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風雷暴動,雷球散髮着極為狂暴的波動,直接被周元一掌拍向了武煌。 更新最快

他竟是沒有選擇絲毫的防禦,而是選擇了最為凶悍的以攻代守。

而聖跡之地內外,那諸多視線也是被這一幕所震驚。

“那周元…他瘋了不成!”

“好凶悍的家伙,簡直不要命了。”

“這家伙,純粹是奔着兩敗俱傷去的。”

“瘋子啊…”

“……”

所有人都因為周元的凶悍,有些冒冷汗,這種以命搏命般的打法,太過的狠辣,根本不給對方以及自己留半點的退路。

“轟!”

在那一道道震動的目光中,白玉廣場上,當武煌那“金烏爆焱珠”重重的拍在周元身體上的那一瞬間,周元手中的“大風雷”,也是毫不留情的拍在了武煌身體上。

巨聲陡然響徹!

再然後所有人都是見到,狂暴的源氣衝擊,爆炸開來。

轟轟!

兩人腳下的白玉石板,盡數的破碎,衝擊波肆虐處,地面一片狼藉。

周元的身上,赤光炸裂,猶如火焰一般將他吞噬,而反觀武煌,則是雷光肆虐,也是將他全身籠罩進去…

砰!

兩人的身影如遭重擊,倒射而出,在地面上滑出長長的痕跡,煙塵瀰漫。

所有人的視線,都是緊緊的望着,大氣都不敢出一聲,他們不知道,在這種以命搏命的打法下,究竟是誰更慘一些?

煙塵漸漸的散去。

武煌的身影,率先出現,而當眾人在見到他的身影時,皆是發出低低的驚呼聲。

只見得此時的武煌,身體上赤光縈繞,竟是形成了一套赤紅的戰甲,戰甲將他身軀覆蓋,此時戰甲胸前焦黑一片,殘破不堪,顯然是先前承受了大風雷所致。

“這是…”

“防禦型的源術?!”

瞧得武煌身體上那由源氣所凝結而成的戰甲,聖跡之地內外,皆是爆發出一些驚嘩聲。

誰都沒想到,武煌竟然還修有這種防禦源術,而且看上去,顯然不是一般的等級。

趙盤見狀,也是一笑,旋即語帶嘲諷,道:“這周元也是異想天開,竟然還想與武煌以命搏命,真是看起來凶狠,實則無腦。”

其他的使者暗暗點頭,至少從眼下來看,周元的搏命攻勢並沒有對武煌造成太大的損傷,而反觀武煌那一記“金烏爆焱珠”,卻是實實在在的打在了周元身上。

那一擊,恐怕就算是尋常的太初境挨上了,都有可能當場被斃殺。

穆無極面無表情,沒有理會趙盤,只是盯着光鏡中周元所在的方向,那裡的煙塵,也是在漸漸的消退。

白玉廣場上。

武煌眼神陰沉的盯着不遠處的煙塵,冷笑道:“想要以命換命?我倒是小瞧了你的狠辣,不過周元,你我的命不同,所以你怕是沒這麼容易得逞。”

“我那一記“金烏爆焱珠”,此時的你,怕是不好受吧?”

煙塵漸退,有着步伐聲緩緩的響起,隱有金光浮現,同時有着平靜的聲音從中傳出:“名字倒是不錯,可惜卻是名不副實。”

周元的腳步,踏出了煙塵,出現在了那一道道視線的註視下。

那無數道目光,頓時在此時一凝。

只見得此時的周元,渾身金光閃閃,那是金色的鱗片猶如鱗甲一般,在其胸前,金色的鱗片倒是破碎了許多,但在金光的瀰漫下,破碎的鱗片在迅速的恢復。

而周元周身,源氣依舊雄厚,顯然並沒有受到重創。

“武煌,你真以為只有你有手段嗎?若是沒有防備,我豈會與你以命搏命?”周元盯着武煌,冷笑一聲,道:“因為在我看來,我的命,可比你值錢多了。”

先前他那凶悍攻勢,看似在以命搏命,其實他是自有倚仗,有着玄蟒鱗的保護,周元的防禦極強,不過稍微有些出乎周元意料的是,這武煌,也是有着防禦源術…

聖跡之地內外,那諸多視線瞧得周元安然無恙的走出來,也是爆發出諸多驚愕之聲,此時他們哪還不明白,之前周元竟是故意為之,如果不是那武煌也是擁有着防禦源術,恐怕這一次,還真是會被周元坑一個大跟頭。

“不錯不錯,有勇有謀。”穆無極笑了起來,撫掌贊道。

趙盤嘴角抽了抽,將陰冷的目光投向光鏡中周元的身影,道:“哼,有勇有謀,就怕沒了命!”

其餘的使者,也是饒有興緻的盯着光鏡中,原本他們還以為這一次的交鋒,將會是武煌摧枯拉朽般的取得勝利,但哪料到,局面竟會變成這樣。

本應該擁有着絕對優勢的武煌,反而被周元拖入了僵持之中。

看來,這場戰鬥,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武煌盯着身披金色鱗甲的周元,面色也是一片陰沉,他同樣沒想到,他曾經眼中的螻蟻,竟然會變得如此的棘手。

“不過今日,不管你如何蹦躂,你都必死!”

武煌眼中,殺意暴涌。

轟!

他腳掌猛然一跺,身形攜帶着狂暴氣勢暴射而出,直接是直射周元,拳影化為赤光,鋪天蓋地的籠罩向周元。

這武煌的出手,源氣雄厚,要知道,他同樣也是曾經越級戰鬥的猛人,雖說如今只是剛剛突破到太初境,可真要論起源氣雄厚程度,恐怕就算是一些太初境兩重天甚至三重天的強者都不是他的對手。

如今他全力而為,自然顯露出了恐怖。

周元眼神冷冽,他望着狂暴攻來的武煌,深吸一口氣,依舊不曾退避,身軀上的金色玄蟒鱗爆發出光芒。

體內的力量,也是在玄蟒鱗的增幅下,大張起來。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殺我?!”

周元冷笑,腳下的石板碎裂,也是暴射而出,與那武煌正面相撞。

轟轟!

拳腳殘影呼嘯,閃電般的對碰,狂暴的源氣衝擊,將那地面不斷的撕裂。

雙方都是殺意濃烈,招招直逼要害,一個憑藉著身上戰甲保護,一個憑藉著金鱗,所以完全是採取攻勢互換,拳拳到肉,看得人心驚肉跳。

若是換做常人,恐怕早就被生生打死,但這兩人,卻是異常的頑強,反而越來越凶狠。

短短不過數分鐘的時間,兩人交手了上百回合。

聖跡之地內外,諸多視線都是屏息靜氣的望着那慘烈的交手。

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穆無極的眉頭忽的微微皺了皺,因為他隱隱的感覺到,那武煌的源氣,似乎是有着異樣的波動散髮出來。

他眼角掃過趙盤,發現後者的嘴角,也是有着一抹詭異之色浮現。

他仔細的盯着武煌,然後猛的發現,在那武煌的頭頂上方,不知何時有着赤紅源氣涌動,隱隱的,竟是化為了一片赤紅雲彩。

赤雲熾熱,猶如是勾動了天地,引得天地源氣,洶涌而來。

“引動天地源氣…”

穆無極瞳孔一縮,心中震驚失聲:“不好,這武煌,竟然還修成了“天源術”?!”

小天源術與天源術,一字之差,卻是天壤之別。

就連穆無極都沒想到,武煌竟然擁有着天源術,要知道,那種級別的源術,在這種大陸上,可是極少的存在。

而顯然,在被周元逼迫到這種地步後,武煌也開始真正的顯露崢嶸,一張張令人心悸的底牌,也開始揭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