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翎今天的心情不錯,特別是當他在珍寶閣看見了眼前這令人驚艷無比的青衣少女時,他的心情,更是變得美好了。 更新最快

作為古家的少爺,古翎在古境這片地域,顯然是擁有着極高的地位。

而以他的外貌,身份背景以及修煉天賦,自然也是令得他成為了這片地域中同輩之中的翹楚,所以這些年來,古翎也算是閱美無數,他自信面對着任何的美人,都是能夠保持着平靜的心態。

直到今日,看見這位青衣少女。

那一眼的驚艷,瞬間打破了他的心境,古翎發誓,他從未見過有着如此讓人一眼就沉浸進去的女孩,她的那種清冷,神秘,空靈,讓得很久都對女人沒太大興趣的古翎,都是在心中升起了濃濃的**。

於是,他很自然的上前搭訕了。

但可惜的是,面對着他這位古家的少爺,那位青衣少女沒有半點的波動,甚至連眼睛都沒有抬起來一下,只是專註的盯着水晶櫃中那些殘破的源紋。

搭訕極為罕見的失敗了,可這讓得古翎心中的興趣更加的強烈了。

而古翎畢竟是花叢老手,於是很快就找到了切入點:“姑娘對這些殘缺源紋很感興趣?呵呵,在下正好是這珍寶閣的管事,若是姑娘喜歡,只要你看上的,我都可做主送給姑娘。”

古翎輕輕搖着手中的銀扇,面帶微笑,從容溫和,再加上那揮金如土般的姿態,倒的確是能夠讓得不少女子心神搖動。

眼前的青衣少女,似乎也是眼眸波動了一下,終於抬起頭看了他一眼,道:“都送給我?”

古翎手中銀扇輕輕敲打着手掌,心頭微喜,但那面上,則是含着微笑,輕輕點頭,溫和道:“它們留在這裡,本就是蒙塵,姑娘若是喜愛,也算是給了它們價值。”

青衣少女似是笑了笑,然後也沒多說廢話,開始邁足前行。

而古翎也毫不猶豫的展現出了豪邁的手筆,只見得他手一揮,便是有着侍女將青衣少女目光所停留過的殘破源紋,盡數的取出。

於是一路走過來,侍女懷中已是抱了許多。

這一幕,引來了不少人的關註,不過這裡的人似乎都知曉古翎的身份,皆是暗暗搖頭,對着那青衣少女投去同情的目光。

被古家這位少爺盯上的女人,最終都無法逃出他的魔掌。

而當周元來到此處時,也就正好瞧見了這一幕。

雖然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但周元也是男人,自然一眼就能夠看出那白衣青年眼中對夭夭的覬覦,那家伙顯然是以為用這種手段能夠打動夭夭。

“唉,你們這兩個,都是惹事精。”周元捏了捏吞吞的耳朵,無奈的道。

他這邊因為吞吞的緣故,惹來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綠發少女,而夭夭這邊,似乎也是因為自身的容顏氣質,惹來一個狂蜂浪蝶。

搖了搖頭,周元也是走了上去。

在周元走過來時,夭夭便是有所感應,當即抬起那絕美的臉蛋,看向周元,紅潤小嘴微掀,道:“都買好了嗎?”

周元點點頭。

在那一旁,古翎望着這一幕,眼睛眯了眯,他自然能夠感覺到,夭夭對眼前的周元說話時,顯得更為的生動,顯然兩人間的關係並不一般。

不過古翎臉龐上依舊掛着溫和的笑容,衝著周元拱了拱手,道:“在下古翎,古家之人。”

“古家的麽...”

周元神色不變,道:“周元。”

古翎打量了一下周元,面上帶着溫和笑容,眼神深處則是掠過一抹難以察覺的輕蔑,顯然,他已經察覺到周元僅僅只是養氣境的實力。

這個實力,在如今驕子到處走的中央地帶,真是只能算做稀鬆平常。

而這種實力,也能夠表明,周元身後應該並沒有太過強大的背景,不然的話,不至於這點成就。

古翎不再看周元,目光轉向夭夭,微笑道:“還沒請問姑娘芳名呢。”

夭夭玉指指了指身後侍女抱着的那些殘卷,道:“這些都是送給我的?”

古翎笑了笑,道:“當然。”

“收走吧。”於是夭夭看向周元。

周元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後便是上前自那侍女懷中接過殘卷,盡數的收入乾坤囊中。

而古翎見到夭夭收下了禮物,臉龐上的笑容更盛了,在他看來,這已經是邁出成功的一步,眼前的青衣少女,很快就會淪為他的玩物。

“呵呵,姑娘面生得很,應該也是才來到此地吧,要不就由我做東,儘儘地主之誼吧。”古翎笑道。

“走了。”

不過,他的話剛剛說完,夭夭便是對着周元淡淡的說了一聲,然後轉身就走。

古翎臉龐上的神色終於是忍不住的滯澀了一下,有點發愣,劇情不是這個樣子的啊...對方收了他的禮物,不是應該更進一步嗎?

這吃完就走是個什麼意思?

周元斜瞟了他一眼,這個家伙,還真以為夭夭是那種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的人?在她看來,拿了你的東西,應該是你的福氣才對...

周元暗暗搖頭,也不理會這古翎,跟上了夭夭。

那古翎在僵硬了一下後,也是很快回過神來,他怎麼可能會允許這到嘴的肉跑了,當即快步而上,攔在了夭夭面前。

“還有事?”夭夭柳眉一蹙,冷淡的看向他。

古翎一滯,旋即目光閃爍了一下,露出溫和笑容,道:“兩位能夠來到這裡,也是緣分,這樣,我們古家的煉魂塔明日將會開啟,諸多天才都想要進入其中錘煉神魂,不過名額有限,兩位若是有興趣的話,我可做主,送兩道名額給兩位,大家就當交個朋友。”

古翎從袖中掏出了兩枚銅牌,銅牌上,有着古家的印記,上面還銘刻着一座黑色的塔紋。

“進入煉魂塔?”周元頓時愣了愣,眼神驚疑的看向古翎,這煉魂塔乃是古家發家的寶貝,他們竟然會捨得開放給外人?

這古家,會如此好心腸?

“收下,那煉魂塔,倒是有點意思。”在周元驚疑間,夭夭細微的聲音,忽然傳進他的耳中。

周元看了夭夭一眼,後者何等聰慧,怕也是懷疑對方的動機,但既然她會如此說,應該是有着一些打算。

於是,周元衝著古翎露出笑容,道:“那就謝過古公子了。”

他伸出手來,接過銅牌。

而夭夭依舊沒有跟那古翎說一句話,淡淡的掃了一眼,便是邁起長腿出了珍寶閣。

古翎望着夭夭,周元兩人離去的身影,臉龐上的溫和笑容,方纔漸漸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森冷。

“查他們的落腳地,別讓他們偷偷跑了,本公子的東西,哪有那麼好收的。”他微微偏頭,淡淡的道。

古翎手中的銀扇,輕輕的拍打着手掌,嘴角掀起一抹詭異笑容。

“煉魂塔的名額...怕是誰都拒絕不了。”

“不過...天底下,哪有什麼白吃的午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