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周元與蕭天玄的大戰,已經過去了七日的時間,這七日內,聖跡之地漸漸的熱鬧與沸騰起來,因為越來越多的造化出現,形成各種奇妙之地,若是闖入,則是能夠獲得極大的收穫。 更新最快

這些天來,已經傳出了一些好運者獲得造化,脫胎換骨,原本只能算做一般的實力,卻是一躍而上,成為了諸多驕子中的佼佼者。

如此一來,更是讓得無數驕子眼熱,一時間,尋找造化之地,成為了所有人最夢寐以求的事。

當然這之中自然也爆發了諸多激烈的戰鬥,在這些戰鬥中,一些驕子從中脫穎而出,並且聲名鵲起。

這其中,也就包括了打敗蕭天玄的周元...

只是他們這些人與夭夭一比,倒是顯得不值一提,因為至今為止,那聖碑上面,依舊還只有夭夭一個人的名字。

顯然,想要得到那所謂的顯赫戰績的評價,並不容易。

因此,所有人都是在埋頭苦修,不斷的獵殺諸多源獸,想要儘快的提升自身的實力,也好能夠得到那戰績顯赫的評價,留名聖碑。

而周元,也是如此。

在不斷獵殺着源獸提升自身實力時,他也是在不斷的找尋着雷暴天氣,因為只有在雷暴中,他才能夠修成那道名為“大風雷”的小天源術。

而在他這種尋找下,最終也是找到了合適的地方。

...

轟隆隆!

這是一片荒蕪的大地,群山聳立,山峰極高,直入雲霄,而這些山巒上,不見任何樹木,光禿禿的,看上去極為的荒涼。

而在這片山峰之頂,常年有着雷雲密佈,轟隆隆的雷鳴聲不斷的傳出,響徹天地。

周元立於一座巍峨的大山上,大山山頂沒入了雷雲中,四周滿是黑雲,雷霆瘋狂的在其中閃爍,看上去讓人心驚肉跳。

不過周元卻是滿臉的欣喜,只因這裡,正是修煉“大風雷”最好的地方。

“找了好多天,總算是找到了。”周元贊嘆一聲,在這種地方,他定然能夠將“大風雷”修成。

而到時候一旦修成了這道“小天源術”,他的戰鬥力,也會再度提升。

他在山巔盤坐下來,心神漸漸的凝定,那響徹天地的雷鳴聲,仿佛也是在耳邊淡淡的消匿。

他的腦海中,有着一篇複雜玄奧的口訣緩緩的流淌,正是那“大風雷”的修煉之法。

“感悟風雷,融於源氣,匯聚印痕...”

許久後,周元的雙目緩緩睜開,他手掌一握,只見得那顆“引雷石”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黑色的石頭緩緩的升起,最後懸浮在了頭頂上方。

周元灌註源氣,頓時那“引雷石”無數孔洞中隱隱有着奇特的雷鳴聲響起。

轟轟!

漫天的風雷,仿佛是在此時受到了某種吸引,一聲巨響,便是有着一道約莫尺許左右的雷光呼嘯而下,擊打在了“引雷石”上。

“引雷石”一陣顫抖,雷光卻是被它吸收而進,緊接着,再度從那無數孔洞中噴出,直接就轟在了周元的身體上。

雷霆落在身上,頓時將周元打得顫抖起來,渾身的血肉都是沸騰起來,一股劇痛自身體錶面散髮出來。

周元齜牙咧嘴,但卻咬着牙支撐着。

想要感悟風雷,在體內留下風雷印痕,那就得經受風雷衝擊,如此才能夠讓自身漸漸的適應。

小天源術玄奧強大,遠非玄源術可比,所以其修煉方式,也更為的奇異與艱難。

“好在有引雷石,能夠不斷的吸引風雷,不然的話,效率怕是要降低許多。”周元自語了一聲,然後便是搖搖頭,摒棄雜念。

轟轟!

於是,在這山巔上,雷鳴開始不斷的響徹,璀璨的雷光之中,隱約可見周元那不斷顫抖的身影。

...

聖跡之地,某處。

深林之中。

一身白衣的夭夭,斜坐在那樹幹上,一雙長腿在修身長褲的包裹下,顯得極為的纖細筆直,她輕輕晃着腿,然後從乾坤囊中取出一隻玉杯,伸進樹洞中。

待玉杯再度取出時,只見得其中竟然盛滿了碧綠色的液體,一股濃郁的酒香散髮出來。

“呵,沒想到在這裡竟然會遇見這麼好的東西。”夭夭輕輕抿了一口,粉嫩的舌尖輕輕舔了舔紅唇,然後那絕美如玉般的臉頰上,便是露出一抹滿意的笑顏。

“嘰嘰!”

在那一旁的大樹下,有着一群猿猴在憤怒的嘶嘯着,但又不敢靠近,只能急得抓耳撓腮,嘰嘰叫個不停。

“我就喝一點...”聽到這些猿猴的叫聲,夭夭歪着頭,看向他們,微微一笑,道:“不過你們若是再打擾我的話...就幹掉你們哦。”

吵雜的尖嘯聲瞬間安靜下來,那些猿猴渾身汗毛都是倒豎起來,抱在一起瑟瑟發抖,因為在這一刻,它們感覺到眼前這個人類好可怕...

“真乖。”夭夭螓首微點,仰起雪白修長的脖頸,將那玉杯中的酒液,一飲而盡。

她隨手將玉杯丟開,空靈而清澈的眸子中,有着點點寒意凝聚起來,她淡淡的道:“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

在那前方,一道赤光落了下來,正是武煌。

他腳踩着樹葉,身形卻是紋絲不動,他盯着夭夭,緩緩的道:“你與那周元是什麼關係?若是你在我與他之間選擇兩不相幫的話,今日我可以離去。”

夭夭玉手中出現了一柄摺扇,輕輕的拍打着掌心,她微微偏頭,看向那武煌,淡聲道:“我對小偷可沒什麼好感。”

“你說什麼?”武煌眼神一寒,有着驚人的氣勢自其體內散髮出來。

夭夭摺扇抵着尖俏的下巴,懶洋洋的道:“拿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那不是偷,是什麼?”

“看來你真是活膩了!”

武煌眼中仿佛是有着火焰涌起來,他冰冷的聲音中,充滿着森然的殺意。

“這才沒幾天時間,看來你就好了傷疤忘了疼了。”夭夭那光潔的眉心,有着神魂光芒閃爍,一股強大的神魂波動,散髮開來。

“呵呵,真是好強大的神魂...”

深林間,突然有着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只見得在夭夭後方不遠處,一道黑衣人影緩緩的走了出來,赫然是那葉冥。

“上次暗中窺視的人,就是你吧?”夭夭偏頭,看了葉冥一眼,淡淡的道:“沒想到你們兩人竟然攪到一起去了。”

葉冥輕嘆一聲,道:“年輕一輩中,我就沒見過比你神魂更強的人,所以...為了穩妥起見,我覺得你不應該繼續出現在聖跡之地。”

“你會成為我們最大的阻礙。”

夭夭也是在那樹幹上站了起來,身材修長得有些霸道,她聲音平靜的道:“你們兩人聯手的確很強,但不一定能夠留下我。”

葉冥輕笑着點點頭,道:“那麼,現在呢?”

他伸出手掌,輕輕一拍。

轟!

四道強大的源氣波動,猛然在深林中爆發,周圍一片片的樹木被橫掃折斷,他們形成了陣型,遙遙的將夭夭所在的地方,圍困了起來。

夭夭看了一眼那四個方向,這一次,她的柳眉,終是微微的蹙了起來,對方竟然出動了這種陣容來對付她,倒真是要有點麻煩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