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谷中,周元望着那一株迎風搖曳的“火靈穗”,眼中滿是熾熱之色,片刻後,他壓制下心中激蕩的情緒,快步上前。

他從乾坤囊中取出了一個約莫人高左右的玉壇,罈子之上,還銘刻着一些保存源氣的源紋。

然後他又是取出鐵鍬,來到火靈穗旁邊,小心翼翼的開始將其附近的泥土盡數的鏟進了玉壇中,他的動作不敢太大,生怕傷及其根部。

在周元這般小心翼翼的舉動下,最終火靈穗周圍的泥土清理乾凈,而周元小心翼翼的將其取出,放入玉壇,再用先前的泥土將其填滿。

做完這些,周元已是滿頭大汗,感覺比先前與齊昊激戰一番還要累。

周元盯着玉壇中的“火靈穗”,那上面的火靈籽飽滿而散髮着微光,雖然這隻有一株,但卻可以藉此培育出更多的種子。

不過,據說種植這種級別的源食,都需要特別的手段,這些衍生出來的種子,都必須種植在“火靈穗”的一定範圍內,一旦離開這個範圍,便會枯竭而死,無法收成。

“這就是火靈穗嗎?”衛青青與蘇幼微也是圍攏上來,美目好奇的盯着玉壇中搖曳的火紅植物。

周元笑着點點頭,道:“此次將軍府有大功,以後火靈穗成熟,一定會有大將軍府一份。”

衛青青笑盈盈的道:“那就先行謝過殿下了,說起來,我可從未吃過四品源食呢,想來效果會相當不凡。”

周元瞧得蘇幼微也是一直盯着火靈穗,就笑道:“放心,你也有份。”

蘇幼微俏臉一紅,連忙辯解道:“我,我只是好奇它是什麼味道,可不稀罕。”

在他們說話間,那山谷外,諸多視線也是見到了周元收了“火靈穗”,於是便是忍不住的有些躁動起來,畢竟誰都很清楚火靈穗的價值,就算自己不用,拿出去賣了,那也絕對是無法想象的天價,那些各方有野心的勢力,傾家蕩產怕都是要來搶購。

於是,一些實力稍微強悍者,都是蠢蠢欲動,周身隱隱有着源氣升騰。

這個時候,周元那邊最為的虛弱,若是能夠闖進去,必然能夠奪得寶貝,然後遠走高飛。

不過,就在這些人心中念頭涌動間,那站在山谷上的夭夭,清冷美目淡淡的掃了過來,然後她玉手一握,便是有着一道卷軸出現在了其手中。

卷軸緩緩的展開,上面忽有一道複雜無比的源紋浮現出來,緊接着,天地間的源氣便是猶如受到了引動,瘋狂的匯聚而來。

夭夭玉手一抖,卷軸飄飛而出,璀璨的光芒爆發出來。

轟隆隆!

源紋吸取着天地源氣,猶如是化為了一朵黑色的雲彩,雲層中,竟是有着雷鳴閃爍,吞吐不定,給人一種莫大的壓迫感。

山谷外,那些蠢蠢欲動的各方高手見到這一幕,面色頓時劇變,駭然失聲:“四品源紋?!”

那道源紋,必然是四品源紋,不然的話,不會有着這種驚人的壓迫感。

一道道目光,帶着驚駭的看向山谷上那道讓人感到驚艷的青衣少女,誰都沒想到,這個渾身看上去沒有源氣波動的女孩,竟然會在源紋造詣上,達到這種恐怖的程度。

黑雲飄蕩在山谷上方,雷鳴陣陣,直接是震懾得這些各方高手不敢有絲毫的異動,他們知曉,只要他們踏出一步,恐怕那源紋所化的黑雲,就會直接將雷霆對着他們劈下來。

而面對着這種攻勢,就算是天關境的高手,也是劈一個死一個。

山谷深處,周元也是察覺到了谷外的異動,一聲冷哼,然後迅速的將玉壇收入乾坤囊中,道:“走,去看看局勢。”

他身形率先掠出,然後落到了一側山谷上。

他的目光率先看向吞吞所在的戰場,因為那裡動靜最大。

不過,他這一眼看去,卻是猛的一驚,只見得在那崩塌的山壁處,那原本巨大的巨蟒戰傀,如今竟然不過十來米長,它大半的身軀,都是被撕裂開來。

也虧得它是傀儡,沒有痛覺,不然的話,此時早就痛死過去了。

而吞吞則是猶如貓戲老鼠一般,將那巨蟒戰傀猶如皮球一般的拍來拍去,不斷的撞擊着山壁,轟轟的巨聲,讓人膽戰心驚。

“吞吞好可怕!”蘇幼微望着這一幕,忍不住的道,平日里的吞吞懶洋洋的,極為的可愛,但沒想到一進入戰鬥形態,竟也是如此的凶殘。

周元也是抽了抽嘴角,他想着平日里時不時的壓榨吞吞的伙食,就突然的感到有點心虛,這小東西萬一哪天發怒了,直接變大,一巴掌把他給拍死了,豈不是很冤?

“看來以後,不能再克扣它的伙食了。”周元感嘆道。

而此時,吞吞似乎也是玩得無聊了,獸爪猛的撕裂而下,爪上黑光纏繞,嗤啦一聲,那巨蟒戰傀的腦袋便是被撕裂開來。

巨蟒戰傀終於是倒塌了下來,吞吞巨爪搬開了它的腦袋,只見得其中一顆約莫人頭大小的晶石閃爍着光芒,晶石內,赫然是一道巨蟒般的虛影。

正是其獸魂。

吞吞瞧着這顆獸魂晶,就欲一口吞了。

山側上的周元見到這一幕,頓時駭得魂飛魄散,暴喝道:“嘴下留情!”

他身形暴射而出,落向了吞吞。

而吞吞也被周元這突如其來的暴喝聲嚇了一跳,而後者則是趁其愣神間,趕緊衝到那獸魂晶旁,一把將其收入乾坤囊中。

他此番進入黑淵,這道四品蟒屬獸魂也是目標之一,眼下好不容易得到,如果讓吞吞一口給吃了,那他真是要懵逼了。

不然,又讓他去尋找第二條四品蟒屬源獸,又得耽擱他多久的時間?

吞吞一低頭,就瞧得獸魂晶被周元收了,當即怒了,衝著周元發出咆哮聲,這個家伙,竟敢搶它的食物。

“一百盤肉乾!”

面對着憤怒的吞吞,周元直接喊道。

吞吞的咆哮聲停了下來,獸瞳中似乎有着光芒在閃爍,它盤算了一下一百盤肉乾的數量,最終方纔點了點腦袋,表示同意這場交易。

周元也是鬆了一口氣,滿意的拍了拍吞吞的獸爪,如今這四品蟒屬源獸獸魂到手,那麼接下來,他就終於可以修煉祖龍經第一重的“通天玄蟒氣”了。

只要他能夠修煉成功,那麼他的戰鬥力,無疑將會隨之暴漲,養氣境內,難尋對手。

在吞吞與巨蟒戰傀這邊戰鬥結束時,整個局面就徹底的崩盤了,那齊陵也是在此時發現了齊昊被周元斬殺的殘酷事實。

他眼睛通紅,不過卻是當機立斷的一揮手,喝道:“撤退!”

聲音落下時,他們的腳下爆發出刺鼻的迷霧,他們的身影也是在迅速的消失。

周元對於他們的逃跑無動於衷,他的目光,只是盯着遠處天空上,正被衛滄瀾死死纏住的黑毒王。

這個黑毒王,也是他們大周王朝的毒瘤,時不時的侵犯邊疆,掠奪殺戮,這些年不知道多少大周王朝的子民死在他的手中。

而這一次,也是將其斬除,還大周王朝邊境安寧的最好機會。

周元的眼中掠過寒意,然後他拍了拍吞吞的獸爪,手指指向了黑毒王,緩緩的道:“吞吞,他,值兩百盤肉乾!”

吞吞聞言,那獸瞳之中頓時迸發出奪目的光芒,它死死的盯着天空上飛快移動的黑毒王,猶如是看見了一盤盤肉乾在眼前飛舞。

吼!

於是,吞吞仰天咆哮出聲,獸爪一踏,便是化為一道火光衝天而起。

...