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找到了。 更新最快”

周元望着那湖泊邊的巨獸,此時的後者,渾身鮮血流淌,源氣衰弱,顯然是被重創。

“這蕭天玄還真是有些能耐啊。”周元再度感嘆一聲,能夠將一頭四品風雷獸逼到這種地步,沒點本事還真是做不到。

不過,再有能耐,這桃子,他周元今天都摘定了。

周元手掌握住天元筆,筆身迅速的膨脹起來,他身形一動,毫不猶豫的掠了出去,直指那頭重創的風雷獸。

吼!

那風雷獸也是立即察覺到源氣波動,當即發出虛弱的怒吼聲,巨嘴一張,便是有着一道風雷呼嘯而來,狠狠的對着周元轟了過去。

不過,此時被重創的它,源氣耗盡,實力十不存一,所以風雷轟來,直接就被周元一筆震碎。

那風雷獸見狀不妙,就欲再度逃遁。

“哪裡走?”

周元一笑,手中天元筆猛的一抖,只見得那筆尖雪白毫毛陡然暴射而出,猶如白色匹練一般,直接是纏繞住了風雷獸的獸爪。

而在纏繞住風雷獸後,只見得那些雪白毫毛直接是順着傷痕,對着風雷獸體內瘋狂的鑽了進去。

風雷獸發出咆哮聲,身軀上風雷震動,但卻無法震碎雪白毫毛。

周元身形一動,直接是落到了風雷獸頭顱之上,他也沒有半點的猶豫,手掌之上,有着青色鱗片浮現出來,然後猛然一拳轟下。

“龍碑手,破天!”

蘊含著狂暴源氣的一拳轟下,直接是轟在了風雷獸腦袋上,一拳便是轟碎了頭顱,徹底滅絕了風雷獸的生機。

轟隆!

風雷獸龐大的身軀無力的墜落下來,震得地面都在抖動,湖面上泛起漣漪。

周元收起天元筆,眼神熾熱起來。

因為伴隨着風雷獸生機的散去,只見得其身體上開始有着一縷縷白霧升起來。

那每一縷白霧,都是蘊含著極為精純的源氣。

“不愧是四品源獸,遠比之前遇見的那些雄渾。”周元贊嘆道,之前獵殺的源獸,都只有一縷,然而這風雷獸,卻是數十倍之多。

白霧不斷的升騰,最後開始凝聚,滴溜溜間,竟是形成了一道約莫人頭大小的白色氣團,氣團漸漸的縮小,最後竟是化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白色珠子。

珠子宛如盛裝着雲海,漂亮至極,然而那自其中散髮出來的雄渾源氣,卻是讓得周元垂涎三尺。

周元抹了抹嘴,他能夠感覺到,如果他吸收了這枚白色源珠,很有可能就會徹底的填滿自身氣府。

到時候,他就能夠跨出那一步,真正的踏入天關境!

周元深吸一口氣,壓制下澎湃的心情,然後小心翼翼的將這枚白色源珠接過,收入乾坤囊。

而在周元收走白色源珠後,他再度眼熱的見到,一縷白霧再度從風雷獸的身上裊裊升起,最後化為了一道青黑色的玉簡。

周元閃電般的伸出手,一把就將其抓在了手中,眼神滾燙。

玉簡一入手,便是有着信息涌入周元腦海。

周元閉目感應,片刻後睜開雙目,眼中有着狂喜的光芒涌現,正如他所料,這道玉簡之中,記載着一道小小天源術。

這道小天源術,名為大風雷。

修煉之法尚未讀取,因為這些玉簡都是一次性的,一旦接受,玉簡也會碎裂,無法再給第二人修煉。

“總算是得到了。”

周元心滿意足的收起玉簡,事到如今,他也算是得到了一捲小天源術,若是修煉成功的話,對於他自身的實力提升,無疑是極為的巨大。

“這一次收穫倒是不小。”

周元忍不住的一笑,不僅得到了一枚白色源珠,能夠助自身突破到天關境,更是得到了一捲小天源術。

“咻!”

而就在周元打算處理一下風雷獸的屍體時,忽然空氣震動,有着尖銳的破風聲響起,一道凌厲無匹的勁風自後方呼嘯而來,刁鑽狠辣的直指其腦袋。

周元反應也是不慢,手中天元筆猛的一抖,雪白毫毛陡然間化為無數道白絲,在其後方交織,猶如是形成了一層層白網。

嗡!

一道赤紅光芒擊中白網,一層層的逼近下來,不過最後在距離周元還有尺許距離時,便是消耗了力量,最後化為一柄火紅的長槍倒射而回。

周元轉過身來,望着不遠處的一座山頭上,只見得那裡,有着數道人影而立,當先兩人,赫然便是那蕭天玄與古靈。

“竟然追過來了。”周元瞧得他們,也是有些訝異。

“原來都是你在搞鬼!”蕭天玄此時的面色,異常的難看,他陰沉沉的盯着周元,眼中有着殺意涌動。

此時此刻,他哪還想不明白先前出現的問題,必然是周元暗中做了手腳,才讓得那風雷獸逃出了他們的圍困。

那一旁的古靈也是俏臉不好看,冷笑道:“原來是你,好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原來你就等着我們兩敗俱傷。”

蕭天玄陰冷的盯着周元,道:“若不是這風雷獸身上有殘餘的“玄黃泥”,今日恐怕還真被你得逞了。”

他對着周元伸出手掌,聲音漠然:“若是識趣的話,將你先前從風雷獸身上得到的東西,還有古家的至寶,都交出來吧。”

“那些東西,你還沒資格消受。”

周元聞言,笑了笑,然後他一拍乾坤囊,那枚白色源珠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你說的是這個嗎?”

蕭天玄貪婪的盯着那白色源珠,尋常源獸體內僅有一縷精純源氣,然而這風雷獸體內,卻是凝聚了一顆源珠,由此可見其中蘊含著多麼雄渾的源氣。

“交出來!”

周元手指磨挲着白色源珠,衝著蕭天玄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最後他直接輕輕一拋,便是將那白色源珠丟入嘴中,一口就吞了下去。

“你看,我直接把它吃了,不就能夠消受了?”周元笑眯眯的道。

蕭天玄獃了下來,下一瞬間,猙獰的神情陡然從他的臉龐上涌現出來。

“周元,我要你死!”他暴怒的咆哮道。

他費盡了那麼多底牌,才將風雷獸耗得油盡燈枯,結果沒想到最後卻是便宜了周元!

“給我殺了他!”他咆哮,在其身後,那數名天關境後期的驕子也是不善的盯着周元。

不過周元卻懶得理會他們,反身一躍,便是投入到了湖泊之中,消失不見,隱隱的有着聲音傳來:“蕭天玄,待我突破到天關境,我們再來算算這筆賬!”

現在還不是跟他們動手的時候,吞了那枚源珠,他需要找地方吸收,並且突破。

唰!

蕭天玄等人也是迅速追擊到湖泊邊,一頭就鑽了進去,不過很快又鑽了出來,面色鐵青。

“這湖泊中四通八達,不知道他跑哪去了。”古靈咬着銀牙,道。

蕭天玄氣得渾身發抖,好半晌後,才壓制住心中的暴怒,陰森森的道:“他跑不遠,給我搜,一寸寸的搜,等我將他找出來,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聲音之中,殺意幾乎噴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