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也碑上留名了?”

周元笑呵呵的望着高空上散髮着光芒的聖碑,顯然對這個結果也很是意外。 更新最快

先前他與祝罌的戰鬥,他雖然占據了上風,但畢竟未曾徹底的將其擊潰,就被趕過來的武煌,葉冥他們所打斷。

不過,看這模樣,似乎聖碑依舊是認可了那場戰鬥。

“是因為雙方錶面實力差距比較大嗎?”

周元錶面的實力只有天關境初期,而那祝罌,卻是準太初,彼此差距太大,所以這一戰,從某種程度而言,也算是戰績顯赫。

一旁的綠蘿氣鼓鼓的道:“這樣說來,豈不是說我連周元你都比不上了?”

她輸給了祝罌,祝罌輸給了周元,豈不是說她比周元差兩個檔次?

周元笑了笑,道:“放心吧,若是下次再遇見那祝罌,你防備着她那一手,定然能夠找回場子。”

他此話倒不是安慰,綠蘿一旦與小寒展開了鏈接,彼此相融,那她的實力將會達到一個驚人的程度,足以斬殺一般的太初境強者。

綠蘿銀牙輕咬,道:“下次再遇見,我可不會放過那家伙。”

她聲音落下,忽然大眼睛一轉,笑眯眯的看向周元肩膀上的吞吞,道:“嘻嘻,好吞吞,你現在是不是這裡的老大?”

吞吞得意洋洋的點點頭。

綠蘿美目一亮,道:“那就是說,那座金池,也被你占了咯?”

吞吞察覺到什麼,警惕的盯着綠蘿。

周元心頭也是微動,他也是察覺到,吞吞的實力似乎比之前更強了一些,難道是因為那座金池的緣故嗎?

“好吞吞,你把那座金池,也借給我們用用唄。”綠蘿眨巴着大眼睛,道。

吞吞搖頭。

“小氣!”綠蘿瞪了它一眼。

一旁的周元磨挲着下巴,他也想去那金池瞧瞧,畢竟好不容易闖進來,自然也想得到一份機緣,不過眼下吞吞是老大,顯然得把它勸服。

周元乾咳一聲,語重心長的道:“吞吞啊,那些混蛋圍攻夭夭,是不是很讓人生氣?”

吼!

吞吞渾身毛髮都有些炸,獸瞳中有着凶光浮現,嘴中低吼出聲。

“我們也很生氣。”周元點點頭,道:“不過你也看見了,那些家伙人多勢眾,想要報仇,我們也得招集人馬,同時也得提升我們的實力。”

“你看那金池,如果我們能去一下的話,應該對我們有好處,我們實力提升了,才好去找那些家伙為夭夭出氣,你說是不是?”

吞吞聞言,猶豫了一下,因為它感覺周元說得似乎有些道理,先前與那武煌的交鋒,讓它知曉對方也是極為厲害的人。

在想了片刻後,吞吞終於是鬆動,點點腦袋。

“嘻嘻,周元真厲害!”綠蘿見狀,頓時歡呼出聲。

一旁的甄虛,微微沉默,道:“既然那武煌等人已退走,那我也該離開了。”

他性子孤冷,骨子裡也是極為的傲氣,此次被周元救了一次,已是讓得他覺得承了恩情,所以若是再留下來享受依靠周元得來的機緣,以他的心氣實在是做不到這麼厚的臉皮。

周元聞言,則是一笑,道:“人情既然都欠了,也不在乎一次兩次了。”

“那江泉跟着武煌,葉冥他們,必然也會得到造化,實力提升,你若是不想等再遇見時他實力提升比你快,我建議還是不要輕易放棄。”

周元倒並非是濫好人,只是想要將這甄虛拉攏而已,畢竟武煌和東玄大陸的人組成了相當驚人的陣容,他想要抗衡的話,也得拉一些頂尖驕子在身邊。

而這些驕子,都是心高氣傲,想要折服極為困難,所以周元便是選擇施恩於人,這也是一種拉攏手段。

甄虛也不是傻子,自然也知曉周元的用意,不過江泉暗算於他,就算沒有這個原因,他也會和對方不死不休。

所以他沉默了一會,最終道:“這些人情,以後我會找還給你。”

周元擺了擺手,衝著吞吞笑道:“那就要麻煩你帶路了。”

吞吞似是嘆了一口氣般,忍着要將心愛的東西分享出來的心痛,無力的飄起來,對着那座巨山山頂而去。

周元三人,也是趕緊跟上去。

山中時不時的有着源獸窺視,不過卻是因為吞吞的凶威沒有敢出現,所以最終周元他們都是順利的抵達了山頂。

巨山山頂,是一座火山口,而如今這火山口中,金液充斥,猶如一汪金池,金光綻放,隱隱間有着異香傳出。

周元,綠蘿甄虛三人,都是眼神熾熱的望着眼前這汪金池,他們能夠感受到,體內的源氣,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活躍起來。

“這就是金池嗎?”三人都是垂涎的望着金池,心跳加快。

噗通。

吞吞則是率先跳了進去,遊蕩在水面上,獸瞳微閉,猶如是無比的享受。

而周元他們也是能夠看見,金色的池水波盪着,似是有着一縷縷金光,在源源不斷的涌入吞吞的體內。

“機緣已在眼前,能得幾分,就靠各自了。”周元衝著綠蘿,甄虛一笑,也是跳了進去。

綠蘿抱着小寒,大眼睛放光,毫不猶豫的躍進去,然後與小寒在池水中歡呼着。

甄虛心情激蕩,也是迅速跟上。

周元一落進金池,便是能夠感覺到,奇異的金光源源不斷的涌來,那些金光,涌入體內,所過之處,連血肉都在蠕動,不斷的貪婪吞噬。

金光融入鮮血,令得血液流淌得更為的用力。

融入肌肉,肌肉更為的強壯,充滿着爆發力。

融入骨骼,骨骼更為堅固。

金光穿過了身體,最後有着一些涌入了氣府,氣府中盤踞的暗金源氣也是在貪婪的吸收着金光,於是,源氣仿佛也是在迅速的壯大。

感受着體內那不斷提升的力量,周元也是陷入了無比的陶醉之中,雙目緊閉,猶如不想蘇醒過來一般。

不過,最終周元還是被打斷了,他不爽的睜開眼睛,卻是見到吞吞不斷的舔着他的臉龐。

“幹嘛?”周元瞪了它一眼。

吞吞則是咬了咬周元的衣服,然後直接對着金池中潛入下去。

周元愣了愣,吞吞這是要他跟着下去?這金池下麵難道還有什麼嗎?

他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綠蘿與甄虛的方向,此時的兩人都是猶如在金池中睡著了一般,顯然也是沉醉於那種體內的變化。

“跟着去看看…”

周元想了想,果斷的鑽進了金池中,因為他的心中也滿是好奇,到底是什麼,竟然會讓得吞吞如此的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