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間空地,周元瞪大眼睛的望着綠蘿,實在想不明白這家伙哪來的這麼大的膽子,明知道那金池有着一頭神秘的源獸守衛,竟然還敢去打主意。 更新最快

被周元盯着,綠蘿有些心虛的道:“那頭源獸頭領雖然不會弱,但如今這裡這麼多驕子,蟻多咬死象,幹嘛要怕它?”

周元白了她一眼,這裡驕子不少,但山裡面源獸更多,而且還不缺四品源獸。

“你就幫幫我嘛,小寒很需要那金池的。”綠蘿眼淚汪汪,可憐兮兮的道。

周元瞧了裝模作樣的綠蘿一眼,微微沉思,道:“也不是不可以嘗試,但如果到時候發現那源獸頭領太強,我們就只能撤退。”

萬一那神秘源獸達到了五品,他們基本沒戲,因為那必須要出動神府境的強者才能夠匹敵。

綠蘿見到周元語氣鬆動,頓時連連點頭。

“有什麼計劃不?”周元問道。

“這片山脈,到處都是能夠遮蔽感知的霧氣,不過經過先前許多人的探測,倒也是探測出了一些道路能夠抵達金池。”

“不過這些道路上,都是有着源獸鎮守,四品以下的源獸不成阻礙,但到了深處後,就會遇見四品源獸,我就是在那裡被攔回來的。”綠蘿說道。

“如果我們兩個聯手的話,應該就能夠輕鬆的闖過去!”

周元瞧得信心滿滿的綠蘿,倒是聳聳肩,既然她執意的話,那就可以去試試,對於那金池,他倒也是有點興趣,若是真能夠混一分造化,那他自然不會拒絕。

“先試試吧。”周元道。

綠蘿興奮的點點頭,然後便是揮揮小手,在前帶路,一路繞過林間,最後開始對着深山而去。

而她所走的路子,周元觀察了一下,果然是發現霧氣稀薄,並不像其他地方那樣濃郁得連方向都分辯不出來。

“這道路沒其他人?”周元好奇的道,這種地方,應該被擠破了才對吧?

“因為這裡是屬於我的。”綠蘿得意的道。

“其他人服?”周元訝異的道。

綠蘿歪着頭,道:“剛開始不服,後來被我打了幾頓,就都服了,然後這裡就屬於我了。”

周元豎起拇指,有脾氣,惹不起。

兩人說笑着前行,一路上周元能夠隱隱的感覺到周圍的濃霧中,隱隱有着諸多的獸吼聲傳出,一雙雙獸瞳暗中窺視。

不過這些源獸最終都沒有現身阻截他們,周元知道,這應該是綠蘿的手段。

雖然那些四品源獸她沒辦法,但這些四品以下的源獸,她卻是能夠溝通,驅使。

於是,一路而來,異常的順利。

直到踏入山脈深處,周元的腳步緩緩的停了下來,因為他察覺到,一股凶悍的氣息,在那遠處盤踞,濃濃的凶威,不斷的散髮出來。

“這就是攔路的四品源獸。”綠蘿小臉也是緊繃起來,道。

在其肩膀處,那冰藍色的小鳥身體上開始有着冰藍源氣涌動。

周元盯着前方,只見得那裡,地面微微的震動着,最後他便是見到,一頭約莫十數丈,背生雙翼的斑斕巨虎, 自那濃霧中,緩緩的邁步走了出來。

獸瞳之中,滿是凶殘的鎖定他們。

...

山脈某處。

甄虛漫步前行,他那灰白的眼眸,仿佛不帶絲毫生機,整個人猶如一個行走的活死人一般,渾身冰涼,沒有溫度。

忽然,他邁動的腳步緩緩的停下。

他抬起頭來,望着前方,在那裡,有着薄薄的霧氣,霧氣中有着一顆大樹,而此時,一道人影盤坐在樹幹上,低頭望着他。

那是一名青年,生着一張人畜無害的娃娃臉,帶着笑容,一眼看去,倒是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不過甄虛只是眼神漠然的盯着他。

“呵呵,你好啊...”那青年衝著甄虛笑道。

沒有得到回應。

青年沒有在意,依舊笑呵呵的道:“我叫做江泉,來自東玄大陸江家。”

甄虛的眼光終於是動了動,他盯着眼前那名為江泉的青年,道:“看來你們東玄大陸的老鼠,還真是混進來了不少。”

江泉笑道:“你是閻羅宗的那個小閻王吧?”

“我想在那聖碑上留個名,所以...想要請你幫個忙...”

“請你死在我的手中,好嗎?”

就在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江泉的眼神陡然陰冷下來,屈指一彈,只見得甄虛腳下的地面陡然碎裂,兩道藍色源氣宛如冰錐一般,攜帶着鋒銳,閃電般的對着甄虛雙腳切割而去。

甄虛的身影,也是在這一瞬間拔升而起。

藍色源氣划過,空氣被撕裂,同時也是將甄虛的小腿上留下了兩道深深的痕跡,然而那痕跡呈現灰白色彩,卻並沒有任何鮮血的流出。

甄虛面色漠然,仿佛察覺不到腿上的傷勢,手掌猛的一握。

在那江泉身後,一道灰黑源氣悄然的涌來,宛如陰暗中的毒蛇,然後對着其後背心要害,陡然暴刺而下。

刺啦!

江泉背後有着藍色源氣升騰起來,猶如一片汪洋大海,將那暗襲而來的灰黑源氣抵禦下來,灰黑源氣中所蘊含的屍毒,卻是在一遇見藍色源氣時,就會分散,化解...

“不愧是蒼茫大陸的頂尖驕子...真是警覺。”江泉笑道。

甄虛腳下有着灰黑源氣涌動,將其馱負在半空,他灰白眼目盯着江泉,道:“老鼠就是老鼠,只會偷襲。”

“你不也一樣麽,剛一見面,就在暗中下手了。”江泉笑道。

“不過看來,你倒的確是有點能耐,不枉我特地跑一趟。”江泉緩緩的抬起手掌,這一瞬間,驚人的源氣自其體內陡然爆發開來,藍色的源氣在其身後呼嘯,宛如浪潮一般,帶着驚人的氣勢。

“聽說你曾經耗死過一位太初境?”

江泉微笑道:“真巧,也有太初境的人,被我用這種方式玩死。”

“而今天...你也會品嘗到相同的結果。”

轟!

然而他的聲音尚未落下,甄虛的體內,已是有着滾滾灰黑源氣席卷而出,下一瞬間,便是化為了無數道灰黑氣流,鋪天蓋地的對着江泉籠罩而去。

“你的廢話,有點多。”

嘩!

江泉眼神冰冷,袖袍一揮,藍色源氣呼嘯,猶如一道萬重水浪,拍打下來,與那無數灰黑氣流相撞。

轟!

兩者全力動手,頓時有着衝擊波肆虐開來,整個地面,都是在此時崩裂開來...

而江泉則是舔了舔嘴唇,眼中有着殘忍之色流露出來,陰冷的聲音,在這林間迴蕩。

“今日過後,你們蒼茫大陸這些頂尖驕子...都將會成為我們東玄大陸的踏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