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篝火旁邊。 更新最快

一頭烤熟的奔雷獸,幾乎全部都是進了吞吞的肚子,周元則是完全沉浸在剛剛激發“玄蟒鱗”中,不斷的將其催動。

於是,只見得周元手臂,拳頭,臉龐上,時不時的會有着青色鱗片浮現,猶如一層保護身軀的鱗甲。

“再有三天,我們應該就能走出這片山脈了。”夭夭則是捧着一捲地圖,辨認了一下,道。

“山脈之外,名為“古境”,並非王朝統治,而是由一個古姓世家所掌控,這古家在這裡,倒是猶如土皇帝一般。”夭夭說道,此行出來,她攜帶了不少有關蒼茫大陸各方地域的資料,所以查了查,便是知曉了各種消息。

“古境已經是蒼茫大陸中央地帶,與那“聖跡之地”也算是比較接近了。”夭夭微微一笑,笑容在篝火的照耀下顯得極為的耀眼。

“那古姓世家,我從一些資料上看了看,倒也是有些意思。”夭夭伸出修長雪白的玉指,輕輕的點着地圖上的一塊。

“哦?”周元有些訝異的抬起頭,能夠讓夭夭感到有意思的東西,可不多。

“這古家之人,神魂皆是不弱,所以,這古家,也是一個精通源紋的世家。”夭夭饒有興緻的道。

周元一怔,道:“莫非這古家也有鍛魂術?”

“鍛魂術也不會讓得族中之人神魂都不弱,也得看天賦...”夭夭螓首微搖,道:“似乎是因為這古家,有一座煉魂塔,進入其中,便是能夠錘煉神魂。”

周元微微動容,錘煉神魂,這古家竟然能有這等寶貝?

如今他的神魂,穩定在虛境中期,始終沒有太大的進展,如果能夠進那煉魂塔中,說不定神魂能夠踏入虛境後期。

如此一來,他就可修行三品源紋。

不過...煉魂塔這種修煉寶地,那古家必然是看管森嚴,外人必然是不可能進入的,所以這種心思,還是只能收了。

周元感嘆一會,便是收斂了情緒,笑道:“他有這等寶貝,跟我們也沒關係,等出了山脈,我們在古城中補給一下,就可動身離開,直往聖跡之地。”

夭夭也是點點頭,看了伸着懶腰的周元一眼,道:“還想休息呢,我教你那幾道二品源紋,可都習會了?”

周元臉色一僵。

“不要偷懶,此次前往聖跡之地的那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燈,你這養氣境中期的實力,毫不起眼,若是不將你自身優勢發揮出來,如何與人爭奪造化?”夭夭低頭看着地圖,悠悠的道。

“若是不想最後灰溜溜的回大周,還是老實點吧。”

被夭夭教訓了一通,周元也是有些悻悻,然後而只能老老實實的掏出玉板,取下腰間天元筆,開始繼續練習夭夭在這兩個月間教給他的那幾道二品源紋。

...

三日後。

一座山頭上,周元靜靜的盤坐,天地間的源氣,順着他的呼吸,化為一道道白線呼嘯而來,最後鑽入他的鼻中。

而隨着那一道道源氣的涌入,周元氣府之中,暗金色的源氣升騰,隱隱間,仿佛是可見其中有着一道暗金蟒影在嘶嘯。

蟒影吞吐之間,將那些涌入體內的源氣,盡數的吸走。

這般修煉,持續了一個時辰,周元終於是緩緩的睜開雙目。

暗金光芒,充斥眼球,周元周身涌動的源氣,忽然在此時節節攀升,源氣與空氣摩擦,發出低沉的轟鳴聲,所盤坐的岩石,都是被崩裂出一道道的裂紋。

“養氣境,後期!”

感受着氣府中源氣的雄渾,周元臉龐上也是划過一抹欣喜之色,經過這兩個多月的苦修,他的源氣,終於是再度有所精進,邁入了養氣境後期。

而抵達養氣境後期後,周元與天關境之間的距離,也是越來越接近。

他與那些驕子之間的差距,也是在被他努力的一步步拉近。

呼。

一團白氣自周元的嘴中吐出,他身形一躍,便是落下山頭,在那山下,夭夭抱着吞吞看了一眼,也是滿意的輕輕點頭,道:“總算突破了,沒白費這兩個多月的修煉。”

“走吧,該出山了。”

夭夭悠然轉身,蓮步輕移,便是對着那山脈之外徐徐而去。

周元也是抬頭,望着遙遠的山脈之外,兩個月沒出山,恐怕如今的外界,早已很熱鬧了吧?

...

僅僅花了半日的時間,周元與夭夭便是走出了山脈,沿途間,人跡也是多了起來,不過正如他們所料,大多數的人,都是朝氣蓬勃的年輕人,顯然都是衝著聖跡之地而來。

周元與夭夭兩人,倒也是引來了不少註意,不過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是投註在夭夭身上,那些目光中,皆是蘊含著驚艷之色。

順着大道而行,沒多久兩人便是見到了一座巨大的城市出現在了前方,城市古樸,在那城門上方,有着兩個大字。

古城。

古家之城。

這古城也算是雄偉,人來人往,顯得極為的沸騰,人氣極盛。

周元二人進了城,只見得城中有着一座座高塔矗立,風格倒是與大周截然不同。

兩人行走於城市中,最後停在了一座巨大的店樓之前,抬頭一瞧,上面有着“珍寶閣”三個字,門口人流來往,倒是人氣不低。

周元與夭夭對視一眼,便是走了進去。

周元平日里練習源紋,需要的玉板,各種不同的獸血所調製的刻畫輔料,以及吃穿的各種生活物品,都在這兩個月的深山之行中消耗殆盡,必須要進行補給。

這珍寶閣,顯然就能夠滿足周元的需求。

走進珍寶閣,入眼處皆是華麗,水晶燈照耀下來,光線明亮。

而這座珍寶閣中,或許是因為那古家乃是源紋世家的緣故,故而也出售着諸多刻畫好的源紋,不過周元看了一眼,便是被那價格震懾了一下。

只是一道二品源紋,竟然所需要的價格,便達到了數千源晶。

三品源紋,更是上萬!

四品源紋就比較稀少了,那價格更是十數萬,而且數量還極少。

“成品的源紋,竟然如此昂貴?”周元忍不住的咂舌,然後他看向夭夭,如今的夭夭與人戰鬥,基本就是直接丟刻畫好的源紋,如此說來,夭夭完全是在用源晶砸人。

隨隨便便一齣手就是幾十萬源晶砸下來,就算是太初境的強者都吃不消。

夭夭沒有理會周元,她饒有興緻的盯着一個櫃臺中擺放的一些殘破古籍,上面有着殘缺的古老源紋,很有研究的價值。

“你去幫吞吞買些口糧。”

夭夭挪不動腳步,便是將懷中的吞吞直接丟給周元。

周元接住吞吞,一人一獸大眼瞪小眼,最終周元無奈的點點頭,囑咐了夭夭一聲後,便是轉身去其他的區域購買補給。

在那補給區域,周元找來一個侍女,將所需要之物盡數的說了之後,後者便是請他稍坐,前去準備了。

於是,周元便抱着吞吞,坐在此處無聊的等着。

不過,就在等待期間,周元忽然察覺到一道異樣目光射來,當即眉頭微皺的轉過身來,然後就是一愣。

因為他見到,在他身後不遠處,一名有着綠色長髮的嬌俏少女,正大眼睛鼓鼓的將他給盯着,那小嘴處,甚至都有着一絲晶瑩的口水掉下來。

周元被這綠發少女看得莫名其妙。

而此時那綠發少女也是快步的走了上來,於是周元才發現,原來她的目光,並非是看着他,而是盯着他懷中的吞吞。

“乾什麼?”周元警惕的看着綠發少女。

綠發少女抹去嘴角的晶瑩口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爆發出極端灼熱的情緒,她盯着周元,嬌嫩的聲音膩得讓人打了一個哆嗦。

“小哥哥,你把這個小獸賣給我吧!”

“不管多少錢,不管什麼代價,我都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