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深山中。 更新最快

山巔上,武煌與葉冥站立,他們的眼中,源氣涌動,目光銳利的掃視着茫茫山脈。

唰!唰!

有着四道身影腳踏源氣掠來,落在他們身前。

“沒找到。”四人皆是說道。

武煌皺了皺眉,淡淡的道:“之前我們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以傷換傷的傷到那周小夭,我們的優勢在於我們修煉了源氣,肉身強橫,再強的傷勢都能漸漸恢復,但周小夭卻肉身孱弱,現在的他,是最為虛弱的時候。”

“既然我們下手了,那就必須斬草除根,不能給他恢復的機會,不然對我們都是威脅。”

葉冥也是點點頭,笑道:“武兄說得很對,既然出手,那就不能留後患。”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留一手了。”

他笑着,然後抬起那漆黑的眼瞳,眼瞳中仿佛是有着漩渦流轉,他眼前的世界,也是在此時出現了一些變化。

世界變得灰暗,那茫茫山林猶如是變得虛幻了起來,而其中出現了一道道光團,那些光團,是源氣的光芒。

山林中源獸無數,所以葉冥直接略過這些光團,而是探尋着一些極為隱晦的源氣波動。

如此約莫數分鐘後,他眼神終於是一頓,看向了北方,在那遠處,有着一道細微的源氣光芒,光芒極為的隱晦,若是不仔細看的話會直接忽略。

“找到了。”

葉冥雙目閉攏,眼角有着一滴鮮血流淌下來,顯然開啟這種秘法,對於他的眼目也是有着損傷。

“走。”

不過他沒有理會,直接是率先對着北方暴射而去。

武煌等人立即跟上。

與此同時,在那遠處的森林中,一道纖細的身影停了下腳步,正是夭夭。

此時的她,俏臉微顯蒼白,但那眉宇間,並沒有驚慌,反而是愈發的冷漠。

“被髮現了麽...”

她低聲自語,玉手中握住一道卷軸,正是那道卷軸散髮出光芒,將她的身軀籠罩,同時也是遮蔽了所有的氣息。

但沒想到對方手段也是不弱,依舊還是察覺到了她。

轟!

遠處忽有一道狂暴的源氣波動衝天而降,狠狠的轟向了夭夭。

夭夭輕靈的掠出,避開了那道源氣轟擊,她抬起頭,只見得後方的天空上,數道源氣光芒對着她疾射而來,已是能夠看見武煌,葉冥等人。

“周小夭,你的肉身孱弱,堅持不了太久的,還是直接束手就擒吧。”葉冥沙啞的聲音,似遠似近的傳來。

然而,對於他的聲音,夭夭並未理會,玉手一握,又是一道卷軸出現,直接捏碎。

咻!

光芒籠罩了夭夭的身軀,她周身空間仿佛都是扭曲了一下,身影直接消失,下一瞬間,出現在了千丈之外。

武煌與葉冥見狀,眼神都是一凜,暗道:“竟然連短暫瞬移的源紋都掌握了,好可怕的源紋天賦...”

他們對視一眼,彼此眼中的殺意更為的濃郁。

“這種瞬移,穿梭空間,對肉身會造成負擔,他毫無源氣,絕對無法堅持太久。”

“不能放過他!”

兩人腳下源氣暴涌,速度猛然加快,直追而去。

一行人一追一逃,短短半日,不知道穿過多少山脈,荒原,然而那武煌與葉冥卻是極為的頑固,緊追不捨,絲毫不肯放鬆。

而在那前方,夭夭臉頰也是愈發的蒼白,這種趕路,對她造成了很大的消耗。

只是,誰都沒發現,隨着時間的推移,夭夭明眸之中的寒意,開始越來越盛,在其眉心,一道古老的符文,若隱若現。

突然,某一刻,夭夭似是失去了耐心,身形忽然的停頓了下來。

“他支持不住了!”武煌與葉冥皆是一喜,身形疾掠而至,落在了夭夭的後方,而另外四人,也是攔住了其他的方向。

“總算是認命了嗎?”武煌淡淡的道。

夭夭抬起臉頰,沒有情緒波動的望着武煌,道:“你以為你能活這麼久,是因為你的能耐嗎?只不過是因為我答應過周元,你的命留着他來收而已。”

武煌眼神一沉,道:“死到臨頭,還要嘴硬嗎。”

夭夭將披散下來的長髮漸漸的輓起,俏臉冰冷,道:“不過,我覺得你實在是太過的令人討厭,所以,我答應周元的事,要不作數了。”

她面無表情,但眉心間的古老光紋,隱隱的有着閃爍的跡象。

“不對勁,殺了他!”

葉冥與武煌眉頭一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出聲,當即兩人毫不猶豫的一拳轟出,狂暴的源氣呼嘯而下,狠狠的對着夭夭轟擊而去。

夭夭望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源氣攻勢,冰冷着臉頰,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的點向眉心的古老符文。

隱隱間,似乎是有着什麼恐怖的東西,將要被解開。

轟!

源氣呼嘯而至,不過,就在夭夭的手指距離眉心還有半指距離的時候,忽然一道鬼魅的身影暴射而出,直接一把就抱住了夭夭,青光閃現間,瞬間突破了武煌他們的封鎖。

“給我攔住!”葉冥率先回過神來,厲聲道。

那四位東玄大陸的驕子毫不猶豫的出手,快若閃電般的撲向了那道青光。

“咯咯。”

青光中,有着一道清脆柔媚的嬌笑聲傳出,只見得青光閃現,猶如一尾游魚,身法鬼魅得讓人眼花繚亂,青光掠過,直接就自四人的圍堵間穿了過去。

穿過圍堵,青光毫不停留,數個閃爍間,就已消失在了茫茫林海中。

轟隆!

而此時武煌,葉冥兩人的攻勢方纔落在空地上,將那片地面生生的撕裂開來。

葉冥面色有些陰沉,沒想到馬上就要心愿得逞,但卻又出現了變故。

那道青光的速度,快得連他都是心驚。

“那是誰?實力還算可以,但速度太快了。”葉冥看向武煌,先前短短數息間,他能夠感受到那道青光的實力,雖說厲害,但卻在能夠解決的範疇,可對方的速度,卻連他都望塵莫及。

武煌也是面色難看的盯着那道青光消失的地方,半晌後,方纔從牙縫中蹦出蘊含著震怒的森然之聲。

“該死的左丘青魚!”

(月初,大家有月票的話,請投給元尊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