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碑之上,依舊是有着光芒流轉,不過如今聖碑上,比起半個月之前,卻是有了天大的變化。 更新最快

最顯目的變化,便是碑上留名者,數量多了許多。

原本聖碑上,僅有夭夭,武煌,葉冥,周元等屈指可數的幾人,但如今,那碑面上的名字,卻是達到了三十八個!

“竟然有三十八人登上聖碑了?”周元有些驚愕的道。

什麼時候,碑上留名變得如此簡單了嗎?

綠蘿也是仰起俏臉,道:“你可不知道,在你修煉的這半個月中,聖跡之地中造化不斷的出現,經過激烈的爭鬥後,終歸有好運者獲得造化。”

“得到造化最明顯的結果,便是實力快速的提升,一步登天。”

“許多卡在天關境後期的驕子,都是趁此突破了瓶頸,踏入了太初境!”

“而聖碑的規則,似乎不僅僅是戰鬥算是戰績,只要自身能夠獲得造化,踏入太初境,皆是能夠碑上留名。”

“也就是說,如今碑上那三十八人,都是擁有着太初境的實力!”

周元眼神驚異,原來只要真正的踏入了太初境,都是能夠最終留名聖碑。

不過,在進入聖跡之地前,所有驕子中,能夠達到太初境的人,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然而如今,那數量卻是劇增到三十八,由此可見這聖跡之地真是好處多多。

周元感嘆着,然後認真的看起聖碑來。

“咦?”

他看着看着,眼神忽然一凝,因為他看見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李純均。

這個來自劍王朝的劍瞎子,之前還幫了他一把,攔住了武煌。

“李純均,敗方宗(東玄大陸)。”

“方宗?此人應該也是跟隨在葉冥身旁的四位東玄大陸頂尖驕子之一,看來葉冥他們又找上了李純均。”周元自語。

不過李純均的實力顯然極強,反而是打敗了那位東玄大陸的頂尖驕子。

“李純均雖然打敗了那個方宗,不過後來卻又遇見了葉冥,兩人據說發生了極為激烈的大戰,最後葉冥取勝。”綠蘿說道。

周元眼神一凝,果然是見到,在那之後,還有着一行字。

“以一招之差,敗於葉冥之手。”

周元眉頭微皺,道:“這東玄大陸的人,故意對付這些頂尖驕子,試圖削弱其他驕子的心氣,令人不敢與他們相爭。”

簡單來說,葉冥他們就是要殺雞儆猴。

而名氣最大的綠蘿,李純均等人,就是最好的目標。

“那葉冥,果然能耐不小。”

周元與那李純均接觸過,知曉對方的實力之強,想來就算是面對着武煌,他都擁有着一戰之力,但沒想到,還是敗在了葉冥手中。

周元繼續看下去,忽然目光一頓。

“寧戰,與武煌相戰一百零八回合,最終落敗。”

“這寧戰是誰?竟然能夠與武煌鬥成這樣。”周元有些驚訝,武煌的實力堪稱深不可測,即便之前屢屢碰見,但周元感覺他卻是有所保留,沒想到,這個名為寧戰的人,竟然能與他鬥這麼久。

“這個家伙也是蒼茫大陸上的頂尖驕子呢,寧家的武痴,你沒聽過嗎?是個戰鬥狂人,他與武煌在一處造化中相遇,鬥得山崩地裂,不過最後還是武煌占了上風。”綠蘿笑嘻嘻的道。

周元感嘆一聲,道:“果真是藏龍卧虎。”

他最終將聖碑看完,基本上這些碑上有名者,成為了此次聖跡之地中最大的收穫者。

“你們二人,似乎也是踏入太初境了?”周元將目光轉向了綠蘿與甄虛,他能夠感覺到,兩人體內的源氣似乎變得強橫了許多,那股波動,赫然是達到了真正太初境的地步。

“托這金池的福,我們也算是跨出了那一步。”甄虛聲音沙啞的道。

他與綠蘿,本就距離太初境僅有一步之遙,甚至之前的甄虛,也是能夠算做準太初境,而此次借助金池之力,便是真正的踏入了太初境。

“太初境能夠勾連太初天,引太初之氣,淬煉源氣,不過我們突破不久,都不敢貿然而動。”綠蘿也是說道。

所謂太初天,傳聞乃是天地初開時所化,是一處極為神秘的空間,不過唯有在太初境時,才能夠有所感應,進而吸引到那太初之氣,淬煉自身源氣。

而太初境這個名字的由來,便是因此。

周元點了點頭,有些感嘆,看來進步的並不只是他,這些頂尖的驕子,都在借助着造化,飛快的提升着自己。

想來那武煌,葉冥等人,也都是在這半個月中,獲得了不小的提升。

若是再遇,必然會有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

“這聖跡之地,何時方纔會結束?”周元問道。

綠蘿與甄虛皆是搖搖頭,道:“每一次的聖跡之地似乎都並不一樣,所以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不過一般說來,只要那最大的造化被人得到,聖跡之地就會有所變化...”

“最大的造化?”

周元皺了皺眉頭,剛欲說話,忽然感覺到眉心傳出了微微的刺痛感。

他眉心處,似乎是有着一道古老的光紋閃現了一下,而就在這一刻,整個聖跡之地中,所有驕子都是發現,高空之上的那座聖碑,竟然發出了轟隆的異響。

億萬道光芒,自那聖碑中緩緩的綻放出來。

而聖碑也是開始出現了變化,光芒延伸,最終光芒之中,一座巨塔,緩緩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巨塔之前,有着光芒凝聚成了平臺。

與此同時,一道古老的聲音,仿佛穿透了時空一般,在這天地之間響徹,充滿着無法形容的威嚴與神秘。

“碑上留名者,可入聖塔。”

“登頂聖塔者,可得大造化。”

當那聲音響徹天地時,整個聖跡之地都是頃刻間嘩然起來。

無數驕子哀嚎出聲,只因他們未曾碑上留名,如今竟是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無法去爭奪那一份最大的造化。

嗡!

聖碑上,那一道道名字忽然綻放出光芒,化為一道道光柱從天而降。

在那些光柱落下的方向,三十八道身影,被籠罩而進...

聖跡之地的造化之爭,終於是在此時,真正的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