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吞吞?”

周元聽到這句話,頓時就愣了下來,旋即臉龐上浮現出哭笑不得的神色,而在他的懷中,吞吞也聽懂了眼前綠發少女的意思,當即那獸瞳就用一種關愛傻子般的目光,盯着她。 更新最快

“不賣。”周元搖了搖頭,乾脆利落的拒絕。

他可是知道懷中這小東西有多殘暴,所以他敢肯定,只要他敢點頭,這個小畜生恐怕就會直接一爪子拍過來,把他活活拍殘。

懷中的吞吞聽到周元斬釘截鐵的聲音,這才滿意的眯起獸瞳,伸出爪子拍了拍周元的手臂,仿佛在說小子你很識趣哦。

綠發少女見到周元拒絕,倒是有點急,急忙道:“小哥哥,賣給我吧!我,我出五百萬源晶!”

她盯着吞吞的眼睛,充滿着無比的熾熱,因為旁人感覺不到吞吞的厲害,但她卻是有着獨特的方法,知曉眼前的吞吞,究竟是何等了不得的異獸。

“五百萬源晶?”

周元也是被這個恐怖的價格嚇了一跳,眼神驚疑的盯着眼前的綠發少女,五百萬源晶,基本都抵得上他們大周一年的收入了,眼前這個少女,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敢一口就報出這種價格了。

從綠發少女那狂熱的眼神看來,她顯然並非是在說大話,而是真的能夠拿出這筆巨款。

“果然出了大周,才能夠遇見各種人物。”周元心中感嘆了一下,如果是在大周,恐怕這種一口就報個五百萬源晶的人,還真是很難遇見。

不過,即便被五百萬源晶嚇了一跳,但周元還是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

開玩笑,他又不是不知道吞吞的神秘,光是幼生期就擁有着太初境的實力,未來成長起來,必定無比恐怖,五百萬源晶看似驚人,但跟吞吞完全沒辦法比。

屢屢被拒絕,綠發少女也是急得直跺腳,白皙的額頭上都是急出了汗,她低頭看着光潔如玉的小手,手背上有着一個光紋圖案,如今這個光紋,正在散髮着極為強烈的灼熱感。

這個光紋圖紋,能夠感應源獸血脈,越是強大的血脈,就會令得光紋愈發的灼熱。

而眼下這種灼熱感,就算是她得到“小寒”時,都未曾出現過。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小獸,論起血脈,竟然比她那隻擁有着一些冰鳳血脈的“小寒”,都還要強大!

這對於她而言,簡直就是擁有着無以倫比的吸引力。

綠發少女磨了磨銀牙,有點想要硬來的衝動,要不先搶了小獸,丟下源晶就跑吧?

而似是察覺到綠發少女的心意,她懷中衣衫動了動,然後一隻冰藍色的小鳥就從她領口處冒出一隻鳥頭,鳥瞳泛着極寒之氣的看向周元。

周圍的空氣都是開始有着凍結的跡象。

而那隻冰藍小鳥出現時,周元眼神也是忽的一凝,眉心神魂震動了一下,顯然是察覺到了極強的威脅,當即他面色凝重的看了看那隻冰藍小鳥,後者顯然,並不簡單。

“這個少女,更不簡單。”

周元眼神戒備,能夠隨身帶着一隻如此厲害的源獸,看來對方,並非是泛泛之輩。

在周元的懷中,吞吞眯起來的獸瞳也是睜開了一些,掃了掃那冰藍小鳥,獸嘴微微睜開,隱約有着黑光跳躍,低沉的吼聲,從它的喉嚨間傳出。

顯然,它察覺到了那冰藍小鳥隱隱間對周元釋放出來的敵意。

面對着吞吞充滿着警告意味的吼聲,那冰藍小鳥也是抖了一下,猶豫了數息,於是又是將腦袋慢慢的縮了回去。

綠發少女瞧得最強的“小寒”都是被震懾了下去,小臉頓時垮了下來,看來硬來是行不通的,於是她可憐兮兮的望着周元。

“小哥哥,什麼價錢你才肯賣啊?”

“要不...”綠發少女絞盡腦汁,道:“要不,我許你一個萬獸王朝的公爵?任何修煉資源,都可以找萬獸王朝要!”

“萬獸王朝的公爵?”周元一怔,對於萬獸王朝這個名字,他並不陌生,因為那大武王朝正是與萬獸王朝,劍王朝爭鋒,才讓得他們大周有了喘息之機。

眼前的少女,張口就能夠將萬獸王朝的公爵送出來,想來其在萬獸王朝應該也是有着超凡的地位。

周元心中閃過念頭,最終還是搖搖頭,道:“既然你能看出它的不凡,那應該也知道,它是無價的。”

“我是不會賣的,你就不要再有這個心思了。”

周元說完,此時也有着侍女將他先前所購買的東西盡數準備完全,他付了源晶,便是將東西收入乾坤囊,轉身就走了。

綠發少女望着周元的背影,垂頭喪氣,好不容易遇見一隻血脈如此強大的源獸,但卻是有主的,而且對方還不肯賣。

“不行不行,不能放棄!”

但很快綠發少女便是跺了跺腳,如果能夠得到那隻神秘小獸,對於她的修煉,實在是太有幫助了,所以決不能輕易的放棄。

“你不賣,就跟着你!”

綠發少女眼珠子轉了轉,然後便是快步的跟了上去。

“小哥哥,你叫什麼啊?”

“小哥哥,你從哪裡來啊?”

“小哥哥,你也是去那聖跡之地嗎?我們可以組隊啊,我可強了,一定不會拖後腿的!”

“......”

走了幾步,周元腦門青筋都是跳了起來,他深吸一口氣,轉頭望着跟屁蟲一般跟在身後,一臉笑眯眯的綠發少女。

“你跟着我做什麼?”周元沒好氣的道。

“大家相見就是緣分,何必這麼冷漠,認識一下不好嗎?”綠發少女笑嘻嘻的道。

周元嘴角一扯,誰不知道你還在打着吞吞的主意。

於是,他不再理會綠發少女,加快腳步,對着夭夭所在的方向而去。

綠發少女見狀,也是鍥而不捨的跟上,繼續魔音灌腦。

兩人一路穿過廳堂,然後周元看向夭夭原本的方向,頓時眼神一凝。

只見得在那不遠處的水晶櫃臺處,夭夭依舊在專註的看着櫃中的殘破古紋,不過此時在她的身旁,不知何時站着一位白衣青年。

青年模樣英俊,舉止溫文爾雅,面帶溫和笑容,他站在夭夭的身旁,仿佛是在不斷的說著什麼。

在他的身後,跟着數名侍女,似乎只要夭夭在哪裡停下了腳步,他就會一揮手,直接將夭夭目光所停留之地的殘破古紋,盡數的買下來。

於是,短短一會,身後侍女的懷中,便是抱了一大堆的東西,引得周圍不少目光都是投射而來。

周元望着這一幕,也是有點納悶,然後揉了揉額頭,這又是個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