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更新最快

黑色的雷雲,噴吐着如銀蛇般的雷霆,那一道道雷霆呼嘯而下,最後轟擊在了一顆黑色的引雷石上,釋放出風雷之力,傾瀉在了下方盤坐的周元身上。

而每當那風雷之力落下時,周元的身體就會禁不住的顫抖。

雖然那種劇痛已經麻木,但身體依舊會不自覺的做出反應。

周元的眼目緊閉,他沒有理會身體的劇痛,在這足足數天的修煉間,他已是漸漸適應了雷霆的劈打。

而此時,他全神關註着體內,在那涌動着雄渾源氣的血色氣府中,隱隱的出現了細微的雷光,這些雷光外,還纏繞着風聲。

雷光與風聲閃爍,彼此匯聚,時不時的吸收一縷源氣,漸漸的,似乎是化為了一道極為玄妙的痕跡。

那道痕跡,似雷似風,宛如天成,極為的晦澀深奧。

這道痕跡,被稱為術痕。

經由特殊的修煉之法,修煉出來的痕跡,一旦術痕修成,便會烙印在自身氣府中,這就猶如一顆種子一般,日後要施展的話,以源氣催動,彼此融合,便是能夠成功的施展出來。

不過小天源術的術痕顯然要簡單一些,據說那些真正的天源術,術痕的凝聚極為的困難,那對於自身的天賦,悟性都有着極為苛刻的要求。

據說那些大能,修行眾多,氣府內術痕宛如繁星,種種強大源術信手拈來,而在這些大能隕落後,術痕也有可能依靠其意志而留存下來。

就如同如今聖跡之地中,那些存在於源獸體內的源術一般...

而眼下周元凝聚出來的這道“大風雷”術痕,也只是初步形成,想要真正圓滿,還得需要自身不斷的與風雷接觸,感悟其中的力量。

轟!

周元緊閉的雙目,在此時猛的睜開,眼瞳中似有雷光掠過。

他雙掌上下輕疊,猶如環抱日月,氣府內的術痕震動起來。

嗤啦。

有着雷光浮現,只見得周元的掌心間,雷光閃爍,初始猶如一顆光點,最後在源氣的灌註下陡然膨脹開來,直接是化為了一顆尺許左右的青黑雷球。

雷球上面,有着狂暴無比的波動散髮出來。

周元手掌一甩,青黑雷球暴射而出,速度快得驚人,一閃之下,便是出現了百丈之外,然後轟在了一座山頭上。

轟隆!

整個山頭都是在此時崩裂,巨石滾落,破壞力驚人。

“不愧是小天源術!”周元望着這種破壞力,也是忍不住的一驚,先前他只是隨手施展,並未全力,但那所造成的破壞力,已經比他全力施展龍碑手還要強了。

周元的臉龐上有着喜色浮現出來,這“大風雷”的確沒讓他失望,也不枉他這些天被雷劈。

“這大風雷修成,我的戰鬥力,又有所提升。”周元自語,如今的他,就算是遇見了那些頂尖驕子,應該也有了一戰的資本。

“嗡。”

而就在周元自語時,他忽然察覺到高空上的聖碑有所震動,當即抬起頭來,然後便是見到,在那聖碑上,有着光芒凝聚。

見到這一幕,周元眼神頓時一凝,當聖碑出現這種動靜時,那就代表着,聖碑上又有變化了...

“這次是誰碑上留名了?”

在周元的註視下,聖碑上,光芒掠過,漸漸的有着古老的文字出現。

武煌。

東玄大陸,葉冥?

首先出現的兩行字,直接是讓得周元愣了下來,武煌他倒是熟悉,但那葉冥是誰?東玄大陸?這人竟然不是他們蒼茫大陸的人?

那他怎麼會進入聖跡之地的?

周元皺了皺眉,不過下一刻,當他在看見了這兩個名字之後的文字時,面色瞬間劇變,森然的殺意,猛的自眼中涌了出來。

“武煌,葉冥,聯手戰周小夭...”

“周小夭,傷。”

轟!

狂暴的源氣猛然間自周元的體內爆發開來,周元的面龐直接是在此時變得猙獰起來。

“武煌,我要你死!”

充滿着殺意的低吼聲,在山頂上響徹起來,竟是蓋過了漫天雷鳴聲。

狂暴的源氣,一**的涌動着,許久後方纔漸漸的平息下來,周元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死死的盯着武煌的名字。

顯然,武煌第一次與夭夭交手落入了下風,但之後,他卻與那個來自東玄大陸的葉冥聯手,而能夠被武煌認同,顯然這個葉冥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

面對着這兩位頂尖的驕子,夭夭雖然神魂強大,但她也有着短板,那就是沒有源氣,自身孱弱,一旦被近身,很有可能會受傷。

“夭夭受傷了,不行,我得立刻找到她!”

周元面色鐵青,直接躍下了山峰,身形落到半空時,源氣在其腳下形成暗金色的氣團,他腳踩源氣,陡然衝天而起。

他答應過蒼淵師父,要保護夭夭,然而如今,夭夭卻是受傷了,萬一她出現什麼意外,恐怕周元會自責一輩子。

周元的眼中,殺意澎湃。

“武煌,這聖跡之地,就是你埋骨的地方!”

...

在周元看見聖碑的時候,與此同時,整個聖跡之地中,那諸多的驕子,也是瞧見了那登上聖碑的兩個名字,當即又是爆發出滔天的嘩然聲。

“武煌果然也碑上留名了?”

“不過那葉冥是什麼東西?該死,竟然是東玄大陸的人?”

“聖跡之地是我們蒼茫大陸的造化,這些東玄大陸的人怎麼混進來的?他們難道想要來搶奪我們蒼茫大陸的造化?”

“武煌真是無恥,竟然與東玄大陸的人聯手對付周小夭!”

“哼,原本還以為這武煌是個人物,沒想到也是如此的不擇手段,絲毫顏面不要,打不過別人,還要聯手外人出手。”

“的確厚顏無恥,若是被我遇見,定要吐他一臉口水!”

“......”

嘩然響徹在聖跡之地的每一個角落,所有人都被聖碑上顯露的信息震撼到了,當然,最讓得他們義憤填膺的還是那個叫做來自東玄大陸的葉冥。

這是否是說,聖跡之地中,已經潛入了東玄大陸的驕子?

他們的目的,顯然就是來奪取他們蒼茫大陸的造化。

看來這一次,這聖跡之地中的水,非常的深...

...

(新的一月,大家有月票的話請投給元尊吧,麽麽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