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擎一步上前,手中赤紅的槍尖指向了那道金色人影,他的神色堅毅,仿佛是要打破那心中曾經所留下的陰影。 更新最快

“周擎啊周擎,你可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齊淵望着周擎竟要一人獨戰武王之影,頓時獰笑出聲,眼中滿是譏諷之意。

“若是你全盛時期,這道聖旨金影還真是奈何不了你,可如今你不過太初境三重天而已,也敢如此囂張?”

面對着齊淵的譏諷,周擎猶如未聞,他的目光只是盯着那道面目模糊的金色人影,仿佛再容不下其他的敵人。

“既然你想找死,那就成全你!”

齊淵冷笑,對於周擎的逞強,他更是樂見其成,如果在這裡直接將周擎斬殺,那麼再大的劣勢都能夠搬回來。

想到此處,齊淵手中金色聖旨猛的一抖,那道金色人影體內,便是有着驚人的源氣爆發開來,氣勢凶悍。

周擎手中長槍一跺,赤紅中夾雜着雷鳴的源氣,也是毫無保留的自其天靈蓋衝天而起。

“轟!”

赤紅源氣宛如一道百丈匹練,橫掃而出,直指武王金影,源氣熾熱狂暴,似乎連空氣都被燃燒起來。

不過,面對着那狂猛呼嘯而來的源氣赤虹,武王金影沒有半點退避,反而暴射而出,一拳就與那赤虹轟在一起。

砰!

狂暴的源氣在武王金影拳下炸裂開來,那道赤虹,竟直接是崩潰開來。

以這道武王金影的力量,足以橫壓任何太初境三重天。

這一點,周元等人自然也是看得清楚,眼中不由得有着擔憂浮現。

轟轟!

武王金影踏出,身如閃電,直接就是拳影呼嘯,對着周擎籠罩而去。

而周擎也毫不退縮,以硬碰硬!

不過,這種結果就是十數回合後,他被震得倒射而退,嘴角更是浮現了一抹血跡,顯然是被硬碰中沒有占到絲毫的好處。

“這周擎怕是瘋了。”齊淵冷笑,以太初境三重天與和五重天硬碰,的確是瘋了。

在其身旁,趙天輪三人也是點點頭,看來周擎是因為武王金影的出現被刺激到了,所以才失去了理智。

天空上,兩道人影不斷交鋒,然而不論被壓制得多狠,周擎仿佛都是絲毫不顧,依舊是一次次的從正面衝出,與那武王金影硬憾。

砰!砰!

低沉的聲音在半空響徹,那是武王的拳印落在周擎肉身上所發出。

嘎吱!

周元死死的望着天空上的這一幕,拳頭握得嘎吱作響。

短短不過數分鐘的時間,天空上,武王金影毫髮無損,而反觀周擎,卻是極為的狼狽,獨臂握槍,身體上鮮血流淌...

然而,即便是被重創成這般模樣,他手中的九炎槍,依舊是不曾顫抖,然後緩緩的抬起,堅定的指向武王金影。

這一幕,慘烈而悲壯。

然而周元他們知道,周擎挑戰的,並非是眼前的武王金影,而是他心中,武王斬斷他一臂時,所留下的那道烙印般的陰影。

“再來!”

鮮血順着赤紅長槍流淌下來,周擎看着那道武王金影,聲音略顯嘶啞的道。

齊淵的眼神有些陰沉,周擎這種頑強,讓得他隱隱的感覺到一點不安,當即森然道:“也罷,他想要死,就成全他,免得活在武王陰影中那麼累。”

他手中的金色聖旨猛的一震。

那武王金影步伐一頓,然後手掌一握,雄渾的源氣匯聚而來,最後在其背後凝聚,金光涌動間,化為了一道約莫數十丈左右的金色光輪。

光輪之中,一道道金光冒出來,懸浮在前方,赫然是一柄柄由源氣所化的金色劍影。

“咻!咻!”

下一瞬間,數以千計般的金色劍影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籠罩了周擎所有的退路,這等攻勢,堪稱是殺伐之招。

金色劍影充斥眼球,周擎也是發出一聲咆哮,手中九炎槍轉動,猶如火紅光輪,其上面火焰與雷霆纏繞,形成了光輪。

鐺鐺!

劍影呼嘯下來,與火焰雷霆光輪碰撞,每一道都是爆發出驚人的源氣波動。

赤紅光輪在竭力的堅持,不過金色劍影太多太凌厲,所以依舊是有着一些穿透了防禦,噗嗤一聲,插在了周擎身體上。

十數息後,漫天金色劍影終是漸漸消散。

無數道目光,都是投向了周擎所在的方向,只見得那裡,周擎微微垂首,獨臂緊握九炎槍,在他的身體錶面,插着一道道金色劍影,鮮血順着劍影流淌下來。

但即便是重創如此,他依舊是站得筆直,猶如手中之槍。

這一幕,震撼得雙方所有人都是無法言語,即便是那大齊方向的將士,都被周擎那種不退縮的昂然姿態所震撼。

周元的眼睛,在此時忽然通紅了起來,他似乎是隱隱的看見,在那十數年前,他剛剛出生時,那道身影,就是這樣的站在城牆上,竭盡所有的力量,為他抵擋着武王的身影。

雖然,最後他失敗了,但他顯然,也是傾盡所有。

“總該死了吧?”齊淵眼神陰沉的盯着慘烈至極的周擎,他能夠感覺到後者周身的源氣在漸漸的消弱。

整個城內城外,所有的目光,都是匯聚在了周擎身上。

鮮血,順着長槍緩緩的滴落。

然而,周擎那微閉的雙目,卻是在此時緩緩的睜開,他身體一震,那些插在身上的金色劍影便是爆碎開來。

他的雙目,似乎是在此時,變得極為的奪目,仿佛那覆蓋許多年的塵埃,在漸漸的消除。

他身體上那些血洞,也是在此時開始漸漸的愈合。

他盯着那道武王金影,雖然知曉這金影空有力量,並沒有任何的神智,但他依舊是緩緩的出聲,道:“當年一戰,的確是你贏了。”

“我以往也一直以為我輸在了你的手中。”

“但是...現在我忽然間明白過來,我也並沒有輸...”

“因為我保下了我兒子。”

“你贏了我大周的領土,贏了聖龍氣運...但是,終有一天你會明白,這些外物,都不值我孩兒一絲毫毛。”

“他,會將這一切,都再度的拿回來!”

“周武之爭,並未結束!”

就在那最後一道聲音落下時,周擎的體內,忽有赤紅源氣如火山般的爆發開來,他的雙目如烈日般奪目,而在體內的源氣,也是在此時節節攀升!

太初境四重天!

太初境五重天!

短短不過數息,周擎的實力,便是從那太初境三重天,暴漲到了五重天!

齊淵,趙天輪等人的面色頓時驚駭欲絕。

“王上...打破了心中陰影,他的實力...開始慢慢恢復了!”衛滄瀾也是顫抖的望着這一幕,忽的眼睛有些泛紅。

眼前的周擎,仿佛褪去了這些年對於諸多事物的退步忍讓,再度的變得威嚴凌厲。

就如同當年,大周鼎盛時,那個威加四海的王者。

周擎手握赤紅長槍,雄渾源氣如火山一般的爆發,下一瞬間,他的身影直接消失,一抹赤紅流星,划過了天際。

那速度,快得無法察覺。

赤紅長槍上,猶如是九道火蟒纏繞,槍尖雷霆跳動。

嗤啦!

周擎的身影,出現在了武王金影的後方,一道赤虹,則是自金影的胸膛穿胸而過,周擎與其背對,手掌一握,九炎槍再度落入手中。

武王金影,則是在此時劇烈的顫抖起來,最後緩緩的崩塌,化為漫天金光。

砰!

齊淵手中的金色聖旨,也是在此時爆碎開來,而他以及身後的趙天輪等人,都是面如土色,驚駭的望着天空上的周擎,渾身戰慄。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那困擾周擎多年的心中陰影,竟然會在今日,被他借助着一道武王金影,將其打破!

“這下...真的完了。”

齊淵的眼中,有着絕望升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