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第三位太初境強者被周元與吞吞聯手解決之後,平衡終於被打破,除了齊淵外,大齊方向僅剩的三位太初境強者,都是齊齊色變,再沒有任何的猶豫,猛的抽身而退。 更新最快

而隨着三名太初境強者的退後,那下方大齊的攻勢也是瞬間崩潰,大批的軍隊哭爹喊娘的瘋狂後退,踐踏者不知道多少。

整個大齊一方,都是呈現了士氣潰敗之態。

轟!

周擎與齊淵再度硬憾,皆是倒退了數十步,齊淵面龐上氣血升騰,他望着下方潰敗的大軍,更是氣得喉嚨微甜,差點一口鮮血就噴出來。

他怎麼都沒想到,原本大好的局面,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齊淵,今日大勢已去,還是退吧。”在那齊淵後方,趙天輪三位僅剩的太初境強者現出身來,面色難看的道。

眼下的局面,顯然勝利偏向了大周。

齊淵氣得面龐扭曲,他籌劃多年,就是為了以齊代周,然而今日一戰,多年的經營,徹底的化為泡影,顯然從此以後,大周再沒了他的立足之地。

“哼,叛賊今日想走,怕沒你想的那麼容易!”遠處半空中,齊淵手持九炎槍,森冷道。

在其身後,衛滄瀾,黑毒王以及身披銀甲的周元和吞吞,都是匯聚而來,虎視眈眈的盯着齊淵等人。

齊淵面色猙獰,道:“周擎,你不要太得意了,今日誰輸誰贏,可還不好說呢!”

聲音落下時,齊淵手掌一抓,忽有一道金光色的光芒自其手中浮現出來,金光涌動間,有着一股極為驚人的威壓自其中散髮而出。

那股威壓,磅礴浩瀚,猶如王者之威。

眾人目光看去,只見得那金光中,似乎是一道卷軸。

趙天輪等人也是一驚,旋即失聲驚呼:“這是...武王聖旨?!”

那卷軸上的威壓,他們太熟悉了,赫然是大武王朝那位武王所有。

“你竟然擁有着一道武王聖旨?”趙天輪看向齊淵的眼中,充滿着羡嫉,這武王聖旨可不是一般的聖旨,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代表着武王的身份,而且最厲害的是,此物也算是一種源寶,並且賦予了武王的意志以及大武王朝的氣運加持。

擁有着此物,大武王朝內諸多將領大臣都得跪拜。

最重要的是,這種“武王聖旨”,能夠召喚出武王的一道投影,具備着強大的力量。

所以,這種“武王聖旨”極為的貴重,製造極難,即便是在大武王朝內,能夠擁有着“武王聖旨”者,都是極其的罕見。

誰都沒想到,齊淵的手中,竟然有一道“武王聖旨”!

金色的聖旨在齊淵的手中散髮着光芒,王者的威嚴散髮出來,讓得人忍不住的想要跪拜下去。

不過,周擎望着那道金色聖旨,眼中卻是流露出了極寒之色,這齊淵拿着武王的聖旨,跑到他大周來耀武揚威?

“周擎,原本我還捨不得此寶,不過到了此時,也只能拿出來了。”齊淵咬着牙道,這武王聖旨只能使用一次,之後便會威能消散,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齊淵哪裡捨得動用。

齊淵盯着周擎,臉龐上忽的浮現出一抹濃濃的譏諷。

“周擎,當年你敗在武王之手,被斬斷一臂,心中留下陰影,實力大降,再不得進步,今日,我就再用武王投影,將你斬殺!”

“我要讓你知道,你究竟有多無能,與武王相比,他才是真正的王者!”

齊淵大笑出聲,與此同時,他再沒有絲毫的猶豫,手中金色卷軸,猛然展開,頓時萬道金光暴射,在那金光中,隱隱約約的,仿佛是有着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看不清楚模樣,他似乎是坐於龍椅之上,一對目光充滿着威嚴,俯視下來,任何與其對視者,都將會被那種王者之威所震懾。

而且,最讓人感到震撼的是,那道金光人影身上所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赫然是達到了太初境五重天的地步!

在場的諸人,明面上唯有周擎與齊淵兩人達到了太初境三重天,而其餘人,皆是位於兩重天的程度。

而太初境五重天,顯然是橫壓此地所有人。

那一道金色虛影坐於龍椅上,明明只是一道影子,卻是直接令得這片天地間都是安靜下來。

“那就是...武王嗎?”

周元也是望着那道金色影子,雙拳緊握,眼中有着寒意流淌,就是這個人,當年將他置於冰冷的祭壇上,奪了他的聖龍氣運,還將那怨恨之氣封於他的體內,形成怨龍毒的嗎?

“武王...武玄!”

在周元身前,周擎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着,他死死的盯着那道金色人影,眼中有着血絲在瘋狂的攀爬着,當年,也就是在這大周城外,他與武王決戰,被其斬斷一臂,甚至,親眼看着他將自己兒子氣運奪走。

那一幕幕,再度從記憶深處顯露出來,血淋淋的,痛入骨髓。

瞧得周擎那副模樣,齊淵的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快意,他猙獰一笑,手中金色聖旨一抖,只見得那道龍椅上的金色人影便是緩緩站起,驚人的源氣波動,自其體內爆發開來,震蕩天宇。

周元面色凝重,太初境五重天的力量,足以再度將齊王的劣勢逆轉。

“一起出手,這道聖旨力量雖強,但卻無法持久。”周元看向衛滄瀾等人,沉聲道。

其他人也是點點頭,面對着一道太初境五重天的對手,他們誰單獨上去,恐怕都會被斬殺。

不過,就在他們周身源氣涌動時,站在他們身前的周擎,忽然的伸出手攔住了他們。

“王上?”衛滄瀾疑惑的看向周擎。

周元也是看過來。

周擎手掌緊握着赤紅的九炎槍,他的身體顯然是在不斷的顫抖着,他的雙目中,有着血絲攀爬出來,他死死的盯着那道金色人影。

片刻後,有着嘶啞的聲音,從他嘴中傳出來。

“他,由我來對付。”

衛滄瀾聞言,面色頓時一變,忍不住的道:“王上不要衝動,那聖旨金影...可是太初境五重天!”

現在的周擎,只是太初境三重天而已!

周元的面色也是一陣變幻。

周擎緩緩的轉過頭,他看着周元,聲音嘶啞的道:“當年一敗,他在我心中留下陰影,導致我實力大降,無法存進...”

“這個坎,必須我自己邁過去,否則,我將永久的止步於此。”

周元望着周擎那充滿着血絲與執着的眼神,忽的鼻子微酸,他如何不知道,這些年來,周擎恐怕一直都生活在那陰影之中。

而如今,這道聖旨金影的出現,又如何不是給了周擎一個機會?

只不過,這個機會,有可能會失敗,那樣的話...周擎此生,恐怕就真的再也走不出那道陰影了。

想要做出這個決定,需要多大的勇氣?

周擎看着周元,眼中忽的多了一些溫暖,他輕輕拍了拍周元的肩膀,笑道:“當年沒有保護好你,是父王的錯,但是...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他在我面前,傷你絲毫。”

這是他作為一個父親最後的驕傲。

話音落下時,周擎再不容易,手中九炎槍猛的一震,緩緩的上移,遙遙的指向了那道武王金影。

“武玄,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