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看來你是動心了?”灰袍老人笑眯眯的望着周元,後者的這個回答,顯然就已經表明瞭他的選擇。 更新最快

周元微微一笑,道:“此等大造化,若是不知曉也就罷了,可既然前輩都已經指點了我,那我若是還不能把握,那就真是愚蠢到家了。”

那“聖跡之地”顯然就是蒼茫大陸上最為重要的機緣所在,連武煌等諸多大王朝,大世家,大勢力的天才人物,都在費盡一切的為此努力,爭奪,他周元,又有什麼理由視而不見?

這不是小打小鬧。

這是真正的造化之爭!

修煉之道,艱難險阻,唯有把握住那一次次的造化降臨,將眼前所出現的強敵不斷的超越,最終,才能夠真正的屹立在那世界之巔。

“還算是有些魄力。”灰袍老人點了點頭,他已經將話說到這上面了,若是周元連與那些大王朝,大世家,大勢力的驕子都不敢生出爭奪之心,那其前途,也就有限了,根本值不得他來過多的關心。

他自袖中取出了一捲地圖,道:“這是整個蒼茫大陸的地圖,上面標有聖跡之地的位置,從你們大周過去,怕是有數個月的行程,不過聖跡之地開啟時間還有半年,想來應該能夠趕上。”

周元接過地圖,將其展開,目光一掃,便是凝固在了地圖最中央的位置,只見得那裡,一大團血紅異常的醒目。

那裡的地形凹陷,看上去還真是像被一滴鮮血所砸形成。

只不過...這滴鮮血未免太恐怖了點。

“這就是聖跡之地嗎?”周元喃喃道,旋即感嘆一聲,因為他發現,想要從大周王朝抵達那裡,竟然要橫穿數十個王朝地域,堪稱是極其的遙遠。

即便是全速趕路,數個月的時間,怕是至少的。

周元盯着地圖,如今恐怕這張地圖上,幾乎所有有實力的俊傑人物,都已經在對着那聖跡之地而去。

這可真是群雄薈萃,驕子雲集。

不過,正是如此才顯得更為的精彩,強者之路,需要磨礪,而這些各方勢力中的驕子,不正是最好的磨刀石嗎?

周元的眼中,有着灼熱的戰意涌出來。

灰袍老人將地圖給了周元後,又是伸手在袖中掏了掏,最後掏出了一塊玉牌,丟給周元。

周元連忙接過,那玉牌古老,上面銘刻着一個篆文,正是一個“蒼”字。

“這是什麼?”周元握着玉牌,疑惑的道。

灰袍老人懶洋洋的道:“若是你能夠在那聖跡之地中脫穎而出,到時候自然知曉此物是什麼,若是你泯然眾人,也就不用拿出來丟人了。”

周元心頭納悶,但還是點點頭,將其收入乾坤囊中。

“小子,老夫要說的已經說完了,今日我就會帶幼微與她爺爺離開這裡。”灰袍老人道。

“今日就走?”周元一怔,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蘇幼微所在的小屋,最後點了點頭。

房中,蘇幼微也是收拾了一番,走了出來,那俏臉上的情緒,再度變得低落下來。

她抬起頭,目光與周元對視一眼,兩人一時間都是有些無言。

“殿下,你可要記得,以後,可一定要來找我!”蘇幼微低聲道。

周元笑着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答應過的事,就不會反悔。”

蘇幼微聞言,小臉上這才有着一抹明媚的笑容浮現出來。

“走吧。”

灰袍老人淡笑一聲,再度看了周元一眼,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袖袍一揮,便是有着一道源氣席卷而出,直接是捲起蘇幼微與她爺爺二人,然後化為一抹光虹,衝天而起。

“小子,好好努力吧,如果你無法在那聖跡之地中脫穎而出,日後,我建議你還是別來找她了,不然,怕是會平白損了自尊心,哈哈。”

當那灰袍老人化為光虹衝天而起時,一道笑聲,也是徐徐的傳進了周元的耳中。

周元抬起頭,望着那道光虹消失的方向,許久之後,他方纔有些悵然若失的收回目光,他望着這間乾凈的小院,想起了當初第一次將蘇幼微送回家時...

那時候的她,還只是一個髒兮兮的小女孩,然而如今,她卻展露出了光芒,未來的她,誰也不知道會走到哪一步。

或許,還真的如同灰袍老人所說,未來的蘇幼微,會耀眼到連他都難以觸及的程度。

“下一次再見,不知是否物是人非...”周元輕聲一嘆。

不過,蘇幼微有着她的緣法與去處,而他,也同樣應該去爭取屬於自身的造化。

“我也該努力了,不然以後再見時,真的連她都比不過,可就真的丟臉了。”周元笑了笑,那雙眸之中,也是有着明亮璀璨之色爆發出來。

他低頭望着手上的地圖。

“聖跡之地...似乎很有趣呢...”

“武煌...總算是要和你碰面了麽...”

周元淡笑着,然後邁步走出小院,將那院門,也是緩緩的關閉,這裡的人已經走了,也不知道下次再開啟時,會是何年。

蘇幼微,希望你的未來,也很精彩。

...

“什麼?你要離開大周?”王宮中,當周擎與秦玉聽到周元的打算時,都是驚呼出聲。

周元點點頭,將那地圖放在兩人的面前,指着那“聖跡之地”,道:“父王,母后,如今大陸上所有的驕子,都在為這份大造化而爭鬥,包括那大武王朝的武煌,我若是損失了這次機會,恐怕會遺憾終生。”

“聖跡之地麽...”

周擎望着地圖,也是嘆息了一聲,顯然他對此也是聽說過,只是如今大周地位不如以往,自然也就沒了對那聖跡之地覬覦的心思。

只是他沒想到,周元依舊還是從別的地方知曉了。

“元兒,那聖跡之地極為遙遠,而且爭奪者都是各方驕子。”秦玉心疼的道,她如何不知道,要爭奪這份造化,需要付出多少的艱辛。

那種種爭鬥,都將會是生死之戰。

“母后難道還不相信我嗎?”周元笑道。

“倔小子。”秦玉苦笑,在她心中,自然是自家兒子舉世無雙,但她一想到周元要離開他們,獨自去承受那種壓力,心中就很難受。

周擎沉默着,片刻後,道:“你的選擇,是對的。”

他清楚這份造化是何等的重要,如果周元能夠得到,對於他以後的修煉,將會有着無比重要的幫助。

“只是,想要和那些驕子爭奪,很難。”周擎很清楚,那些各大勢力傾盡全力培養出來的驕子,必然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

周元開脈略晚,與這些驕子相比,本就落後一步,如今要與他們爭鬥,自然是相當艱難。

周元點點頭,笑道:“若是容易,也就不算是造化之爭了。”

他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不過,那些驕子固然不簡單,但若是小覷了他的話,怕也沒什麼好果子吃。

“父王,那黑淵中的戰傀宗遺跡,你要儘快派人暗中接收,如果能夠將其掌控,我們大周的力量必然能夠大漲,未來對抗大武,必是絕大助力。”周元說道。

“放心,我已經安排精通源紋的高手在夭夭那裡學會了那道開啟源紋結界的鑰匙。”周擎點點頭。

“你準備何時出發?”

周元抬起頭,望着遠處,那裡,有着風與雲在匯聚。

“三天之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