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蒼茫大陸無數驕子涌入聖跡之地時,沒有人知曉,在那遙遠的地方,另外一座大陸的山巔上,有着耀眼的光芒爆發出來,只見得那地面上,刻畫着一道巨大的源紋,源紋散髮着驚人的波動,將這天地間的源氣,盡數的匯聚而來。 更新最快

而此時,在那巨大源紋中央,有着五道身影矗立。

巨大源紋結界之外,有着數道身影凌空而立,他們的身軀上,散髮着極為強大的源氣波動,威勢恐怖。

“葉冥,如今那蒼茫大陸的聖跡之地已經開啟,我們會開闢傳送源紋,將你們五人送入其中,你們乃是我們東玄大陸上頂尖的驕子,此次前去,必要搶得聖跡之地的大造化,若是成功,你們的前途,必定無可限量!”在那源紋結界外,一名面色冷厲的老者,沉聲說道。

“那蒼茫大陸一片混亂,不似我東玄大陸,由我們五大家族掌控,而你們,是我們五家傾盡全力培養出來的頂尖驕子,所以,你們絕不能輸給蒼茫大陸的那些驕子!”另外一名黑衣老嫗也是開口說道。

在那源紋結界中,有着一人撓了撓頭,露出人畜無害般的笑容,道:“蒼茫大陸上雖然沒有什麼強大勢力,不過六聖宗的使者也是那裡,萬一被知曉了,不會找我們麻煩吧?”

那面色冷厲的老者淡淡的道:“天地造化,本就不屬於誰獨有,若是蒼茫大陸的驕子無能,守不住屬於他們的造化,那自然要交給有能者,所以就算六聖宗的使者知曉了也不會說什麼,而且只要你們成功,自然也能進六聖宗。”

“安啦安啦,區區一個蒼茫大陸而已,他們那些頂尖驕子的信息,我們都已經掌握了,不算太大的問題。”源紋結界中,有着一道嬌軀修長的女孩,她揮了揮手,不在意的道。

“葉冥,此行奪取蒼茫大陸的造化,以你為主,其餘人都需聽你指揮。”黑衣老嫗看向五人最居中,那裡,有着一名黑袍青年。

黑袍青年的眼目一直微閉着,此時聽到聲音,方纔緩緩的睜開,黑色的眸子中,仿佛是一片黑暗,令人感到詭異無比。

他沒有回答,只是用那漆黑的眼瞳看向了身旁的其他四位驕子,漠然的道:“此行奪取造化,不管是那蒼茫大陸的驕子還是你們,若是阻礙了我,我都會將你們...殺了。”

他的聲音,沒有波瀾,也沒有殺意,但當其說出來時,連其他四位東玄大陸上的頂尖驕子都是打了一個寒顫,但出奇的是都沒有反駁。

“開始吧。”

見到無人說話,那黑袍青年方纔抬頭看向源紋結界外,淡漠的道。

那冷厲老者五人也是點點頭,只見得他們一揮衣袖,頓時雄渾源氣呼嘯而出,涌入了源紋結界之中,頓時源紋震動起來,竟是連空間都是被撕裂得扭曲。

而在空間扭曲間,那源紋中的五道身影,也是漸漸的變得虛幻,最後隨着光芒徹底爆發,他們的身影,也是隨之消失不見。

望着五道身影消失,那凌空而立的冷厲老者等人方纔鬆了一口氣。

“那蒼茫大陸,實力不如何,卻是擁有着一片聖跡之地,也真是怪不得我等會覬覦一下了。”

“哈哈,放心吧,葉冥五人乃是我們五家年輕一輩中的翹楚,有他們出馬,那小小蒼茫大陸上的驕子又算得了什麼。”

“嗯,此行應該無礙,只要取得這番造化,未來我們五家,說不定也是能夠出現開闢法域的強者,到時候,甚至可以開宗立派,成為這蒼玄天中真正的一方巨擘。”

...

出現在周元面前,是一片廣袤無邊的古老天地,參天古樹矗立,遠處有着仿佛能夠直達天際雲霄的巨山,整個天地間,都充斥着一種古老,蠻荒般的氣息。

目光看向天空,卻不見了繚繞的霧氣,只是一眼看去時,那天空的色彩呈現暗黃之色,顯然與聖跡之地外截然不同。

“這聖跡之地內,怕是另有空間。”周元自語道。

在那蒼茫大陸上,或許聖跡之地只是一隅之地,但眼前這天地,卻顯然極為的遼闊,真要說起來,說不定比整個蒼茫大陸都要龐大。

“聖者一滴血,就造就瞭如此神妙之地...”周元感嘆一聲,真不知道那所謂的聖者,究竟是強到了何等的層次,僅僅一滴聖血落下,就化為了一方小世界。

“不過...似乎和夭夭她們走散了。”周元望着四周,空空蕩盪,並沒有半個人影的存在,顯然,夭夭她們都並不在這裡。

“看來只能獨自上路了。”周元搖搖頭,對於夭夭他倒是不擔心,雖說無法動用源氣,但她的神魂修為卻是極為的強橫,想來這蒼茫大陸上的驕子,能夠對她造成威脅的,屈指可數。

周元並沒有猶豫太久,隨便定了一個方向,周身源氣便是升騰而起,他腳掌一跺,身形暴射而出。

他全速趕路了十數分鐘,眼神忽的一凝,因為在他的前方出現了一座湖泊。

周元凝神看去,下一瞬間,他的面色便是忍不住的變了,因為他見到,在那湖泊邊,似乎還站着一道人影。

金色的衣袍,散髮的威嚴,都是極為的熟悉,赫然是那武煌!

真是冤家路窄!

那麼多人都走散了,結果偏偏他會與武煌,在這裡撞在一起。

在周元發現武煌的時候,後者似乎也是有所察覺,轉過頭來,目光就瞧見了周元,當即他顯然也是愣了愣。

不過,武煌很快也是反映了過來,當即忍不住的輕笑起來,進而笑聲變大,轟隆隆的響起。

他笑了片刻,終於是停了下來,他盯着周元,道:“你知道我剛纔在想什麼嗎?”

“我在想,我應該去哪裡找你這個周家廢龍,將你這個隱患徹底的抹掉。”

“然而,就在剛剛為此而苦惱的時候,你就出現了...”

“你知道這說明什麼嗎?”

“這說明,我擁有着真正的氣運,運隨心動,心念所至,自有所成。”

武煌盯着周元,眼神玩味,猶如看待落入掌心的獵物。

“所以,周家廢龍,我,才是真龍!”

“而這一次,無人保你,你這廢龍,又該怎麼從我的手中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