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大山,山巔上。 更新最快

周元盤坐於山岩,雙目微閉,在他的頭頂上方三尺,一顆嬰兒拳頭大小,乳白色的水晶球懸浮着,猶如聖光般的光芒降落下來,將周元籠罩。

而在其眉心處,有着一道虛影般的神魂盤坐,貪婪的吸收着那一縷縷聖光,聖光進入神魂之中,隱隱間令得其多了一絲凝煉。

這般修煉,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周元方纔緩緩睜開了雙目。

頭頂上的乳白色水晶球,徐徐的落下,最後竟是沒入了他的眉心中,而此時在其眉心處,虛幻的神魂盤坐,只不過在神魂頭頂,也是出現了一顆乳白色的水晶球,不斷的散髮着聖光,一絲絲的凝煉着神魂。

那乳白色水晶球散髮出來的聖光,猶如一圈光罩,將周元的神魂保護着,不受任何外物侵染。

周元結束修煉,有些遺憾的搖搖頭,雖說他能夠感覺到神魂愈發的凝煉,但卻始終無法突破到虛境後期。

“這神魂修煉,果真艱難。”周元感嘆一聲。

不過周元也知道修煉之事,一個腳步一個坑,不能急於求成,所以很快就收斂了心態,身形飄落下山。

空曠的林間。

當周元回來時,就見到夭夭,綠蘿兩人坐在那裡,在她們的面前,吞吞正叼着一頭剛剛獵殺的源獸,然後它歡喜的跑到夭夭面前,拱了拱。

顯然,它是打算想讓夭夭給它烤起來吃。

“不會。”不過,夭夭只是淡淡的掃了它一眼,說道。

吞吞愣了愣,然後又看向綠蘿。

綠發少女眨了眨大眼睛,燦爛的笑起來,然後搖搖頭,道:“我也不會幹活耶。”

顯然,這也是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小姐,怎麼可能會做燒烤這種粗活?

吞吞直接就焉了,無力的趴了下來。

“又多了一個小姑奶奶。”周元也是無奈的看着這一幕,他這去修煉一會,她們就能餓得大眼瞪小眼,死活不會幹活。

周元走了上來,吞吞頓時對着他發出歡喜的低吼聲。

“小畜生,也就這個時候知道討好我。”周元肚子裡面罵了一聲,但還是走了上去,一通忙碌,將那源獸剝皮去血,最後上了火架。

“還是沒突破?”瞧得周元忙忙碌碌,夭夭稍微有點不好意思,關心的問道。

周元聳聳肩。

“如果能夠吸收一滴“神魂本源”的話,你應該就能夠突破了。”夭夭想了想,道。

綠蘿小手捧着香腮,道:“但是夭夭姐姐你不是說,要吸收那“神魂本源”,需要兩種源材才能達到完美效果嗎?”

“那兩個源材叫什麼來着?”

周元接口道:“魂冥草,朱血果。”

他皺了皺眉頭,道:“這兩種源材不算多見,不好找。”

綠蘿笑道:“不急,等我們到了聖跡城,應該就能夠買到這兩種源材。”

聖跡城,乃是聖跡之地外最為龐大的幾座城市之一,同時聖跡城的城主府,也是聖跡之地這片遼闊地域中最強的勢力之一。

周元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聖跡城,只有到了那裡,才能夠最為的接近聖跡之地。

周元點點頭,如今看來也只有如此了。

“還有那古家,會不會有麻煩?我們拿走了他們古家的至寶,他們怕是不會善罷甘休。”周元忽然道。

夭夭道:“我們公佈了他們的陰謀,現在的古家恐怕早已焦頭爛額,怕是沒有時間再理會我們,不過我們多一點防備總是好的。”

周元點點頭。

花費了半個時辰,總算是將那源獸烤好,周元取出匕首,給兩位少女都是切了一塊,然後分了一大半給一旁狂流口水的吞吞。

“咚咚!”

不過,就在他們埋頭享用時,忽然感覺到大地震動起來。

三人皆是抬頭,望着深山,只見得那裡忽有許多源獸倉惶的逃跑出來,猶如後方有着什麼可怕之物一般。

“不會是古家追來了吧?”綠蘿驚道。

周元眉頭微皺,周身有着源氣涌動起來,目光緊緊的盯着密林深處,在那裡,他隱隱的感覺到一股極為凌厲的波動。

真的是古家的追兵?

在周元警惕的目光中,半晌後,密林深處,傳來了沙沙的聲音,再然後,他便是見到,一道人影,緩緩的從深山中走了出來。

隨着那道人影的走出,周元方纔將他看清楚。

那是一名灰袍青年,青年背負着一柄黑色重劍,在他的雙目處,卻是纏繞着一道黑布,不過即使如此,他的步伐依舊穩健。

而且,在他走過之地,身旁的樹木,都是悄然的裂開,斷裂處光滑如鏡。

“好厲害的劍氣!”

周元望着這雙目纏繞着黑布的青年,眼神變得極為的凝重,後者身上傳來的氣勢,讓得他渾身皮膚都在刺痛,顯然,這背着黑劍的青年,實力極為的驚人。

那灰袍青年緩步而來,最後來到了周元他們這裡。

吼!

吞吞發出了低吼聲,嘴中有着黑光浮現。

灰袍青年的腳步頓了頓,顯然也是察覺到了眼前有着一些極強的存在。

周元警惕的盯着灰袍青年,只要後者稍有異動,他們就將會出手。

於是,氣氛一時間變得寂靜了下來。

咕咕。

不過,氣氛下一刻忽然被一道聲音所打破,然後周元三人便是眼神怪異起來,因為那聲音赫然是從眼前這個出場極為酷炫的灰袍青年的肚子裡面傳出來。

場面一下子就變得尷尬了。

灰袍青年臉龐似乎也是不可察覺的微微抖動了一下,終於是沙啞的開口:“餓了三天了。”

噗嗤。

綠蘿率先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周元也是扯了扯嘴角,兄弟,這麼拉風的出場,卻用了這麼尷尬的出場白。

不過他也是鬆了一口氣,看樣子不是古家的追兵。

“正好有東西,可以一起吃。”周元指了指還剩下的半隻烤肉。

那灰袍青年對着周元點點頭,然後在一旁坐了下來,也不客氣的取過那半隻烤肉,開始以一種有些凶殘的方式,狼吞虎咽。

周元被他這吃相嚇到了,道:“這深山中到處都是源獸,不會殺了自己烤着吃嗎?”

灰袍青年吞下嘴中的肉,道:“不會做,會難吃。”

周元呵呵一笑,都是大爺,他好歹也是大周的殿下好不好,怎麼到了這裡都快變成廚子了?!

綠蘿玉手撐着香腮,笑眯眯的盯着灰袍青年,悠悠的道:“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見到傳聞中劍王朝的劍瞎子...”

(高價找畫師畫了一張夭夭的畫,明天會發佈,想看的可以加公眾微信,微信裡面搜索公眾號天蠶土豆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