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目蒼夷的林間,周元望着那自霧氣中走出來的武煌以及黑袍青年,眉頭也是忍不住的皺了皺。 更新最快

“你竟然和這些東玄大陸的人搞到一塊去了?”

武煌淡淡的道:“鼠目寸光,未來的我,不會止步於一座大陸,所以為何要以蒼茫大陸的身份來限制我?”

“真是無恥。”綠蘿冷笑道。

“你勾結這些東玄大陸的人,聯手圍攻夭夭,也真是不要臉皮。”

武煌搖了搖頭,語氣沒有多少波瀾,道:“成王敗寇才是真理,過程並不重要,既然發現了絆腳石,那自然是要使勁手段將其化解。”

周元掃了他一眼,道:“只是可惜連臉皮都舍了出去,還是沒能達成目的。”

武煌的神色終是微微一滯,他眼神有些冷漠的盯着周元,道:“在這裡發現你,倒是個意外之喜,聽說你與那個周小夭關係不錯?若是將你抓住,作為誘餌,你說他會不會明知是陷阱,依舊會來?”

“轟!”

武煌極為的雷厲風行,當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間,強悍的源氣已經猶如風暴一般自其體內爆發開來,宛如一輪烈日,攜帶着煌煌之威。

唰!

他的速度極快,一步之下,仿佛就出現在了周元的前方。

而周元也是腳尖一點,身形暴退。

但武煌卻是如影隨形,不斷周元如何的退後,都始終黏在他的前方,然後面色漠然的一拳轟了出去。

那一拳,赤紅的光芒大盛,猶如是在其拳下形成了一輪耀日,一拳轟出,空間都是微微震蕩,連空氣都是變得熾熱起來。

這武煌一齣手,便是顯露出了極為強悍的實力,比之前那祝罌,還要強橫霸道。

拳光呼嘯而來,周元眼神也是微凜,沒有絲毫的猶豫,體內源氣呼嘯而動,拳頭之上,金色的玄蟒鱗涌現出來。

“玄蟒鱗!”

“三品源紋,黑金掌紋!”

周元同樣是一拳轟出,拳頭上,金色鱗片浮現,黑光掠過,化為黑金般的色彩,堅不可摧。

轟!

兩者硬憾在了一起,武煌眼中卻是掠過冷酷之色,森然道:“以為突破到了天關境,就夠資格與我硬拼嗎?天真!”

他拳下的那一輪耀日,仿佛是在此時爆炸開來,頓時化為恐怖的力道,排山倒海一般的對着周元席卷而去。

咚!

周元身體一震,腳掌搽着地面倒射而退。

唰!

不過,就在他被震退的時候,周元袖袍一抖,一道青黑光芒暴射而出,速度快若驚雷,直接是出現在了武煌身前。

那是一顆數丈左右的青黑雷球,其中有着雷霆與狂風在呼嘯,隱約散髮出雷鳴與呼嘯聲。

有着極為狂暴的力量散髮出來。

武煌眼瞳終是微微一縮。

“大風雷。”

有着細微的聲音,自那身形暴退的周元嘴中,輕輕的吐出。

轟!

狂暴的風雷爆炸開來,即便武煌第一時間催動源氣形成了防護,但依舊是被炸得源氣顫抖,腳步踉蹌的倒退了十數步。

他的袖口也是被炸開,氣血微微翻騰,雖然並沒有受創,但一張面龐,變得異常的陰沉。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被周元打退。

這讓得他有些無法接受,那個曾經在他眼中猶如螻蟻般的人,竟然不知不覺間,有了撼動他的力量。

武煌的眼中,有着濃烈的殺意掠過,因為他感覺到,周元的成長太快了,在還沒進入聖跡之地時,他的一拳,就能夠將周元重傷甚至擊斃。

然而先前,他也是一拳轟出,但所取到的效果,卻只是將周元震退而已。

甚至後者,還藉著間隙,反攻一手,將他也是搞得有些措手不及。

如果這種情況繼續持續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這個他曾經眼中的螻蟻,還真有可能與他正面相戰了。

一想到那一幕,武煌眼中的殺意幾乎就要暴涌出來。

他無法想象那一幕,因為那會觸及他內心最深處不可觸及的恐懼。

猶如實質般的殺意,在武煌周身涌動,捲動着樹葉,仿佛連空氣都是變得陰冷下來。

然而,對於武煌的殺意,周元卻並沒有理會,他暴退的身影沒有片刻的停歇,與此同時,背在身後的手掌,對着後方的綠蘿打了一個手勢。

眼下的情況,對他們極為的不利,那個祝罌還在虎視眈眈,同時還有着一個更為危險的黑袍青年,那個人給他的危險感覺,並不比武煌弱。

而且,憑藉著神魂感知,他已經差距到,那個黑袍青年周身隱隱有着源氣匯聚了。

唳!

那小寒終於是被綠蘿救了出來,當即冰翼一振,化為一道寒光射出,捲起了周元與綠蘿,毫不猶豫的就對着迷霧之中射了進去。

此時,那名為葉冥的黑袍青年,手掌剛剛悄無聲息的抬起,便是怔了怔,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兩人一獸投入迷霧中消失不見。

“好敏銳的小子。”葉冥有些驚訝的道。

他這邊剛剛有着暗中動手的跡象,顯然就被周元察覺,於是後者直接當機立斷的選擇撤退,而且還是退入了迷霧中,如此一來,他們如果追擊的話,也會陷入迷霧中。

武煌則是面色陰沉,有着一種被戲耍的感覺。

這是周元多少次從他的手中安然逃脫了?

“你這個對頭,有些不簡單呢,明明只是天關境初期的實力,卻是連祝罌都吃了癟。”葉冥道。

武煌面無表情,看向葉冥,道:“追不追?將他抓在手中,那周小夭必然主動找過來。”

葉冥笑道:“若他真有這個吸引力,那倒是能夠讓我們費點力氣。”

“走吧,這個周元雖然機敏,直接躲入迷霧,不過他卻是不知道,這些迷霧在我眼中,並沒有任何的阻礙。”葉冥微微一笑。

他漆黑的眼眸中,有着異光浮現,眼角血淚落下,眼前的世界再度出現變化,重重迷霧消退,而兩人一獸的身影,則是在視線中變得明亮起來。

“那個方向,走吧。”葉冥伸出手指,指向了一個方向。

武煌第一個暴射而出,身如閃電,直追而去,他的眼中,寒光與殺意涌動着。

“周元,這一次,你插翅難逃!”

“我不會再讓你有機會成長,所以這裡,就是埋葬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