眼中散髮出來。

不知不覺間,周元的雙瞳中,竟是有着古老的光紋瀰漫。

但還不待他驚慌,他就猛的察覺到,眼前的世界仿佛變得有些不一樣起來,那速度快若奔雷的赤砂巨拳,不僅變得緩慢下來。

而且,在那巨拳上面,似乎是出現了一些光點。

那些光點,散亂四布,令人看不出端倪,不過周元卻是察覺到,這些光點處,似乎極為不穩定,源氣呈現一些散亂的跡象。

“這是…”

周元瞳孔忽的一縮:“是破綻?!”

那些光點,赫然是那道赤砂巨拳最為脆弱的地方,同時,這種地方,也可稱為破綻!

這讓周元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這些破綻被赤砂遮掩,根本無法察覺,但此時,卻是在他的眼中猶如明燈一般。

“是那聖紋的作用?!”周元心有所悟。

那道聖紋,竟然能夠令它看破諸多源術的破綻?

周元心中有些翻江倒海,因為他很清楚這般能力有多可怕,畢竟任何的源術,都存在着破綻,如果他能夠發現這些破綻,則是能夠以小搏大,以最小的代價,將對方醞釀的源術摧毀。

周元原本要退避的身影微微一頓。

“既然如此,或許,就不用避了…”

他抬起頭,望着那如雷火般的閃電落下的赤砂巨拳,雙目微眯。

他的腳掌微曲,下一瞬,猛的暴射而出,五指緊握成拳,金色的玄蟒鱗浮現出來,暗金源氣呼嘯而出,震蕩着空氣。

“這…他竟然不躲?!”

而這一幕,落入諸多視線中,頓時引來無數駭然之聲,所有人都被周元這般魯莽舉動所震驚。

穆無極的面色,也是微變。

而那趙盤,則是面露獰笑。

武煌居高臨下的俯視下來,嘴角也是掀起一抹譏誚以及輕蔑之色。

“周元,既然你要自尋死路,那就怪不得誰了!”

在那無數道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周元一往無前,面色冷漠,佈滿着金色鱗片的拳頭,帶着自身最強的力量,重重的與那從天而降的赤砂巨拳,凶悍無匹的轟在了一起…

咚!

整個白玉廣場,仿佛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顫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