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手握天元筆,閃爍着鋒芒的雪白筆尖,指向王朝天,眼中殺機濃烈。 更新最快

而王朝天同樣是察覺到了周元的殺意,當即一聲冷哼,道:“狂妄小兒,先前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而已,既然你急着找死,那我自然也要成全你!”

他聲音一落,手掌一握間,一柄長戟便是出現在其手中,長戟上佈滿着玄奧的紋路,有着源氣波動散髮出來,顯然也是一柄玄源兵。

手握長戟,王朝天周身氣勢也是大漲,凌厲無匹。

然而周元不為所動,銀甲籠罩他的身軀,令得旁人也看不清楚他臉龐上的情緒,只是那露出來的雙目,卻是愈發的冷冽冰寒。

暗金色的源氣,在其周身呼嘯,隱隱間,仿佛是有着嘶嘯聲傳出。

唰!

下一瞬,周元的身形暴射而出,手中天元筆划起一道痕跡,刺破空氣,快如閃電般的對着王朝天暴刺而去,暗金源氣,令得虛空震蕩。

王朝天一聲冷哼,手中長戟一擺,也是在雄渾源氣的凝聚下,與那暴刺而來的天元筆硬憾在一起。

鐺鐺!

筆戟硬碰,頓時爆發出金鐵之聲,火花濺射間,有着肉眼可見的衝擊波肆虐開來。

短短不過數息的時間,兩人已是交手數十回合,下手皆是狠辣,直指要害。

但在這種激烈交鋒間,那王朝天的眼神,愈發的陰沉,因為他發現,即便他傾盡全力,依舊是占不到上風。

“這該死的銀甲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會讓一個養氣境的小子將實力提升到足夠抗衡太初境?”王朝天心中惱怒異常。

鐺!

筆戟又是一次硬碰,忽的周元眼中銀光一閃,那天元筆筆尖,忽有深青色的氣芒凝聚而出,約莫半丈,吞吐之間,連空氣都被撕裂。

這道深青色的氣芒,赫然便是玄芒術!

不過,隨着銀甲的增幅,如今周元所施展的玄芒術,顏色化為了深青色彩,而且更為的凝煉,吞吐之間,足以洞穿諸多防禦。

周元筆尖一抖,只見得那道半丈左右的深青色氣芒,竟是脫離而出,化為一道青光,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閃電般的暴射向王朝天。

而那深青氣芒暴射而至,王朝天渾身汗毛也是猛的倒豎起來,眼光一閃,失聲道:“玄芒術?!”

他自然是知曉,這玄芒術乃是大武賜給齊淵,可眼下怎麼會出現在周元的手中?

驚呼中,王朝天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因為他很清楚玄芒術的殺傷力,若是被擊中,就算是他,也必然一戳一個洞。

“玄源術,青罡大風捲!”

王朝天手中長戟猛的舞動,猶如一輪青色光圈,源氣纏繞而來,看上去仿佛在其面前形成了青色氣捲,任何進入其中之物,都將會被絞碎。

嗤啦!

深青色的氣芒暴射進那青色光圈之中。

砰!

狂暴的衝擊波爆發開來,長戟落入了王朝天的手中,那青色氣捲漸漸的消散,但王朝天的面色卻是異常陰沉,因為在其胸部處,出現了一道血痕,赫然是被一縷玄芒術所波及所導致。

傷勢不重,但卻讓得他感到顏面盡失。

他面目猙獰的看向周元,森森道:“沒想到我王朝天,竟然有一天會被一個養氣境界的小子逼到這一步。”

他手中長戟重重一跺,空氣都在震蕩,有着肉眼可見的衝擊波爆發開來。

“不過,你也該適可而止了!”

當暴喝聲落下時,王朝天的體內,忽有青色源氣滾滾席卷開來,宛如一場青色風暴,一股極為強大的氣勢,在此時籠罩開來。

青色的源氣瘋狂的匯聚着天地間的源氣,最後在王朝天的腳下,形成了一道約莫百丈左右的青色風捲。

風捲猶如青龍一般,發出低沉咆哮,其中蘊含著可怕的力量。

而腳踏青色風捲的王朝天,宛如死神一般,可執掌生死。

誰都感覺得出來,這位太初境的強者,要施展真正的殺招了。

在那主城牆處,周擎與齊淵激烈交鋒,雄渾的源氣仿佛震得大地都在顫抖。

“周擎,你那寶貝兒子惹怒王朝天了,看來你周家要絕後了!”齊淵掃了一眼遠處的方向,森然笑道:“我可要告訴你,王朝天可是憑藉此招,斬殺過太初境的對手。”

周擎眼神微沉,他同樣是察覺到了王朝天這道殺招之強,但此時他也是無法分心,只能在心中相信周元有着自保的手段。

呼呼!

天地間狂風呼嘯,青色的龍卷猶如毀滅的怒龍,肆虐咆哮,其中的狂暴力量,足以撕裂山嶽。

王朝天衣袍鼓動,眼神冷酷的盯着周元,下一刻,袖袍一抖,森然出聲:“青風天罡氣,青風大龍卷!”

轟!

青色龍卷猛然呼嘯而下,高速旋轉間,迅如奔雷,無可躲避,然而一旦被波及,就算是太初境的強者,恐怕都將會被撕裂。

青色龍卷倒映在周元的眼瞳中,他能夠感受到王朝天這道殺招的霸道,顯然,對方已是不耐煩這種糾纏,打算施展殺招,結束戰鬥。

“正好,我也如此打算。”

周元似是自語了一聲,旋即他忽然腳掌一跺,忽有暗金色的源氣自其天靈蓋呼嘯而出,宛如一片金色雲彩,其中,有着嘶嘯聲傳出。

“就讓你成為第一個,品味我這“通天玄蟒氣”的對手吧...”

周元眼中寒芒涌動,袖袍一抖,暗金源氣忽然瘋狂的凝聚而起,下一瞬,金光膨脹,只見得那暗金色源氣中,竟是飛出了一條巨大的暗金巨蟒。

巨蟒呼嘯而出,似虛似實。

“通天玄蟒氣,玄蟒吞天術!”

暗金巨蟒咆哮而出,竟是直接張開了蟒嘴,蟒嘴猶如具備着吞天之力,當其落下時,這片天空都是黑暗了一瞬,然後便是一口將那肆虐而來的青色龍卷,吞了進去。

“源氣化形?!”

瞧得那源氣所化的暗金色巨蟒,王朝天猛的驚駭出聲,想要將源氣幻化成形,那可絕對不是尋常品質的源氣能夠做到的!

甚至,一般的五品源氣,都不太容易做到!

暗金巨蟒一口吞了青色龍卷,蛇瞳猛的投向王朝天,蟒嘴再度一張,一個吞吐間,便是在那王朝天驚駭的目光中,一口將他給吞了進去。

砰!砰!

暗金巨蟒吞了王朝天,其體內頓時爆發出狂暴的源氣波動,而其身軀,也是在不斷的膨脹,縮小...

噗!

暗金巨蟒忽的張嘴,噴出了一道青光,那青光中,赫然便是王朝天,只不過此時的他,面色一片慘白,周身的源氣都是明暗不定,萎靡至極。

在先前被吞入那暗金巨蟒體內時,王朝天驚駭的發現,他體內的源氣,在迅速的流逝。

短短不過數息,體內的源氣,就差點耗盡。

如果不是他拼命逃脫,再等一會,恐怕就會直接被吸進源氣,被那金色巨蟒,生生的吞噬化解。

“這小子太古怪了,不能再與他硬碰了,我只需要將其纏住即可!”王朝天面色蒼白,再不復之前的冷厲,經過這連番的交手,他終於是發現這個狀態下的周元究竟有多難纏與棘手。

周元立於半空,銀甲下的冷冽雙目盯着王朝天,似是察覺到後者的打算,他的眼中划過一抹譏諷,那眼神,猶如在看待將死之人。

而察覺到周元的那種眼神,王朝天忽然感到陣陣不安,不過也就是在此時,他面色猛的一變,因為他見到,在他雙掌上,出現了一道道的血線,這些血線在其皮膚下飛快涌動。

“這是什麼?!”

王朝天驚駭欲絕,急忙調動源氣,試圖驅逐那些血線。

然而,就在他源氣剛剛催動時,那些血線忽的爆發出恐怖的吸力,再然後,王朝天就發現他的身體竟然開始縮小,渾身的血肉,都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乾枯。

甚至連體內的源氣,都是被吸食。

“啊!”

凄厲恐懼的慘叫聲從王朝天的嘴中傳出。

不過,他的慘叫並沒有任何的作用,僅僅十數息後,王朝天的身體,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乾枯下來。

慘叫聲噶然而止。

王朝天的生機斷絕,乾枯的臉龐上,還殘留着恐懼之色。

砰!

他的身體,忽然在此時爆碎開來,十幾道粗壯的血紅光線盤踞,其中隱隱有着濃濃的怨毒氣息散髮出來。

赫然便是怨龍毒!

周元的“通天玄蟒氣”中,同樣是蘊含著怨龍毒,而先前王朝天被源氣所化的暗金巨蟒吞噬,雖然最後掙脫了出去,但依舊是在暗金巨蟒體內,被怨龍毒所侵染。

經過“銀影”的增幅,周元不僅自身源氣增強,同樣的,源氣之內蘊含的怨龍毒,也是隨之暴漲,所以就算是王朝天被侵染,也必死無疑。

周元望着那十幾道血色光線,想了想,屈指一彈,血光便是漸漸的消散於天地間。

於是,那位名為王朝天的太初境強者,便是在這裡,死得乾乾凈凈...

而在那下方,一道道城牆上,無數道目光都是目瞪口獃的望着這一幕,誰都沒想到,先前還在施展殺招的王朝天,在頃刻間後,便是這般凄慘的死在了周元的手中。

“殿下!殿下!”

在經過短暫的寂靜後,城牆上,忽的爆發出驚天動地般的歡呼聲,大周那些將士,士氣也是在此時暴漲到了。

而反觀那大齊方向的軍隊,則是開始有些混亂起來。

那雙方正在交戰的太初境強者更是震撼,眼中滿是駭然之意,他們怎麼都沒想到,最先結束戰鬥的,竟然是他們剛開始最覺得不可能的兩座城門...

至此,大齊一方,兩名太初境強者,隕落。

勝利的天平,開始對着大周一方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